愛下書小說網 > 輪回維度 > 第一卷:尸海逃殺.病毒 第二十三章:天啟之光(上)
    接受任務之后,腦海中就會產生出一幅地圖。這張地圖能自動標識出自己的位置和任務目標的位置,還能以紅色的箭頭指示出此刻自己面朝的方向。就好像是手機地圖那樣,這也就是為什么高勝寒敢于自己偷跑出來而不怕迷路的原因了。不然雖說小丫頭敢說自己不是路癡,但是想要就這樣在一個陌生的城市中找到任務地點還是有很大壓力的。

    三人就這樣順著地圖的指示幾乎是以一種直線行進的方式,直奔任務所在地約克街43號而去。一路上,喪尸出現的非常少,不論是變種的還是普通的喪尸,他們就好像是從大家面前消失了一般。少則大貓小貓兩三只,多則也是只有幾只十幾只而已。而且鮮有變異的喪尸,解決起來非常的輕松。

    這種異常的狀況一直縈繞在耿鋒的心頭,有若千斤巨石一般,越是靠近任務目標地點耿鋒越是覺得壓抑和不安。

    最終,當看到目的地之后答案揭曉了。耿鋒此時完全明白了,原來這就是自己不安的根本來源。此時耿鋒就在遠處的一棟樓房房頂,通過狙擊槍的目鏡觀察著約克街43號的情況。這是一棟獨棟的寫字樓,地上有八層。本應平淡無奇才是。但此時在耿鋒眼中,這里簡直就宛如深淵、好似地獄一般的所在。

    因為此時,就在這小小的寫字樓周圍,擠著滿滿的各色變種喪尸。目測一下,數量起碼近萬。能看到的變異喪尸就有好幾種,有之前看到的那種變異了的能夠彈射長舌的喪尸;趴在地上用四肢爬行進行移動的那種彈跳能力極強的速度型喪尸;還有著枯瘦干黑外皮的那種聲音猶如哭喊一般的喪尸。

    這三種都是之前見過的,可是還有好幾種喪尸根本就沒見過。其中有一種無比肥胖的喪尸,兩只正常人尺寸的小腿,自膝蓋往上便開始越來越粗。從下往上看,做一個最簡單的形容,可以說就是兩個蘿卜狀物的腿上面頂了一個直徑3米左右的不規則球體,耿鋒看著這奇怪的構造一時間也看不出這種喪尸用的是一種什么樣的攻擊手段。

    還有一種喪尸,軀干的骨骼就好像是縮水了一般,個頭不高,也就一米上下。就像是一個個畸形的小猴子,跳來蹦去,看來也是一種異常敏捷的喪尸。

    其中還有一種喪尸讓人看起來就覺得很難對付,那是一種很高很壯碩的喪尸。平均身高都在兩米開外,渾身的肌肉鼓脹無比,好像是一塊塊的黃褐色石頭。其中有一個個頭還格外的高,有將近兩米五,而且雙手顯然有異變。硬要找一個形容的詞句的話,可以套用、改編對于當年某大耳賊的描述:‘口裂至耳,雙臂過膝。’

    而且那過膝的雙臂,就好似是兩個粗大的電線桿,絲毫不懷疑這種怪異的喪尸能拿著一輛小汽車當玩具拋來拋去。

    這一刻耿鋒算是明白主神為什么貼心的送了一份如此詳盡的三維立體地圖了,而且還是直接投射進腦海里的。因為,想救人就只能潛行滲透了。正面強攻?別鬧了,只要敢于在這么多變異喪尸面前稍稍露個臉,分分鐘被碾壓的連渣都不剩。

    不過也就是在這地圖上,耿鋒發現了一個突破口。有一條下水道正好經過這棟樓的樓底,而且這三維地圖上還貼心而清楚的顯示著下水道和大樓地下室相連一道維修用小門。此時此刻,這扇門就好像舞女的領口一般不設防的敞開著,而目標點就在四樓的一間房間之內閃爍著盈盈的綠光。

    從地圖上看,這棟寫字樓的外面貌似還挺完整的,沒什么破損,也就只有四樓的一扇窗子是破的,里頭伸出了一條床單被罩之類的編織品連接成的繩子。想來可能是當時那個老人家逃出這里的時候就是從這里下來的,但是這么多喪尸他是怎么沖出去的?要說那老爺子是從這里殺出來的,打死他自己都不信。除非是……但是這種結果耿鋒不敢去想。

    可這樣就有一個疑問了,既然能確定樓內應該沒被這些喪尸侵入,那他們為什么沒能找到樓內那條地下管道的出口呢?難道說樓內也有著不少喪尸?反正就是覺得有些不安,總覺得這一切看起來太過不正常。

    回頭看了一眼高勝寒和秦永鋼,耿鋒還是打算再勸他們一下:“看到了嗎?就拿陣這仗來說,你還打算救人嗎?把我們三個全填進去估計連個水花都冒不出來。”

    高勝寒為難的看了看耿鋒,又到樓邊眺望了一下遠處圍著目標的黑壓壓一片的喪尸。輕輕的咬了一下嘴唇,猶豫幾秒之后,高勝寒還是轉過身來堅定地說道:“決定了,救!都走到這里了,沒理由就這樣放棄啊。”

    “好吧,既然如此,那你想個辦法唄,咱們怎么進去?”耿鋒把問題丟給了高勝寒,如果她能知難而退的話那是最好,但若是她真的想到了什么可行的方法的話,自己也不介意走這么一遭。

    而且耿鋒下意識的其實還有一種思想他自己走沒怎么發覺、或者說是自己不想承認,那就是‘如果說,為了這個世界的人類的未來而死的話,應該也算得上是,有意義吧。’

    “嗯,這……那個……要不然,找點汽油,燒了那些喪尸。”

    “你那一點到底是多大的一點兒?就那棟樓周圍的牛鬼蛇神想要燒光,至少要半油罐車的燃油,到哪去找?就算找到了,要開車沖進去嗎?真要是這么干的話怕不是要去和任務目標同歸于盡吧。”

    “那……那那……我們偷偷地過去……沒錯,我們可以偷偷溜過去。從下水道過去,從地圖上看應該沒問題的。對,沒錯的,下水道里有缺口的。”

    高勝寒本是滿臉期望的等著夸獎的,但是耿鋒還是那撲克臉,不咸不淡的回答道:“不錯,有進步,那就出發唄。”

    三人在一個隱蔽處找了一個井蓋,附近的喪尸沒幾只,不出幾分鐘就被耿鋒都無聲無息的抹了脖子。在下下水道之前,耿鋒再次強調了一下:“我再強調一次,下去之后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能開槍,特種喪尸不一定會像普通喪尸那么沒腦子,而且地下管道里由于環境特殊,一旦開槍槍聲會傳的非常遠,到時候如果如果引來什么亂七八糟的變種喪尸就等死吧。”

    兩人紛紛做小雞啄米狀。耿鋒率先下到了井下,小心的環視了周圍,沒發現什么喪尸。向著上方的井口,耿鋒開關了三次手電。接到事先約定好的信號之后,高秦二人也爬了下來。

    三只手電的照射之下,昏暗的下水道顯得亮堂了不少。按照腦海中的地圖指示,三人緩慢的前進著。不得不說這下水道修的還是夠大的,這要是我大.天.朝的下水道,估計也就湯姆杰瑞啊什么的能夠通行了(貓和老鼠里的那兩只萌寵)。在地圖的指引之下,一路走到了任務目標約克街43號的正下方,并沒繞什么彎路。然而奇怪的是,通過下水道的這一路上眾人警戒了一路,一只喪尸都沒能見到,就只是零星的看到了幾個喪尸的殘肢。

    懷著這樣不安的心情,耿鋒踏進了眼前這山打開的小鐵門。剛踏進小門,腦海中的主神提示便再一次的響了起來,耿鋒立刻攔下了高勝寒和秦永鋼,示意他們兩個停下來。

    ‘提示,偵測到輪回者進入任務‘天啟’的任務地點。警告:當輪回者通過紅色光門進入約克街43號時,將會視作輪回者正式接受任務‘天啟’,期間不論任務完成與否輪回者都將承受相應的任務風險,任務失敗無懲罰。’

    聽到這樣的提示,耿鋒的心立馬沉了下來。轉身小聲的問向了二人:“你們收到提示了嗎?”

    “什么提示?”“沒有啊!”兩人小聲且帶著疑問的回答,讓耿鋒明白了些什么。對這兩人小聲說:“往前走兩步,走到小門里面。”

    借著燈光,耿鋒一直注視著兩人表情的變化。當看到兩人的表情在進去小門的瞬間產生了變化,看來是接到了任務提示。耿鋒知道,沒錯了,這是再一次的警告,這任務一定是兇險萬分的。

    之前的那次算得上是誘惑和小小的提示,但凡在任務物品附近的就都接到了主神的提示。而這一次,在走到任務地點前才給出的再一次的警告。‘不論任務完成與否輪回者都將承受相應的任務風險’,這明顯是在說:‘不管你是不是完成了任務,反正你只要是做了,就等著吧,不死也掉半層皮。你可給我想好了,要錢還是要命。’

    而高勝寒則好像是關注的是別的方面:“看來我們找對地方了,就是這里,有提示了呢!”

    耿鋒很無語,還得費口舌解釋:“你先給我安靜一點,聽我說話。現在我負責任的告訴你們兩個人,看到前面那個看起來會泛紅光的門了沒?只要跨過那扇門,我估計對于我們三個來說,九死一生都算是運氣好的。看看周圍,看到桌上那堆各種型號的子彈了嗎?看到手雷了嗎?看到刀了嗎?看到那幾把槍了嗎?為什么在這里再準備這么多武器?主神的福利嗎?要么此行有詐,要么就是主神告訴我們,萬全的準備說不定還有一絲絲的機會活下來。尤其是你們兩個,我估計別說救人了,自保都是個嚴重的問題,還要進去嗎?不管你們怎么想的,至少我是不允許你們進去的。”

    聽耿鋒這么說秦永鋼還好,高勝寒就有一些不開心了。哪有你這么說人家的,于是小聲嘟囔著反駁了一句:“你,你憑什么這么磕磣人啊。人家現在也是很厲害的好不好。”

    面對小丫頭的一絲絲小抱怨,耿鋒兩眼一瞪厲聲道:“憑你體力差、槍法臭、格斗渣、沒意識,就是個拖油瓶,還需要我繼續說下去嗎?還是我哪一點說錯了?”

    對于耿鋒這種聲色俱厲的狀態,高勝寒依舊是承受的不能,再沒敢回嘴。耿鋒見兩人這次聽話了,這才分配起了任務:“你們進去也只會成為我的累贅,所以,我的要求是,你們現在就按原路返回。沿途再次仔細的清理一遍下水道里的路。確保沒有任何喪尸會威脅到回來時的撤退進程。還有,在入口處準備好繩子以備不時之需。對了,我再一次強調一下,在下水道里的時候,切忌用槍,一旦開槍即使是裝了消聲器也很有可能引來喪尸,我們進來的那個井口,也最好是不要弄出大的聲響,防止引來麻煩。明白嗎?”

    “哦。”“明白了。”耿鋒沒在說什么,其實自己希望的回答是‘是的長官。’不過看著這一個軟妹子,一個中年工人,耿鋒實在是不打算指望什么。

    目送著兩人離開,看手電的燈光越來越遠,耿鋒看向了放著的武器。手電順著一條油漆印一點點的往上看,這是自己進來時其實就發現的,只是為免節外生枝耿鋒沒有告訴二人。

    紅色的油漆被歪歪扭扭的寫成了一句話:“在樓里可以隨便開槍哦,我準備了好多的武器哦,外面的寶寶不會進來哦——小湯米。”

    之前自己只是勉強瞄到了下面的那句‘不會進來’,可現在看到了完整的話,簡直讓耿鋒出了一身白毛汗。

    但是這并沒有嚇退耿鋒,把一切準備得當之后,耿鋒拿起了對講機,調到了一個特殊的頻道說道:“三小時之后,我要是還沒出來,你就強行把那小丫頭帶走。”

    而此時,正與高勝寒走在下水道的秦永鋼聽到了耳機內的這句話。

    這是耿鋒之前交給自己的另一個對講機,而且還是連了耳機的,這部對講機設定了一個特殊的頻道,所以此時也就只有自己能聽到了。

    斜眼看了一眼高勝寒,秦永鋼下定了決心,要護得高勝寒周全。

    話分兩頭講,此時耿鋒已經站到了那扇在自己的眼中看起來泛著紅光的門前,手放在了門把手上。開門之后,入眼的是一個停車場,而且竟然還亮著燈。

    停車場不大,能看到不遠處的樓梯間入口。為了留下后路且到時候能及時的關門應對情況,耿鋒用繩子在門前后的把手上來來回回的纏了好幾圈,然后打了個死結。這樣即使是用力推門也不會鎖死了,而到時候要關門的話,拿匕首沿著門的側面割斷繩子就又能正常的使用的。虛掩上鐵門,耿鋒走進了停車場。

    右手提著砍刀,左手拿著安裝了消聲器的格.洛.克。耿鋒小心的向著樓梯口靠近,畢竟那是觀察了一圈之后發現,目前唯一的能夠上樓的通道就只有這一條了。

    走到一半,一輛面包車的車燈突然之間就亮了起來。由于地下停車場開著燈,所以并沒顯得太刺眼,只是吸引了耿鋒的注意。耿鋒立刻閃到了那輛車的視覺盲區之后,然后觀察了一下四周的情況確認沒有危險之后,才又看向了那輛面包車。

    幾秒之后,面包車的門打開了,率先下車的是一個穿著一身黑色運動服的喪尸,上身是一件帶著兜帽的衛衣外套。至于為什么是喪尸,這是顯而易見的,兜帽中的臉上,左邊嘴角被扯掉好大的一塊肉,而且里頭的肉呈現出異常的黑色。

    那喪尸本來蹲在駕駛位上的,佝僂著腰跳下車之后,后退了幾步拉開了面包車的拉門,手腳并用的蹲在了地上盯著自己,顯然很是來者不善。

    此時耿鋒可以確定兩點。第一,變異喪尸絕對有一定的智商。第二,變異喪尸是有視力的。

    之后,從拉門之內,緩緩的走下來了四個衣著破爛的普通喪尸。那幾只喪尸搖搖晃晃的就向著自己這邊走了過來。而那只‘戴著兜帽的喪尸’則走在后面來來回回的‘爬’動著,尋找著機會。

    耿鋒看到他們的這種情況,嘴角微微的翹了起來。一方面,耿鋒確認了某些變異喪尸一定程度上能控制普通喪尸。另一方面,這幾條雜魚就想擋住自己,別鬧了。

    左手的手槍沿著柱子的邊緣伸了出來。快速的開了八槍,每個喪尸的前額都中了兩槍。槍法精準、狠辣,看來這段時間自己的槍法恢復的非常快。

    四只普通的喪尸就這樣被秒殺后倒斃當場,而就在耿鋒開槍的同時那只‘兜帽喪尸’也撲了過來。耿鋒閃身縮進了柱子后面并退了兩步。那只喪尸飛過柱子的同時還在空中強行扭了個身往剛才耿鋒所在的地方抓了一把。柱子上直接被抓出了幾個小坑。

    但同時,就在它撲出柱子的一瞬間耿鋒也開了槍。在哪喪尸落地之前耿鋒連開了四槍,兩槍打在了胸口,一槍打在了小腹,還有一槍打在了腦袋上。當這只穿著衛衣的喪尸落地的同時已經失去了行動能力,耿鋒也并沒有就此安心,而是走了過去對著這只喪尸的腦袋連開了兩槍,確保它死透了才作罷。

    (未完待續)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