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明末漢之魂 > 第八百一十章:競爭機制
    溫、楊二人講了許多政策法規、聊了不少優惠政策,讓兩位王爺放心大膽在漢城住著。

    高調表態他們的安全“紅旗軍”全權負責,他們是自由的。

    可以去除了軍事區的任何地方,哪怕跟著龍武水師的艦隊去倭國、小呂宋、大越國、廣南國看看都可以。

    內江王、華陽王聽得兩眼發光。

    他們其實不太在意是否能夠賺取暴利,而是渴望自由,這些年委實憋屈壞了,他們真想去南洋轉一圈。

    只不過征虜大將軍和布政使溫體仁、楊一鵬都拒絕收禮使得兩位郡王無所適從,后來溫體仁倆人刻意告訴他們,萬萬不能在“漢江省”送禮,萬一被認為行賄會惹麻煩。

    并且高調表態,兩位郡王要辦事直接派人去相關部門,如果遭遇刁難,他倆會為主動出面解決問題,如果是地方官人浮于事,等著他們的是降級、罷官。

    溫體仁、楊一鵬不太懂經商,但是他倆能夠感覺到船運會長盛不衰,提議兩位王爺可以投資船塢生產商船、漁船、客船、捕鯨船。

    兩位藩王得知他們一路上見到的、乘坐的好船只要肯購買專利、交付技術轉讓費,有足夠的資本,任何人都可以建造。

    他倆動了心,沒準備生產大船,而是準備建造大量便于在長江、漢水航行的新式平底船,他們相信擁有足夠多的江船,蜀道難使得四川閉塞就會成為歷史。

    黃漢大力扶持造船業,也刻意引入競爭機制,現在民用、商用的船舶建造已經有一半以上不是“紅旗軍”體系官營。

    隨著吸引的資本增多,以后官營的船塢會重點建造、研發更大排水量的戰列艦。

    風帆時代的終結者“飛剪式帆船”已經研發成功,三艘排水量六百噸的船型已經在建造中,三個月后就可以下水試航。

    “飛剪”型艦艏吸引了諸多專攻船舶設計的大匠師、研究員、技術員、資深水手,戰列艦的技術升級已經提上了日程。

    為了杜絕鐵飯碗,免得太多人故步自封少了動力、沒了活力,黃漢已經在謀劃把“紅旗軍”體系官營的造船廠拆分成為三家集團。

    現役軍人和榮退的將士們都按照職務、軍功贈送一些股份,使得將士們和黃漢本人共同擁有一定比例的股權,其余股份面向市場。

    黃漢相信以自己的個人魅力倡導體系內軍民購買這三個船業集團的股票,積極響應者不知凡幾。

    這些年麾下的軍官都得到了不菲的收入,連普通戰士一年的凈收入都不會少于三十塊銀元。

    因為“紅旗軍”體系的基本農田不許自由買賣,他們的錢絕大多數都存入“四方錢莊”吃利息。

    為了杜絕土地兼并,黃漢借鑒后世國朝的土地政策,但是做了變通,不強求土地國有,只杜絕民間買賣。

    因為屯民得到的田畝大體上按照一戶人家擁有五十畝旱地或者擁有二十五畝水田分配,黃漢大大方方給屯墾五年以上、有突出表現的家庭發放了產權證明。

    與此同時所有的軍屬都得到了這個待遇。

    新屯戶得知好好伺候田畝得到好的收成不僅僅自己能夠得到實惠,五年以后侍弄的田畝就有可能屬于自己,他們的積極性可想而知。

    太多新屯戶沒日沒夜在田地里拾掇,恨不能把每一寸土地都用手指碾一遍,生怕交送一半收成之時比鄰居家的少了幾斤被比了下去,顯得自己沒能耐或者被記錄為欠收需要幫扶。

    “紅旗軍”體系幫扶別人的家庭都是積極分子,當然是優先得到土地產權,子女優先得到好工作的存在,購買緊俏物資之時也是他們優先

    被幫助的家庭當然是拖后腿的,他們不僅僅需要通過提高自己得到田畝的產權,還會影響到子女的前途。

    這樣做很公平,沒有大鍋飯,多勞多得,誰的貢獻大誰就會得到榮譽和更多實惠,在“紅旗軍”體系不是越窮越光榮,人人鄙視貧窮。

    除非遭遇不可抗拒的情況,政府出手把確實困難家庭的病殘者收容。

    正常情況下貧窮代表著這個家庭懶惰、愚蠢。

    大量屯戶、軍屬是田畝的擁有者,但是他們不可以把自己擁有的田畝在市場上出售,轉行了不想種地,需要賣出名下的田畝怎么辦?

    政府會出價收購,價格有統一標準,單價當然不會太高,因為屯民、軍屬獲得的土地基本上是免費的,放棄擁有土地之時也不能訛詐政府。

    一般情況下旱地的價格在四塊銀幣到六塊銀幣之間,水田的價格在八塊銀元到十二塊之間。

    給將士們分配田畝之時也是采取實物和現銀補償的兩種標準,畢竟不是所有的戰士榮退后都選擇回家種地。

    該給他們的田畝會折合成二三百塊銀元,退役將士們選擇做生意、當工人都行,被選上胥吏甚至于地方官,榮退的恩養田待遇同樣可以折算現銀。

    封建王朝傳承了幾千年的陋習就是發達了、有錢了的時候購買大量田畝。

    現如今在“紅旗軍”體系行不通,一戶人家擁有五十畝田地就是上限,大家庭需要得到更多田地就得分家,只要滿足一丁的標準就可以成戶。

    因此將士們有了閑錢也不知道用來干嘛,存入“四方錢莊”一年得百分之六的利息又省事又安全何樂不為?

    黃漢為了再次提高將士們的忠誠度,贈送一部分股權和大家利益共享,再提倡、鼓勵將士們購買股權,讓他們擁有更多得到收益的機會。

    明末的軍民為何對大明沒有什么忠誠度?那是因為一切都是皇帝和達官貴人的,軍民們就是吃苦受累受窮的命。

    “紅旗軍”體系實現利益共享人人有份,凝聚力何其大也!

    被敵人打敗意味著屬于自己的田畝會失去,屬于自己的股權會化為烏有,團結在政府周圍跟敵人血戰到底的軍民當然會不計其數。

    你愛這個國家,可是這個國家愛你嗎?這樣的疑問在“紅旗軍”體系不存在。

    得到了實實在在利益的軍民當然會感覺到愛護,齊心協力保衛國家水到渠成。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