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豪婿 > 第三百零八章 你說我是狗嗎?
    宋濟闖進包廂的行為讓天靈兒非常不滿,好不容易等到有機會和韓三千吃頓飯,就連天昌盛也不敢打擾,宋濟的出現,無疑是在挑釁天靈兒的底線。

    “滾出去。”天靈兒看也沒有看宋濟一眼,沉聲說道。

    宋濟滿臉不在乎,一副為天靈兒好的模樣,說道:“小姑娘,你知道這是什么人嗎?他這是想騙你呢,你還傻乎乎的上當,要不是我見義勇為,你恐怕會被騙財騙色。”

    天靈兒倒是想被騙,只可惜她清楚韓三千對她沒有興趣。

    “我再警告你一次,滾出去。”天靈兒說道。

    宋濟這時候不高興了,他可是為了這小姑娘好,但是她說話卻一點都不客氣,一副不識好人心的樣子。

    “小姑娘,你這么說可就不對了,我是幫你,你竟然讓我滾,難道你不想知道這家伙是個什么樣的人嗎?”宋濟說道。

    天靈兒斜眼看了看宋濟,說道:“你是個什么東西,我需要你這種人幫嗎?”

    韓三千笑著看好戲,宋濟顯然不知道天靈兒是誰,不過這也不奇怪,天靈兒在云城名字響亮,但是真正見過天家這位大小姐的人并不多,像宋濟這種,怎么可能有資格接觸到云城的第一世家呢?

    “小姑娘,你說話客氣點,不然我可生氣了。”宋濟冷聲說道,他內心也因為天靈兒的話非常不爽,什么東西?他雖然不是什么厲害的人物,但也是有幾個小錢的人,在韓三千這種人面前秀優越感,那是綽綽有余的。

    “生氣?”天靈兒冷冷一笑,說道:“你生氣又怎么樣,難道還能把我怎么樣嗎?”

    “我說你這個小姑娘,真是狗咬呂洞賓啊,我是為了你好,你以為我在害你嗎?”宋濟想要拆穿韓三千,同時也想在天靈兒面前建立出好形象,但是他完全沒有想到天靈兒非但不感激他,而且還表現出一副非常討厭他的樣子。

    “你說我是狗嗎?”天靈兒冷笑道。

    宋濟囂張一笑,說道:“你這么不識趣,不是狗又是什么,我本來只是打算幫你拆穿這個人的真面目,你卻一點都不感激我,我可是好人在做好事。”

    “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有人罵我。”天靈兒面如冰霜,明顯是真的生氣了。

    “吹什么牛,誰從小到大沒被罵過。”宋濟笑著說道,對于天靈兒的話,明顯不相信。

    韓三千在一旁看著不知死活的宋濟,忍不住笑了起來,人生漫長,的確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挨罵,但是天靈兒絕對是個例外,以天昌盛對她的保護程度,天靈兒從小到大沒挨過罵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試想一下整個云城,誰有資格罵天家小姐呢?哪怕有,也是私底下的嫉妒,絕不可能傳到天靈兒耳朵里。

    “你笑什么笑,你這個騙子,走到哪騙到哪,董珊還把你當朋友,今天我就要拆穿你。”宋濟怒視著韓三千說道。

    韓三千無奈的聳了聳肩,說道:“我和董珊只是普通朋友而已,你為什么要對我有這么大的敵意?”

    宋濟對韓三千的敵意,的確是來自于董珊,但剛開始并不是這么強烈,直到他認為韓三千吹牛開始,他才開始痛恨韓三千,說到底,也就是面子兩個字,韓三千吹牛,直接影響到了他的面子問題,所以他才想要拆穿這件事情。

    “我只是看不慣你這種騙子而已,一個屌絲到處騙吃騙喝,丟我們男人的臉。”宋濟冷聲道。

    好大一面伸張正義的旗幟,對于宋濟這種自以為正義的口號,韓三千倍感無奈,總有一些人自以為自己是英雄般的存在,可實際上卻是愚蠢至極。

    “你這么肯定我是騙子嗎?”韓三千笑著問道,他除了無奈,并沒有憤怒的情緒,因為宋濟這種小跳蟲在他眼里,不值一提,他怎么可能會因為這種人生氣呢。

    “是,而且非常肯定。”宋濟趾高氣昂的說道,但是他其實壓根沒有任何的依據,只是單純的覺得是這么回事。

    “哎,你還是走吧,我不跟你計較了。”韓三千嘆了口氣,捏死一只螞蟻雖然輕松,但是沒有任何的成就感,又何必浪費力氣呢。

    宋濟滿臉冷笑,說道:“你怕我拆穿你嗎?放心吧,我肯定會拆穿你再離開。”

    “我是給你機會,讓你能夠安然無恙的離開,既然你非常留在這里,那就留下吧,希望后果你能承受。”韓三千說道。

    宋濟看著韓三千淡定的樣子,而且還在威脅他,心中更加不屑,他怎么可能在這種垃圾面前就這么離開呢?

    這時候的天靈兒,已經氣憤到了極點,可以說她從來沒有這么生氣過,因為生在溫室,也從未有人能夠這么嚴重的招惹到她。

    這時候,老板親自來上菜了,當他看到宋濟的時候,察覺到包廂里的氛圍似乎有點不對勁,頓時間心驚肉跳的,可千萬不能出什么麻煩啊,要是惹得天家小姐不高興,他這剛開業,恐怕就得面臨關門的危機了。

    “天小姐,這……這是怎么了?”老板小心翼翼的問道。

    “這個不長眼的東西闖到我的包廂,完全影響了我吃飯的心情。”天靈兒冷聲說道。

    老板心里一顫,明顯察覺到天靈兒此刻的狀態是非常生氣的,轉頭看著宋濟,問道:“你是什么人,竟然敢打擾天小姐吃飯。”

    宋濟還沒明白是怎么回事呢,說道:“你又是誰,一個服務員,有你說話的資格嗎?”

    老板氣得跺腳,這是哪來的不長眼的狗東西。

    “我是這里的老板,有資格和你說話嗎?”在天靈兒面前,老板卑躬屈膝,但是在宋濟的面前,老板可不會有這種下人作態,挺直腰板,氣勢如虹。

    宋濟眉頭一跳,這……這人居然是老板嗎?

    他和董珊進店之后,一門心思都在董珊身上,和董珊在一起這么久,宋濟僅僅是牽過她的手而已,正打算借著今天這個機會,跟董珊喝得微醺,然后把正事辦了,所以壓根就沒有在意到老板其實在店里非常活躍。

    “你真是老板?”宋濟小心翼翼的問道。

    “當然是真的,你給我滾出去。”老板說道。

    “老板,我也是客人,你憑什么讓我滾出去,就不怕我給你們店差評嗎?”宋濟自詡顧客就是上帝,一點不怵的說道。

    老板冷笑了起來,來這里的人,都可以統稱為客人,但是客人與客人之間也是不同的,比如說宋濟和天靈兒,這兩人能夠相提并論嗎?

    “小子,你不長眼的得罪了天小姐,還是趕緊滾出去,找個廟祝拜一拜,自求多福吧。”老板說道。

    天小姐?

    宋濟歪頭看了一眼天靈兒,這天小姐好像很厲害的樣子,就連老板都這么給她面子,可是她這么年輕,能有這么厲害嗎?

    天……

    天小姐。

    宋濟腦海里逐漸形成了一種意識,對于天靈兒的身份猜測。

    在云城,能夠被稱之為天小姐的人,難道是天家嗎?

    天靈兒!

    宋濟下意識的搖了搖頭,怎么可能,天靈兒怎么可能會到這種地方來吃飯,這可是云城一線世家的大小姐。

    但是,連老板都這么給面子的天小姐,除了天靈兒之外,又還能有誰呢?

    宋濟開始心驚肉跳,雙腿發軟,臉色慘白。

    看到宋濟的表情變化,韓三千知道他已經猜測出了天靈兒的身份,也不知道這家伙現在的心情是什么樣的,他應該會后悔來找麻煩吧?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