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豪婿 > 第二百八十章 十一位數
    航洋拍賣公司在華夏有著巨大的影響力,可以說是最大的拍賣公司,在很多大城市都有分公司和拍賣場,每年拍品流水都高達百億,甚至有很多文物古董都是從航洋拍賣公司流出來的,在拍賣界具有非凡地位,而且不僅如此,在國際上的影響力也不小,傳說航洋拍賣公司的老板因為其驚人的財力,曾買下了一個小國,當然,這類的傳言并沒有得到證實。

    “我找你們公司的負責人。”韓三千站在公司門口對保安說道。

    公司的保安經過嚴格訓練,對任何人都是以禮相待,從來不會出現狗眼看人低的情況,因為航洋拍賣公司的宗旨是任何人都是潛在的客戶,不能得罪,而且越是有錢的人,越是低調,他們不愿意冒風險得罪任何一位有錢人。

    “先生,您有預約嗎?”保安對韓三千問道。

    “沒有。”韓三千說道。

    “如果沒有預約的話,想見負責人恐怕有些困難,不過我可以幫你通知一聲。”保安說道。

    對于保安的態度,韓三千有些意外,他張口就要見負責人,保安對他還是非常禮貌,大公司的底蘊果然不一樣,他們對于普通員工的培訓都是非常嚴格的,而不像是一些小公司,自以為高高在上。

    “謝謝。”韓三千也禮貌的回應道。

    保安離開不一會兒時間,一個中年人便跟著他回來了。

    “你好,我是基巖島分公司的負責人,劉章,請問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嗎?”劉章問道。

    “你們這里的永恒項鏈,我很感興趣,不過我從來沒有參加過拍賣會,所以不太清楚流程,大概需要驗證資產之內的吧?”韓三千問道。

    “先生,請跟我來。”劉章笑著說道,敢對永恒有興趣的人,必然是實力不俗的,這種貴客,自然要帶到貴賓室接待。

    到了貴賓室,劉章對韓三千解釋道:“對于資產驗證,其實也可以現場完成,不過您既然親自來了,我可以給您說說拍賣會的規矩。”

    “你說吧。”韓三千說道。

    “拍賣場地的座位,一共分為五個區域,其中頂級VIP的席位,資產必須要過十億,還有……”

    劉章話還沒有說話,韓三千就打斷了他,掏出一張銀行卡說道:“我應該有資格坐在頂級VIP的位置。”

    劉章接過銀行卡之后,遞給了身邊的美女助理,笑著說道:“先生,如果您對永恒項鏈感興趣,等到驗證之后,我可以帶你提前去看看,你有估價的機會,這是頂級VIP才有的特權。”

    “不用了,永恒這兩個字我很喜歡,至于東西是什么樣的,我不在乎。”韓三千說道。

    劉章遇過形形色色的有錢人,各種性格的人也有接觸,但是韓三千這種說法他卻從來沒有聽過,僅僅是兩個字而已,他就愿意一擲千金?這不得不讓劉章覺得他在開玩笑。

    助理很快回到了貴賓室,對于韓三千的態度,明顯更加慎重了一些。

    “十一位數。”助理對劉章說道。

    聽到這四個字,劉章瞪大了眼眸,這可是超重磅的貴賓啊,沒想到這么有錢的人,居然會主動來找他!

    “先生,對于我剛才的失禮,我對您表示歉意。”劉章并沒有表現出不屑的樣子,只是心里認為韓三千在開玩笑,但即便如此,他還是對韓三千送上了抱歉,這就是航洋對于貴客的態度。

    韓三千笑了笑,接過銀行卡,說道:“你們公司是我見過最沒有架子的,否者的話,保安早就把我趕走了,一句話就能見負責人的公司,可不多。”

    劉章一臉汗顏,之前他還覺得公司這種規定會很麻煩,但是現在看來,老板定下這樣的制度不是沒有道理啊,像眼前這樣的貴客,得罪一個,損失是無法想像的。

    “我們公司致力于服務好每一個客人,這是我們應該做的,您還有什么需求,現在可以提出來,我會盡量滿足。”劉章說道。

    “沒有了,已經拿到了頂級VIP的位置,還有什么不滿足的呢。”韓三千笑道。

    “這是應該的,應該的。”劉章連連說道,像韓三千這種有錢而又沒有半點架子的人,他還是非常欣賞的,不像一些暴發戶,沒幾個錢卻還是一副拽上天的樣子。

    “我先走了。”

    劉章和助理兩人把韓三千送到公司門口,目送著韓三千離開。

    “劉總,這個年輕人走在大街上,一點都看不出是個有錢人的樣子啊。”助理對劉章說道。

    “越是有錢的人,越是低調,不過他也太有錢了,而且還這么年輕,也不知道是哪個家族的少爺。”劉章說道。

    助理嘆了口氣,說道:“只可惜,看他的樣子,應該已經有喜歡的女人了。”

    劉章看了看助理,笑著說道:“不是我看不起你,你能找個千萬資產的男人就算不錯了,像這種人,想都別想。”

    這時候,公司又走來一男一女,他們就是之前在婚紗景點和韓三千碰面的一對夫妻。

    “我要見你們負責人。”馬彥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對劉章說道。

    劉章一愣,說道:“我就是,請問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過幾天的拍賣會我準備參加,你給我安排一個好點的位置吧。”馬彥說道。

    前有低調韓三千,后有張揚馬彥,這兩者之間形成的鮮明對比,讓劉章有些無奈。

    一看馬彥這種人就是半灌水,沒幾個錢,反而還是一副囂張跋扈的樣子。

    “沒問題,但是要先驗證您的資產。”劉章說道。

    “這張卡里,有兩千多萬,你要是不相信的話,就拿去驗證吧。”馬彥說道。

    兩千多萬,對于一般的普通老百姓來說,是天文數字,但是對于劉章這種整天和有錢人打交道的人來說,還真算不得什么。

    而且兩千多萬,也僅僅是個入門而已,能夠拿到的席位,也是最低級的。

    “不用驗證了,您可以坐在五號區。”劉章說道。

    “五號區?高不高級?”馬彥問道。

    “資產在五千萬以下的人,都只能在五號區。”劉章解釋道。

    “這豈不是最底檔的位置?”馬彥不滿的說道。

    “實在不好意思,公司的規矩就是這樣。”劉章一臉歉意的說道。

    馬彥今天來可不是為了拿最低級的位置,怎么也得坐在一個撐的上牌面的地方,他參加拍賣會是為了看韓三千的笑話,又怎么能夠不在位置上體現一下自己的優越感呢。

    “你幫我安排個好點的位置,我給你點好處,怎么樣?”馬彥說道。

    “如果你想坐四號區,也不是不行,但是必須要保證拍得一件拍品,不論拍品價值大小。”劉章說道。

    五號區其實就是一個給人看熱鬧的地方,大多數人都不會出手競拍,這些人的存在,意義在于向外界透露拍賣會現場的情況,因為真正的有錢人和得住,是不會去宣揚這些事情的,為了能夠把拍賣會的內幕透露出去,以提高公司的影響力,就必須要有這種湊熱鬧的人存在,所以馬彥唯一能提升座位等級的辦法,就是出手競拍。

    當然,這種規矩是對馬彥這種資產不足的人設定的,而那些有錢人,不管是否競拍,他們擁有的潛在力量,就足夠坐在更高等級的位置上。

    這句話讓馬彥有些猶豫,因為競拍這種事情是沒有上限的,哪怕是挑冷門拍品,也不見得能夠低價拿下,這可是有很大的風險。

    “你還在猶豫什么,難道這點面子都不給我爭?”潘云云不滿的看著馬彥,之前在婚紗上就輸了一次,她可不想在拍賣會再輸一次。

    “行,我答應了,不就是買一個東西嗎,難道我還買不起?”馬彥見潘云云不滿,立即答應了下來。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