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豪婿 > 第二百五十一章 滾!
    聽著圍觀熱鬧的人對韓三千的嘲笑,剛才挑明韓三千身份的那人一臉得意,對自己剛才的那些話很有成就感,要不是他,那些人怎么會認識到韓三千的本尊呢。

    “韓三千,你應該感謝我,要不是我,你只是名聲響亮而已,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很快全云城的人都會認識你。”那人笑著說道。

    韓三千何時沒有受過屈辱,從十二歲開始,他的日子便不再是一個富家大少的姿態,被外人無視,被至親看輕,這些冷眼嘲諷對他來說,連皮外傷都算不了什么。

    入贅蘇家之后,韓三千便不再在乎外人對他的看法,他也曾對施菁說過,君子藏器伺機而動,這是他刻意的隱忍,也是為了給今后施展更大抱負而鋪路。

    現在的韓三千,追求的不僅僅是把韓家取而代之,他要找到韓天養,哪怕是韓天養真的已經死了,他也要挖出當年韓家的敵人,要知道他們究竟是怎么對待韓天養的,韓三千必須要讓他們為此付出代價!

    冷眼看著圍棋協會的眾人,韓三千只說了一個字:“滾。”

    這個字一出,圍棋協會的人全部愣住了,而那些圍觀的人,則是個個傻眼。

    他是誰?

    他是韓三千,是云城有名的窩囊廢。

    而站在他面前的,可是云城商界個頂個的大人物啊,他竟然叫這些人滾!

    “臥槽,這個韓三千不要命了吧,居然叫這些人滾。”

    “他吃蘇迎夏的軟飯,雖然現在蘇迎夏是蘇家的董事長,但是蘇家對這些人來說,算得了什么?”

    “都說狗仗人勢,沒想到他這個窩囊廢,現在也飄了啊,他不會以為蘇迎夏當了董事長之后,他就有資格在云城亂來了吧。”

    “蘇迎夏怎么會跟這種人結婚呢?沒有一點用,而且還會給蘇家招來大貨啊。”

    看熱鬧的人紛紛搖著頭,得罪了這些人,蘇家公司還能有好日子過?要是蘇迎夏知道這件事情,不知道她會做何感想,會不會后悔沒有早點和韓三千離婚呢?

    圍棋協會眾人聽到韓三千的話,徹底憤怒了,他們是來找韓三千算賬的,但是韓三千沒把他們放在眼里不說,還讓他們滾!

    “韓三千,你是個什么東西,居然敢讓我們滾。”

    “你信不信我不出一個禮拜,就能玩死蘇家公司,到時候你就是喪家犬,你以為蘇迎夏有資格幫你嗎?”

    “不知好歹的狗東西,跪下給我們道歉,不然的話,這件事情休想罷休。”

    韓三千冷眼掃視了眾人一眼,他現在剛回云城,還不知道蘇迎夏究竟是什么情況,如果再跟這些家伙耗費下去,怕會耽誤了救蘇迎夏。

    “玩死你們,我不用一天的時間。”韓三千推開眾人,大步離開。

    這一舉動再次讓圍棋協會的眾人怒不可遏,幾個老東西臉都綠了,他們本以為自己可以高高在上的指責韓三千,可以隨意踐踏韓三千的尊嚴,可是結果卻是這樣,被韓三千無視。

    這么多人看著,要是不讓韓三千和蘇家付出代價,他們的老臉還往哪放。

    “我要這小子后悔,要蘇家公司給他陪葬。”

    “一天玩死我們,現在的年輕人,真的狂妄,他既然喜歡吹牛,就讓他見識見識我們的厲害。”

    “我很像看看蘇家破產之后,蘇迎夏會不會把這個窩囊廢一腳踹出蘇家。”

    基于老朋友的原因,還未離開的王茂好心提醒了一句:“我勸你們在這件事情上,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沒必要給自己添麻煩。”

    “王茂,你的圍棋協會要不是有我們贊助,早就垮了,我們的事情,用不著你來管。”

    “從今天開始,我退出圍棋協會。”

    “我也退出。”

    “我也退出。”

    王茂聽到這些話,笑了,如釋重負的笑了。

    這些老東西不念舊情,他也就用不著把他們當朋友了。

    “行,我會好好的看著韓三千宴賓客,看著你們高樓塌,到時候別來找我幫忙,因為我也幫不了。”說完,王茂轉身離開。

    韓三千和戚依云離開機場之后,直接朝著魔都趕去。

    “我先送你回家。”韓三千對戚依云說道,他在云城的其他關系,蘇迎夏還不知道,他也不想這么快暴露,而戚依云是蘇迎夏的姐妹,這事讓戚依云知道,她肯定會給蘇迎夏通風報信,所以韓三千沒打算讓戚依云跟著他一起去。

    戚依云是個非常聰明的女人,韓三千想要把蘇迎夏找出來,肯定會動用到灰色地帶的能量,也是因為這一點,韓三千才不想讓她跟著一起去,他擔心自己告訴蘇迎夏一些她不知道的事情,只要解決了韓三千這方面的顧慮,她就能夠跟著去。

    “你怕讓我看到一些不該看的事情,然后告訴蘇迎夏嗎?你放心吧,我在拳場看過你,但是我并沒有告訴她。”戚依云說道。

    拳場?

    韓三千一驚,她怎么會知道拳場的事情!

    “別這么奇怪,我只是好奇那個地方,所以去看了看,沒想到正巧遇到了熟人。”戚依云笑著道。

    拳場可不是一般人會去的地方,那里充滿了戾氣,也正是有戾氣的人才會去那種地方發泄,而戚依云從表面上看,就是個很文靜的女人而已,她怎么會有戾氣呢?

    而且僅僅是用好奇來解釋的話,顯得有些無力,對一個乖乖女而言,哪怕心里有再大的好奇,也不可能去那種地方。

    “沒想到你還有不為人知的一面,關于你,我應該要更了解一些嗎?”韓三千淡淡的說道,之前調查過戚依云的身世,沒有任何奇怪的地方,可是戚依云的表現,卻又讓韓三千感覺不平凡,而且仔細想想戚依云的身世,越是沒有問題,反而就讓人覺得有更大的問題。

    一個務農的家庭,為什么會突然出國做生意呢?

    “你要是想了解我,我隨時都可以給你機會。”戚依云笑著道。

    韓三千不再說話,既然戚依云知道他在拳場的事情,讓她跟著一起去魔都也就沒什么大不了的。

    到了魔都之后,墨陽,林勇刀十二三人都在,因為他們昨天就接到了韓三千的電話,并且已經派人在全城打聽蘇迎夏的下落了。

    “怎么樣了?”韓三千看到墨陽之后,直接問道。

    “還是沒有弟妹的消息,在天網監控當中,看到她們被一輛車帶走,這個開車的人,應該非常熟悉各個街道的監控,幾乎避開了全部的監控攝像頭,所以現在他去了哪,不容易查出來。”墨陽說道,這件事情他非常著急而且也盡心盡力,派出去上千人,幾乎是通宵都沒有休息,只可惜到現在依舊是一無所獲。

    韓三千冷著臉,這件事情因上官黑白而起,如果他只是利用這件事情脅迫韓三千輸掉比賽,那么現在應該放了蘇迎夏才是,可是現在蘇迎夏也沒有露面,這事顯然就不太簡單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會有人綁架弟妹?”墨陽不解的問道,在他看來,韓三千應該不會得罪什么人,怎么會發生這種事情呢。

    “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怎么才能夠找到迎夏。”韓三千沉聲道,找上官黑白報仇,這是一定要的,但報仇之事來日方長,目前最要緊的,還是確保蘇迎夏的安全。

    “你放心,只要弟妹在云城,我肯定能夠找出來,就算是挖地三尺也沒問題。”墨陽說道。

    就在這時,韓三千的電話響了起來,而且來電顯示著老婆二字。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