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豪婿 > 第二百四十一章 被人跟蹤
    看著韓三千和戚依云兩人上了王茂的車,常郎皺起了眉頭,雖然韓三千和戚依云穿得不怎么樣,但是那個王茂身上的手工定制唐裝,卻讓常郎不得不刮目相看,他的家庭,能夠接觸到一些國內的手工高端品牌,像這樣的唐裝,他父親也有,動輒幾萬塊。

    能夠穿這種衣服的人,絕不是簡單人物。

    “常郎,你沒忘記在飛機上說過的話吧?”竇唯對常郎提醒道,她可不認識王茂身上那件唐裝的價值,對于只懂得國外品牌的她來說,所有的自主品牌都是垃圾。

    “你放心,我說過的話,怎么會忘呢,一定讓你看場好戲。”常郎雖然嘴里答應了下來,可是看到王茂之后,對于韓三千的身份,不得不謹慎一些,只是在竇唯面前不能認慫而已。

    “最好是把那個女人的臉刮花。”竇唯咬牙切齒的說道,俗話說最毒婦人心,竇唯在看到掉下眼鏡的戚依云之后,內心產生了一種自慚形穢的感覺,可對于高傲的她來說,怎么會接受這種感覺呢,所以她恨不得毀了戚依云的容貌。

    一件因聲音大小而起的矛盾,竇唯能夠想到如此歹毒的報復辦法,從這一點可以看出她的心思有多么可怕。

    女子和小人難養,當這兩者結合在一起之后,就更加是個大麻煩。

    乘車到酒店,王茂在頂樓預定了兩間相鄰的總統套房,等到韓三千和戚依云收拾好行李之后,他才回了自己的房間,而且一再的叮囑韓三千,有什么需要,第一時間給他打電話。

    熱情的王茂讓韓三千倍感壓力,但是戚依云卻覺得,優秀的人,理所當然應該得到這樣的待遇,王茂既然希望韓三千能夠為云城圍棋協會掙面子,那么他所做的一切,也就是應該的。

    在自己的房間里,戚依云卸下了所有的偽裝,脫下眼鏡的她,冷艷如冰山女神,似乎就連視線都是高高在上的。

    臨窗站著,微風徐徐,鬢角的散發隨風而蕩,此刻的戚依云,目光如炬。

    “戚家需要一個能夠撐起未來的女婿,你要是有資格,我戚依云什么都愿意給你。”戚依云自言自語的說道,這一次回國,除了參加比賽,戚依云更重要的是喘口氣,讓自己的身心放松一下。

    在米國,戚家背景強大,但是再厲害的家族,也終究會有對手出現,這兩年,戚家便遭遇了一個史無前例的強大對手,他們的出現,讓戚家在皇室之中地位驟減,盡管戚依云已經想盡了各種辦法維持戚家的地位,但效果甚微。

    兩年來,戚依云身心疲憊,她父親勸過她,找一個有能力的男人來承擔這一切,可是一般的男人,根本就無法入戚依云的法眼。

    直到這次回國,直到看到了韓三千之后,戚依云覺得這個男人和自己有著同樣的隱忍,戚依云知道,她和韓三千是同類人,而這樣的人,或許就有資格成為戚家女婿。

    當然,戚依云還有一系列的考核,只有韓三千通過了,她才會真正的正視韓三千。

    叮咚……

    門鈴響起,戚依云重新帶上了眼睛,走到門口打開門。

    “要不要出去逛逛,你的眼鏡要換了吧?”韓三千站在門口問道。

    戚依云鏡片已經有了裂紋,的確是需要換一副新的眼鏡,說道:“好啊,你要送我嗎?”

    “你是迎夏最好的閨蜜,送你又有什么關系呢?”韓三千說道。

    聽到這話,戚依云內心有些不滿,送禮物為什么非要提到蘇迎夏,難道他這是在暗中敲打自己?

    韓三千的確有這一方面的意思,這是他在避嫌。

    戚依云很漂亮,甚至是美過蘇迎夏,可是對韓三千來說,蘇迎夏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是無人能夠取代的,漂亮又怎么樣,也不過就是一副皮囊而已。

    離開酒店不久,韓三千察覺到似乎有人在跟蹤他們,一個家伙在他們離開酒店的時候,就一直鬼鬼祟祟。

    “看來飛機上的那兩人,還打算找我們報仇啊,居然這么快就找上門來了。”韓三千輕聲對戚依云說道。

    戚依云轉頭一看,人群中很輕易就察覺到了東昊的身影,雖然只是個背影,但戚依云又怎么可能會認不得呢。

    東昊在拳場的時候和韓三千碰過面,如果讓韓三千看清正臉,他肯定會有所懷疑。

    “怎么辦?”戚依云對韓三千問道。

    “不要緊,就假裝什么都不知道就行了,他要是真敢動手,我們大不了就跑快點。”韓三千笑著道。

    兩人轉身繼續朝前走的時候,戚依云負后的雙手,悄悄做了一個手勢。

    “難道就只能跑嗎?你一個大男人,不會怕打架吧。”戚依云笑著說道。

    韓三千理所當然的點著頭,說道:“難道你忘了我的名號是什么嗎,怎么敢跟人動手打架呢?”

    戚依云笑了笑不再說話,他和拳場的關系那么深,卻要刻意的隱藏這一點,跟她的人生軌跡實在是太像了,這讓戚依云越發的覺得韓三千和她是同類人。

    都說同類相惜,戚依云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

    進了一家商場之后,韓三千發現跟蹤的那人已經消失了,或許只是常郎想知道他們在干嘛而已,也就不再多想,而且那些富二代天馬行空的想法,也不是他能夠隨隨便便猜測得出的。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就行了。

    給戚依云重新配了一副眼鏡,當然是韓三千掏錢,雖然不便宜,但也就是一些渣渣而已。

    隨后兩人又一起去吃了飯才回酒店,王茂到了飯點,還特意給韓三千打了電話,過頭的熱情讓韓三千感覺都快承受不住了。

    當天深夜,常郎和竇唯兩人從酒吧里出來,沒有把竇唯灌醉的常郎有些不甘心,本來還以為今晚可以去酒店共度良宵,現在看來,只能把竇唯送回家了。

    兩人剛上車,車后座就被人打開,一個人快速的坐進了車里。

    “哥們,你他媽上錯車了吧,趕緊滾下去。”常郎心情本來就不好,再遇到這種事情,自然沒有好語氣。

    后座那人陰暗的表情帶著一絲冷笑,一柄明晃晃的匕首伸到了常郎的脖子前。

    “開車。”

    常郎嚇得渾身一顫,而竇唯第一時間就想下車開溜,但是被那人一把拽住了頭發。

    “再想跑,我殺了你。”那人冷聲說道。

    “大……大哥,你別亂來,你要多少錢,我給你,都給你。”常郎驚慌失措的說道,對方帶著帽子,看不清臉,但是聲音卻讓常郎在酷暑中感受到了一絲寒意,他知道,這個悍匪絕沒有開玩笑。

    “開車,我說走哪就走哪,不然幫你脖子開口。”那人說道。

    “好,好好好,大哥你手別抖,我開車可能有些顛簸,你可得小心點啊。”常郎聲音顫抖的提醒道。

    隨著他的指令,車開往了富陽市郊區,沒有路燈的荒野一片漆黑,常郎幾乎快要嚇尿了。

    竇唯早就已經面色慘白,她沒遇過搶劫,心里害怕到了極點。

    “停車。”在一個荒無人煙的地方,那人說道。

    常郎踩下剎車,把車穩穩的停住之后,說道:“大哥,你要什么,我都給你,你要是看上這個女人,隨便拿去玩都行。”

    聽到這話,竇唯雖然已經四肢發軟,但阻止不了她對常郎發怒,厚道:“常郎,你在說什么,你還是不是個男人。”

    “竇唯,少他媽廢話,這位大哥能看上你,是你的榮幸。”常郎為了保命,哪還在乎竇唯怎么看他。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