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星球補漏圣手 > 第56章 窮游
    聽了藍新雨的話,牧月覺得很不可思議。

    “那你們豈不是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沒有想過離開這里,去別的地方生活嗎?”

    藍新雨跟牧月吐起苦水來。

    “還能去哪里啊,這里就是我們的故鄉。我哥哥倒老是嚷嚷著讓我以后嫁給土宗的人,土宗安全些,也比我們富裕。不過,我可不喜歡那些糙漢子。”

    “那倒也是,土宗的人沒有你們木宗的人長得好看。我剛看到你們收費的一個小哥哥,長得特別好看。”

    牧月喜滋滋地說道。

    “我哥長得也很帥的,要不是你有了男朋友,我都想把你介紹給他。”

    藍新雨笑嘻嘻說道。

    “早知道前幾天就不要答應這個家伙了,真是太可惜了,錯過了一個大帥哥。”

    牧月瞄了一眼圣夜,郁悶道。

    “你男朋友也很好啊,他實力肯定很強,那時候你們兩個落后我那么多,我都以為你們趕不及了。沒想到,他抱著你一下子就趕上來了。

    “可能,也就剩這個優點了吧。”

    牧月不無嫌棄道。

    “后悔還來得及。”

    圣夜淡淡地說道。

    “想得美啊你,沒有你我不就少了個免費保鏢了嗎?”

    牧月“哼哼”道。

    “你們兩個是哪里人啊,你們來木宗是來找人的嗎?”

    藍新雨問出了心中許久的疑問。

    “我們兩個是五行宗的,我想來個世界旅游,到處游玩,就找了這個家伙跟我一起。”

    牧月坦蕩蕩地說道。

    藍新雨眼睛一下子就睜大了,她訝異地問道:“世界旅游?我從沒聽說過有人喜歡這個的。

    要旅游完全世界,要花很多時間,還要很多的錢。

    再說了,這個世界不是那么太平,你們兩人的膽子可真夠大的。”

    “我們沒什么錢,窮游的,去到哪里就去哪里掙點錢做經費。他啊,之前在土宗搬了一段時間的磚呢。”

    藍新雨樂了,她掩嘴笑道:“你們真有趣啊,這個都能想到,窮游。”

    “你們這里有什么可以賺錢活計的話,可以介紹給我們,他什么都會的。搬磚啊,殺魚啊,曠工啊,連造船都會呢。”

    牧月眨巴著眼睛,如數家珍,一下子又將圣夜給賣了。

    “那也太厲害了吧,年紀看上去跟我差不多而已,怎么什么都會!”

    藍新雨看著相貌平凡,異常低調的圣夜,非常的驚訝。

    她拉了拉牧月的手,說道:“我們這里也有活計,不過沒土宗那么賺錢。我呢賣花,我哥哥呢狩獵。你們可以跟著我們一起去的。”

    “賣花我喜歡啊!狩獵,圣夜肯定可以的,對不對?”

    收到牧月的暗示性的眼神,圣夜淡淡回了句:“嗯。”

    “新雨啊,遇到你真的是太好了,不僅救了我們,還給我們介紹工作。”

    “別這么說,早上我去賣花一個客人都沒有,還好你們光顧了我,不然我這一天都沒心情了。

    對了,你們如果沒有住的地方的話,可以在我家里住下,這里還有一間空房的。你可以跟我住一間啊,空房給圣夜住。”

    藍新雨熱情地邀約道。

    “新雨,你真的想的太周到了!愛死你了!”

    牧月給了藍新雨一個大大的擁抱。聽到牧月如此大膽的告白和動作,藍新雨臉都紅了。

    突然,樓梯傳來了一陣腳步聲,一個男人出現在了大廳的門口,圣夜警惕地看了過去,看到男人的相貌跟藍新雨很相似,他頓時就放松了下來。

    那個男人看上去十八九歲,皮膚白皙,大眼細鼻,除了個子沒那么高以外,算是帥哥一個。

    “新雨,家里來客人啦?”

    男人的聲音聽上去很舒服,仿佛細雨潤物一般。

    藍新雨聽到這把聲音,騰地一聲從椅子上站起來,朝著門口走去迎接。

    “哥哥,你怎么回來了?云卷風走了嗎?”

    “對啊,我在曲小白家躲了一會兒,風停了,回來看看你。”

    藍新雨的哥哥寵溺地摸了摸她的頭。

    “沒事就好。哥哥,我帶你認識一下兩位新朋友。”

    藍新雨拉著哥哥,朝著兩人走來。

    “這是我的哥哥,叫做藍新陽。哥哥,這位是牧月,這位是她的男朋友圣夜。

    他們兩個是五行宗人,早上還買了我花呢,剛好在我們家門口遇到了云卷風,我就把他們帶進來了。”

    藍新雨跟藍新陽解釋道。

    “新雨哥哥,你好,打擾了。”

    牧月梨渦淺淺,熱情地說道。

    圣夜微微點頭致意。

    藍新陽看了看牧月,又看了看圣夜,溫和地說道:“以后在木宗,遇到云卷風,就跑到山腳,運氣好的話,就能遇到像我妹這樣剛好回家的,大家都很樂意幫忙的。”

    “你們真是太好人了,剛才跟新雨商量了一下,想在你們家借宿一下,不知道方不方便。我們會出借宿費的。”

    牧月覺得還是要跟男主人說一聲。

    藍新雨拉了拉藍新陽的衣服,在他耳邊輕輕說了起來。

    “是這樣的,他們...”

    聽完藍新雨的話,藍新陽說道:“那沒問題的,相逢就是緣分,你們盡管住吧,也別提什么借宿費了。

    我可以帶圣夜去狩獵,云卷風過后,很多山里的小動物都出動了。到時候,我們說不定能賺個不少錢呢。”

    圣夜看著藍新雨,淡淡說道:“謝謝。”

    圣夜雖然不愛說話,但可能是跟著牧月久了,偶爾也會說些客套話,讓自己看上去不那么格格不入。這也算是一種適應五行星規則的方式吧。

    “這個家伙是五行將來的,有什么粗活危險的活,都可以叫他去干。”

    牧月笑嘻嘻道。

    藍新陽看了看圣夜,訝異地說道:“你這個年紀就已經是五行將了,那是天才吧!”

    藍新雨在一旁補充道:“我哥哥十九歲,才是木將呢。在我們宗里,算是不錯的了。沒想到圣夜已經是五行將了,比我哥哥厲害多了。”

    藍新陽眼睛里閃爍著賞識的神色:“那就太好了,我們狩獵隊里,就缺一個五行將。”

    藍新雨又在一旁補充道:“我哥哥組織了一個狩獵隊,每年宗里都會有青年狩獵隊比賽,過一陣子就要開始比賽了。比賽獲勝的隊伍,獎品可是很豐盛的。”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