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蠻荒嬌妻:嫁個好野人 > 第三百三十一章今天真是個好日子
    “吃吧,多吃些,大鵬摘了這么多,我們也不能拿回去,在這邊吃了省得可惜了”

    “嗯,我就是知道帶不走才只摘了這么一袋回來,那邊有條河。兩邊全部都是這個樹,以后要是想吃,我們可以在來”

    他們那邊的想找已經不容易了,來這里不過六天,以后有時間,帶著女人過來吃個夠在回去也不是不行。

    應和著,大鵬看像一邊的火堆。

    “這是什么?”

    問著有點腥,有的土味,又很香。

    目光在黃黑兩色的烤肉上來回看,在確定黑色的是鼻涕蟲時他開心道:“居然抓到這么多鼻涕蟲,雪狼,還是你厲害啊”

    不知道在這里鼻涕蟲其實很好抓的大鵬也不顧燙,更不在意它還沒烤干,扯起一條看著外表已經干了的鼻涕蟲就吃。

    這邊,吃著黑果子的白羽薇手頓住了,含在嘴里的果肉也咽不下去。

    目光盯著吃得一臉享受的大鵬。

    因離得不遠,她能清醒的聽見大鵬咀嚼時嘎嘣脆的聲音。

    大鵬在咬時那感覺看著像在咬辣條。

    如果有辣椒,說不定她也會試試。

    當然,前提是在沒看見過它的真實樣子時。

    在見過鼻涕蟲只好,就是說吃了它能長生不老她都下不去口。

    心里暗腹著,白羽薇默默收回眼光,背轉些身子。

    看著白羽薇連看大鵬吃都是一臉的拒絕,突然,雪狼有些不想吃鼻涕蟲了。

    說實話,跟白羽薇烤的這個魚相比,鼻涕蟲算不上好吃。

    可能,以前是沒有吃的,才會覺得鼻涕蟲是那么美味可口。

    現在,聞著都覺得土腥味重。

    如果沒有先吃那個烤魚,他或許還是會覺得鼻涕蟲美味無比。

    在先吃了烤魚后,對于聞著就味道不太好的鼻涕蟲,他就沒有那么期待了。

    而在嘗過記憶力應該又香又甜的黑果子后,他居然覺得鼻涕蟲也許,可能,并不是美味。

    就在雪狼默默開導自己時,吃過一條鼻涕蟲的大鵬將手伸向烤得發黃的魚肉。

    “呼···這肉好吃”只一口,他就喜歡上了這種味道:“雪狼,這是什么肉,感覺比鼻涕蟲好吃,吃著有淡淡的腥味也有淡淡的甜味,外頭有嚼勁,里頭的很嫩”

    不是自己一個人望了以前的艱苦,更不只自己一個人無法憶苦思甜,雪狼破破破接連給白羽薇劈開好幾個黑果子后道:“這個就是魚,昨天見他們吃的那個”

    要是一開始雪狼就告訴他,這是昨天那個男人吃的魚,大鵬或許還有些下不去口。

    這會吃過滋味了才知道口里嚼著的是魚,他只愣了一下。

    “豆豆她們可真是有福氣了”

    這里有許多的河流,水潭,湖泊,只要不懶,就是女人也能抓到魚的。

    他們部落的女人都會游泳。

    在大河里煉出來的水性在這里怕是好得不得了。

    自顧自的將豆豆她們就是能抓魚卻不可能用火的事情給忽略了,大鵬只是感慨著就這么找都給她們找了個好地方。

    說到豆豆,雪狼眼神閃了閃后恢復自然:“有了先前的教訓,希望她們能好好生活下去”

    果然,雪狼看似不在意,心里卻無法真的放下。

    白羽薇慶幸自己沒有一時沖動就除了豆豆她們。

    “她們應該不會在那么蠢了,這里可沒有你”豆豆她們的蠢,在她看來那都是分場合的。

    要一味的在對面部落作,她們想活也活不了。

    所以,跟豆豆她們相比,對面部落那些女人怕是要比她們受罪。

    一口氣就吃了三條魚肉,見昨晚的鹿肉還烘烤在一邊,大鵬停了下來:“雪狼要是擔心,以后我們隨時可以過來看看,反正也不遠,我們隨時可以過來的”

    “我們要經常來看看,他們在壞也不敢對豆豆她們怎樣,以后,她們說不定會是部落的首領”

    按豆豆他們的脾性,要是他們多來兩次,她們那性子能容忍自己過艱苦生活。

    不得扯著他們的虎皮將別人指使得團團轉。

    都不用驗證,雪狼對于腦海里的畫面就不忍直視。

    “你們要是想看她們,你們來就好,對于她,能留她一命,我也就心安了”

    小時,豆豆是怎么對他的,他忘不了。

    在白羽薇提出要送走她時,他心里卻是有過感激。

    可在見她們,她們不但不知道悔改倒是更加的變本加厲后,對于她們,他就沒有了愧疚感。

    如果將她們留下,以后他跟白羽薇都不會有好日子,他們維持下來的友好也會被她們破壞。

    所以,那時,他是想過讓她們死的。

    但,在聽到大鵬那話時,他又有些慶幸的感覺。

    沒有肉,有魚也好。

    生魚的行了點,可時間長了也就沒感覺了。

    森林里要找也能找到很多的鼻涕蟲。

    要是她們動動腦子,將魚肉曬干,會更好吃。

    可在一聽大鵬的話,他就有些矛盾了。

    留了她們,他心里別扭,不留她們,他心里也過不去。

    總之,對于豆豆她們,他的感情很奇怪。

    不來看是最好的。

    不管她們以后會怎樣。

    他都不想知道。

    畢竟是雪狼叫了那么多年阿媽的人,但大鵬他們也知道豆豆是怎么對雪狼的,對于雪狼的話,大鵬很是認同。

    推己及人,要是豆豆是他阿姨,他可做不到這些。

    他絕對不會在她們身上浪費這么多的時間。

    他會直接送走她們。

    進入森林,是死是活都是天意。

    場面有些冷淡,三人都不正說話,雪狼蒙頭劈黑果子,白羽薇一個勁吃著。

    在天徹底黑下來后,白斑終于回來了。

    一回來,他就先看像烤著的魚肉,吸吸鼻子,在發現有些土腥味時有些反感。

    “從這邊過去,我找到十三窩,不知道里頭到底有多少只,有蛋的就多了,百米之內就會有個土洞。今天我們實在是大意,不然早上就能抓夠了”

    邊說著,白斑邊笑嘻嘻的解著鳥群背上的獸皮袋。

    看著白斑帶出去的五只鳥兒背上的獸皮袋都滿滿的,上前來幫忙的雪狼問著獸皮袋發出的味道,心里不禁想,今天真是個好日子。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