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大仙官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楚弦的執著
    楚弦面無表情。

    “戚刀長,你按令行事就好,此事,我心意已決,莫要再多言。”

    一句話,將這一條日后被人稱之為‘定海暴政’的政令就拍板敲定了,從這一天起,楚弦這個父母官,也是有段時間被人稱之為‘定海暴君’。

    眾多里長都是搖頭嘆息,一幅為你好你卻不聽勸的樣子。

    但他們又哪里知道楚弦心中的急迫。

    距離天機老人的預言,只有一個多月的時間了,為了大局,只能如此,因為沒有時間好言相勸。

    況且,楚弦并不能確定,血月之夜什么時候來臨。

    所以這些事情,越快進行越好,哪怕是背上罵名。

    眾多里長唉聲嘆氣的離開,今天的政令也就傳了出去,可想而知,縣里的各方會是什么反應,幾乎都是在咒罵楚弦,說他剛愎自用,說他專權蠻橫。

    吳德貴在他的府邸聽到這個消息之后,激動的是大聲叫好。

    “好,好啊,這個楚弦是自己找死,哈哈,他居然敢下這種政令,當真是被沖昏頭了,他以為,他真的能在這定海縣只手遮天?”

    吳德貴此刻激動的搓手渡步,當下是叫來自己的親信,吩咐下去。

    “你們立刻將那位楚大人的政令給我添油加醋的散布出去,另外,鼓動縣民情愿,最好是將楚弦這縣丞罷免了,這樣,他就再也翻不了身了,快去辦。”

    那親信笑嘻嘻點頭,走時還道:“大人放心,那楚弦如今已是天怒人怨,他之前就得罪了天佛門,被天佛門信徒當成邪魔,現在他又自己作死,他這縣丞,估摸是當到頭了。”

    天佛門?

    吳德貴暗道妙啊,現在楚弦就是一條落水狗,不光是自己想踩死他,天佛門看到這機會,也絕對不會錯過。

    如此一來,這楚弦當真是要涼了。

    “來人!”吳德貴這時候感覺抓住了一個扳倒楚弦的機會,當下是叫來他的親信吩咐道:“立刻安排縣民去鬧事,另外,讓縣民寫萬民血書,只要寫好,立刻派人快馬加鞭送去城府,送去涼州御史府,我看這一次,那姓楚的如何翻身。”

    ……

    定海縣內,城墻已經修繕大半,最讓人矚目的,還是用巨木搭起的四根箭塔。

    四根箭塔,分布在城墻內側,差不多五十步一個,每一個箭塔上,都有鐵盾防御,可以讓超過五名弓手同時射箭。

    楚弦讓幾名原是獵戶的縣軍爬上去試了試,便是在城墻之外百步,都可以射到,視野良好,還能用作偵查瞭望。

    有了這四根箭塔,定海縣若是遇襲,至少有反擊之力。

    除此之外,練兵場內,超過兩百名縣軍日夜操練,這些縣軍中不免有些刺頭,有些自以為了不起的,但被楚弦收拾了一頓,然后定下近乎恐怖的練兵計劃后,這些縣軍全跪了。

    他們服了。

    不服不行。

    楚弦在練兵上,壓根兒沒把他們當人看,按照一些人的說法,這就是往死的訓練,但實際上,沒人真的因為練兵而死,倒不是他們體質個個都好,而是因為,楚弦給這些縣軍準備了很多療傷強體的藥。

    藥丸是一種,除此之外,還有湯汁,最變態的,還有幾大水缸的藥膏。

    那些藥膏,看著就惡心,而且其臭無比,用的時候,感覺就像是將一堆狗屎涂在身上一樣,要多惡心,就有多惡心,要多別扭,那就有多別扭。

    頭一次用的時候,沒人樂意,但訓練一天,整個人幾乎都要感覺被撕裂開,疼痛無比的時候,用了這藥膏,很快就能感覺到一股涼意,然后是那種溫熱,慢慢滋潤皮、肉、筋、骨,緩解疼痛,睡一覺,第二天依舊是生龍活虎。

    習慣之后,就知道這玩意的好了,到后來,都不用招呼,練兵之后,一幫子大漢便光著膀子跑去渾身涂抹這仿佛狗屎一般的藥膏,一個個還美滋滋的。

    這兩百多名縣軍,對楚弦,一開始是不屑,但幾天下來,他們臣服了,這位縣丞大人不似其他的官員,高高在上,只要有時間,就會來陪著他們一起練拳、練刀,再加上楚弦用單挑的方式搞定了幾個刺頭之后,這些縣軍見了他,那都是精神抖擻的行禮,不敢有一絲不敬。

    飲食上,那也是頓頓有肉,卻不準飲酒,一次都不行,一旦發現,軍棍伺候,有人不信犯了規矩,被打的皮開肉綻哭爹喊娘,然后涂上藥膏,吃下藥丸,喝下藥汁,第二天繼續練。

    這些縣軍服楚弦,也服戚成祥。

    畢竟,是戚成祥日日夜夜陪著他們,教他們拳法,教他們刀法,教他們射箭弓術。

    除此之外,還教一種刀陣。

    這是楚弦借用前世一個極為厲害的陣站之法演變而來的,一般三人成陣,五人,七人,九人也可以。

    成陣之后,分功、守兩個角色,按照一定步法挪移轉換,配合之下,可以對付幾倍于他們的敵人。

    這也是楚弦所能想到,短時間內唯一能速成的戰法。

    只不過楚弦希望用不著,因為一旦用到這個戰法,只能說明一件事,那就是城墻和箭塔沒有抵擋住敵人,到時候便是在縣城之內,貼身廝殺,那當然會相當慘烈。

    楚弦覺得時間不夠用。

    乃至于,這幾日天天有不明真相,被人蠱惑的百姓上街鬧事,楚弦都沒有在意。

    村民遷移的事情,進行的也不順利,有人配合,但也有人抵觸極大,甚至,派了縣軍去抓他們來,這些人是東躲西藏,就是不配合。

    當時,便是姜淵這老好人,都氣的將手里的茶杯砸了,罵道,不識好歹的一幫東西。

    楚弦依舊是平淡的不像話,似乎沒有丁點生氣。

    他聽到這個消息之后,甚至笑了。

    的確是不識好歹。

    但沒法子,那也是楚弦治下的百姓,身為父母官,就得為他們著想。

    況且,定海縣對于楚弦來說,有一種特殊的意義。

    在前世時,楚弦得到過定海縣不少百姓的幫助,記得一次楚弦染了風寒,都燒的人事不知,是鄰家大娘和對街大爺發現并且扛著楚弦,去了醫館,大夫不用診金,墊付藥錢,這才救了楚弦一命,楚弦忘不了周圍一群街坊圍著自己關切問候的場景。

    還有曾經因為懷念母親,在酒館暗自落淚時,慈祥老大爺的促膝長談,紓解心情。

    也有街頭腳夫大哥幫忙搬運行李,卻笑著說不用給錢,給口水喝就成的那種直率爽朗。

    甚至有在楚弦失意時,不知誰家的小女孩,拿著一小塊蔗糖,用那種純真的笑容說,大哥哥吃塊糖吧,奶奶說,吃了糖,就會忘記不高興的事情,只會記得快樂的事情。

    那一刻,這個不過五六歲的小女孩的笑容,在楚弦眼里,甚至和朝陽一樣耀眼。

    楚弦最失意的時候,是在定海縣,是這里,將他的心慢慢撫平,也是在這里,楚弦踏上了仕途的第一步。

    在定海縣,楚弦經歷了破繭成蝶的第一步。

    正因為如此,定海縣、包括這里的百姓,對楚弦才有這般特殊的意義。

    楚弦前世欠了他們一個人情。

    這一世,要還回來。

    所以哪怕是為了這些普通的百姓,楚弦也要盡全力保衛定海縣。

    這里也曾經是他的家。

    ……

    “大人,不好了!”姜淵在練兵場找到楚弦,楚弦看了一眼這位老主簿官,有些意外,因為很少有事情能讓姜淵如此慌張和失態。

    “姜主簿,怎么了?”楚弦將手中的鋼刀交到了一旁縣軍手里,然后拍了拍對方的肩膀,轉身迎著姜淵走去。

    這時候,楚弦看到姜淵身后,還跟著夏泊仲,除此之外,還有幾個身著官服的人,此刻大步流星的走了進來。

    再后面,更是有八名挎刀的軍卒。

    楚弦眉頭一皺。

    光看這軍卒就知道,這是隸屬于御史府的護衛,再加上前面幾個官吏的威猛姿態,不用問,都是官位高于楚弦的上官。

    其中一個,應該是涼州之地的監察御史。

    駐守一州的監察御史,雖然只是正六品,但其權力極大,像是刺史、長史等高官見了他們,都得客客氣氣,更不用說是下面的地方官員,見到監察御史,有的甚至會嚇的連話都說不利索。

    因為一旦被御史找上門,那十有八九是要倒霉。

    楚弦回憶了一下,現在涼州的監察御史,應該是叫做陸柬之,此人才學極高,為官清廉,正直,嚴明,一般也只有這種人才能擔任御史。

    果然,一旁的姜淵此刻小聲道:“楚大人,這位是涼州監察御史陸柬之,陸大人,有人寫了萬民血書,要求城府罷免你,更是驚動了這位陸大人。”

    姜淵語氣焦急。

    顯然一個小小的縣地,居然驚動了監察御史,那是要出大事情的。

    楚弦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然后是上前按照正常的官員禮儀,行下官禮:“定海縣丞楚弦,見過御史陸大人。”

    陸柬之五十歲上下,神態威嚴,身上有一股浩然正氣,此刻上前道:“定海縣丞,你可知罪?”

    上來便是興師問罪。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