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大仙官 > 第七十六章 意外
    楚弦一笑,審問方順的時候,王若雨雖然避嫌躲開了,但在場可是還有她的手下,所以審訊結果她肯定是心知肚明,知道方順只是一個小魚,真正算得上份量的大魚,是趙安。

    因為王若雨是被害御史王賢明的獨女,所以楚弦也沒打算瞞著對方,想了想道:“趙安非比常人,本來有方順這人證在,只要落實了趙安所犯過往任何一個案子的其他佐證,便可立刻抓那趙安歸案,原本我是打算等巡查御史楚大人來了之后由楚大人主導,可現在刑部提刑司帶走了方順,我想,接下來,怕是提刑司會直接抓那趙安。”

    王若雨這時候宛然一笑,她雖沒有那種傾國傾城之貌,但也勝在清秀端莊,便見她盯著楚弦看了許久,才道:“楚大人剛才那么輕易就將方順交出去,是不是因為趙安難啃,所以,借用刑部之手更容易……”

    楚弦一聽急忙擺手否認,不過心里卻是納悶,這王若雨當真聰慧過人,這都能看得出來,的確,楚弦之前那么輕易就交接人犯,一來是因為對方手里的確是有他必須遵從的刑令,這只是其一,二來,就是因為楚弦知道,要拿下趙安,必然會遇到層層阻力,趙安之父那可是隋州長史,位高權重,僅次于一州府君刺史。

    夢中,楚弦曾擔任東岳州刺史,四品官位,所以很清楚一州之主擁有何等的權勢和手段。

    所以光只有一個人證,想要抓趙安歸案,必然要頂著巨大無比的壓力,既然如此,楚弦便順水推舟,將這得罪人的差事讓給了刑部提刑司。

    當然這不能說楚弦就放任提刑司的人去立功,因為在御史被害一案當中,實際上他們還只是踏出了第一步,距離解開真相,還有些距離。

    沒想到這些都被王若雨給看穿了。

    所以楚弦哈哈一笑:“不愧是王御史之女,果然非同凡響。”

    王若雨則是一臉慎重道:“我覺得,我爹這件案子,想要查個水落石出,非楚大人莫屬。”

    “過獎了,過獎了!”楚弦謙虛幾句,當下是告辭,畢竟此刻夜深,這孤男寡女在一個營帳里,也不合適。

    楚弦回去之后,又讓王贊去休息,說起來,這位王贊王大人這一次可是幫了大忙,看得出來,這是一個盡忠職守,心存正氣的官員,楚弦相信,圣朝能屹立數千年不倒,就是因為有太多這種心存正氣的官員在。

    戚成祥也是幾天都沒有休息好,楚弦讓對方去休息,畢竟在這軍營當中,還不至于有人敢來謀害自己。

    楚弦自己則是回到他的營帳,倒頭便睡。

    別人累,楚弦也累,不光是身體累,心也累啊。自從到了鳳城,楚弦就沒有休息過,與人廝殺,與人斗法,還差一點被兩百赤金軍給按住,便是鐵人都有些受不了,不見戚成祥都累趴下了?

    好在楚弦修煉的武道鍛體拳乃是一門道門拳法,這讓楚弦體質遠超常人,否則還真有些抗不下來。

    這一睡,楚弦足足睡了三個時辰。

    天亮時,才被戚成祥叫醒。

    “大人,出事了。”戚成祥臉色難看,遞過來一個沾水的擦臉布,楚弦接過來抹了一把臉,清醒了一下,才問怎么回事。

    問清楚之后,楚弦的臉色也很難看。

    他立刻是起身向外走去,剛好遇到王贊也走出營帳,估摸也是聽說了這個消息,看到楚弦,就立刻走了過來。

    “楚大人,想不到啊,當真想不到,那些人居然如此膽大妄為。”王贊一臉氣憤填膺。

    楚弦擺了擺手:“先去看看那位任神捕吧。”

    三人一起走出去,到了一個營帳前,這里已經有很多軍卒把手,可以說是守衛嚴密,門口更有隸屬刑部的烏刀衛。

    表明身份,楚弦等人才被放入營帳。

    營帳之內,就在三個多時辰前剛剛來過的刑部提刑司九品神捕任左雄,此刻臉色蒼白的坐在那邊,**身體,身上綁著紗布,一些地方還隱隱有血跡,看得出,任左雄受傷了,而且傷的還不輕。

    看到楚弦進來,這位任神捕臉色帶著慚愧,嘆了口氣道:“方順被劫走了。”

    具體情況,楚弦已經知曉。

    就在之前任左雄帶走方順,準備去他們提刑司的一個據點時,居然是半路遭遇了截殺。對方至少三人,除了兩個武道高手,還有一名出竅境界的修士,黑衣蒙面,突然襲擊,有心算無心,一下就將任左雄擊傷,另外一位九品神捕和幾個烏刀衛,也是身負重傷,好在都沒有性命之憂。

    自然,方順也是被那三個黑衣人劫走,下落不明。

    楚弦聽的是臉色難看,居然敢有人襲擊刑部神捕,劫走要犯,這事情就有些鬧大了。只不過楚弦看了看任左雄的傷勢,開口詢問:“任神捕,那三個黑衣人實力如何?”

    任左雄神色黯然,搖頭道:“他們若要殺人,我等怕是沒有一個能活下來。”

    楚弦也是點頭。

    任左雄的肩膀上是劍傷,應該是被一劍穿透,而任左雄本身修煉的,據楚弦之前的觀察,應該是類似鷹爪功一類的橫練硬功,而且火候不差,一般人想要近身與他搏斗瞬殺的情況下一劍刺穿任左雄的肩膀,幾乎不可能。

    除非是那種達到煉精化氣先天境界的劍道高手,要么,就是出竅境界,且懂得飛劍之術的術法高人。

    楚弦傾向于后者。

    就算是先天境界的劍道高手,以任左雄和另外一位神捕的手段,也能力敵片刻,不至于一下敗下陣來。

    而接下來任左雄的講述,也證實了楚弦的猜測。

    “對方的有出竅境界的修士,懂得飛劍之術,在三十丈外施術,我等都沒有察覺到對方位置就已經中劍。”估摸是想到了當時的憋屈,任左雄臉色滿是殺氣和無奈。

    楚弦搖頭。

    “任神捕無需自責,你武道修為不差,只是因為遇到飛劍之術,此乃武者克星,莫說是你,便是更厲害的高手,也抵擋不住那精鋼飛劍一刺之威。”

    這話楚弦不是安慰,而是說的實話。

    出竅境界,講究元神出竅,修元神,煉神通,飛劍之術就是其中一個最為厲害和霸道的術法。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