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大仙官 > 第十章 入境的畫作
    “月冠登樓,望月看江,徐徐江水,明明月光……”

    樓上,魏振與崔煥之對坐,可見崔煥之身體微微前傾,表示恭敬。

    畢竟,他只是從六品,對面的老者魏振,那是手握實權的從五品。

    “崔老弟好文采啊。”

    “魏大人繆贊了。”

    魏振雖有文氣,但畢竟是武人,此刻板著臉道:“你我相識十年了,此番我請你喝酒賞月,又何必與我這么客氣,再這樣,下次鬼才會再請你喝酒。”

    見老者生氣,崔煥之急忙笑道:“是我的錯,魏大哥,我自罰一杯。”

    說完,飲盡杯中酒。

    “這才對嘛,哈哈!”魏振大笑,隨后又道:“崔老弟,你沉寂多年,吃了不少苦,這一次,總算要苦盡甘來了。”

    對面崔煥之卻是搖頭:“老哥千萬別這么說,畢竟,八字還沒有一撇。”

    “咱們兄弟,你就別客氣了,這件事,瞞得住別人,卻瞞不過我,最多兩個月,你就要調走,畢竟,是上頭那位開了口,吏部那幫家伙,怎么可能不給你安排一個好位子,雖然品級可能暫時不會變,但職位卻是比你現在貢院的差事,強了太多太多。”魏振一臉我都知曉的表情:“所以,我知道過些日子,你會很忙,今日,便算是提前恭喜你了。”

    崔煥之只能笑笑,又陪著喝了一杯。

    兩人年紀差了近二十歲,卻是關系極好,此刻暢談對飲,很是暢快。

    “對了,今年你是最后一次當卷判,不知有沒有什么人才出世?”魏振這時候問了一句。

    提到這個,崔煥之的話明顯多了起來。

    “還真有。”

    說話的同時,崔煥之卻是想到了那一份十分特殊的謀術答卷。

    他做卷判官這么多年,審閱的鄉試學子答卷何止千數,但還是頭一次見到將‘一科五術’寫的如此完美的卷子。

    一科五術,實際上便是在一科考試當中,揉入另外四科的文章,除非是大才之人,否則這么寫,只會貽笑大方,狗屁不通。

    但他審閱的那一篇,當屬大才。

    不,大才之名已經難以形容,當屬驚才。

    因為太過特殊,所以崔煥之記得很清楚,此刻也是與魏振道出。

    魏振強在武道,但文采也不差,此刻聽到同樣是一臉驚訝:“當真是一科五術的答卷?寫的當真那么好,能讓你崔煥之也贊不絕口?”

    崔煥之連連點頭:“當真寫得好。”

    魏振驚訝,他認識崔煥之十年,自然知道崔煥之眼光極高,極少有文章能入他的眼,此番,他還是頭一次這么夸獎一個人。

    “寫那一科五術之人,是今年學子考生?”

    “不錯!”

    “叫什么?”魏振急忙問道。

    崔煥之則是打住,笑著搖頭,不說了。

    魏振有些急了,不過他老謀深算,當下是笑道:“你啊你,我也只是愛才心切,只不過既然你先看上了這個人,那我也不能奪人所愛,罷了,不問了,不問了。”

    這個話題,就此打住。

    畢竟今年鄉試還沒有出榜,所以還是少談為妙,免得傳出什么消息,空惹麻煩。

    又談了許久,幾壇美酒很快就飲盡,兩人一看時辰,便相伴下樓準備回去,只不過在路過一層時,崔煥之似是看到了什么,突然駐足,看向一個角落。

    魏振也注意到,扭頭一看,卻是看到墻上掛著的字畫,當下道:“這月冠樓的字畫,樓上才有精品,這一層的東西,沒一個好的,不看也罷。”

    崔煥之則是沒說話,反而是向前走了過去,然后停在一幅畫前,凝目觀看。

    魏振不解,但他知道崔煥之對書畫也是浸淫極深,就是魏振自己,同樣也是此道高手,府里收藏的名家之作也有不少。

    此刻他順著崔煥之的目光看去,先是一愣,又掃了一眼,然后立刻靠近,仔細看了起來。

    許久,兩人才收回目光,對視一眼,同時驚訝道:“入境的畫作!”

    “夕臨荷塘圖,此畫技法爐火純青,少也有二十年以上的功力,且意境深遠,一眼看去,居然有一種置身夕陽荷塘邊,微風拂面,荷香入鼻的錯覺。以畫道來論,已達‘入境’。”魏振也是個中高手,此刻一下就道出這畫作的不凡。

    畫道分三境,為‘入境’、‘靈動’、‘幻神’。

    這講究的是三種境界,而且一層比一層高,沒有一定的眼力和學識,根本看不出來。

    魏振雖然是書畫高手,但他的畫,直白的說,還達不到‘入境’的程度。

    何謂入境,便是觀畫,如身臨其境,可影響心神。

    若是在天唐圣都,那里大師如云,‘入境’級別的畫作倒也不難尋,但這里是禹州安城,一幅達到‘入境’級別的畫作,還是很稀少的。

    無論崔煥之還是魏振,那都是愛畫之人,沒有遇到便罷了,但既然遇到了,又怎么可能放過這一幅畫。

    而且這里是月冠樓,誰不知道,只要是掛在月冠樓墻上的畫作,都是可以買下來的。

    只不過畫只有一幅,魏振和崔煥之誰能入手,卻是一個麻煩。

    這時候魏振搶先道:“煥之啊,此畫我當真是喜歡,你就讓給我吧,畢竟我比你年長,況且今天這酒錢也是我出的,你總不會奪人所愛吧。”

    崔煥之一聽,也是哭笑不得:“魏大哥既然都這么說了,小弟我若是再說什么,便真的是奪人所愛了。”

    一句話,已經是相讓了。

    魏振如何看不出崔煥之實際上也是喜愛這一幅畫,而且,畢竟是崔煥之先發現的,但卻是被自己的幾句話給擠兌的沒法子再爭,一時之間也是老臉一紅。

    但不好意思歸不好意思,看到心愛的畫作,那也是一定要爭的。

    魏振不光是文人,他也是一個武者,所以該爭該搶的時候,他不會客氣。

    讓他更笑得合不攏嘴的是,他買下這一幅畫,也只不過用了三十兩銀子,簡直就和白撿的寶貝一樣。

    便是崔煥之走出月冠樓也是連連搖頭:“這月冠樓的品鑒師當真是有眼無珠,居然賤賣入境的墨寶,這樣一副畫,正常來說沒有三五百兩那是想都別想,若是讓他們東家知道,怕是得丟差事。”

    一旁魏振則是心情大好,笑道:“若沒有這等有眼無珠之人,我又如何能白撿這一幅畫作,說起來,我還得謝謝那品鑒師呢。只可惜,剛才我旁側敲擊,想問問那賣畫之人的情況,卻是沒有問出結果。”

    “說不定,是安城某位大家無意流出來的一幅畫作,又或者是被不肖子孫偷出來,被不懂之人賤賣,這種事還少嗎?”崔煥之此刻連連搖頭,也不知道是為那畫者可惜,還是可惜他自己沒有買下這一幅少見的畫作。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