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大仙官 > 第八百三十五章 圣域使者
    這件事,楚弦交待過,面見使者,實際上并非是要他這個首座出面,但現在首輔閣內,對圣域大陸最為了解的就是楚弦,到時候也只能是楚弦來做這個主導。

    讓圣域使者進來之前,楚弦召集首輔閣成員先通了通氣。

    首輔閣成員對圣域有的是稍有耳聞,有的了解一些,而有的是一無所知。楚弦簡單介紹了一下那邊王神齡便道:“首座大人,雖說按照他們的說法,十幾年前圣域才開始和圣朝這邊有接觸,但這件事是真是假不好判斷,尤其是這種民間接觸更是難以追根溯源,眼下情況不明,還是要小心一些。”

    那邊趙恒也是點頭:“王司徒說的有道理,防人之心不可無,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圣域那邊也是勢力龐大,雖然距離神州之地極為遙遠,但若是頂級修士,這距離反倒是不算什么。除此之外,咱們也應該派出使者,出使圣域。”

    顯然,這個提議是得到了所有人的認同,不過派出使者這件事還需要商議一番。

    楚弦點了點頭:“先見見圣域的使者吧。”

    說完看了看禮部尚書,后者明白,立刻是讓人將圣域使者請進來。不一會兒,就見到那使者走了進來,楚弦因為是已經去過圣域大陸,所以對圣域人有了認識,但在場的仙官,有的就是頭一次見到圣域人,當下都是一愣。

    這圣域人頭發金黃,體魄強健,而且是穿著一身華貴的鎧甲,上面流光溢彩,帶著一股古怪的力量。

    楚弦一眼就看出,這個使者,也是一個圣血騎士。

    圣域那邊,從低到高,有鋼甲勇士,持劍人,贖罪僧,圣血騎士,到了圣血騎士實際上已經是非常高的存在了,楚弦所能打探到的也是到這個境界。

    但可以肯定的是,圣血騎士,絕對不是圣域大陸的最巔峰。

    那圣域大陸最高掌權的勢力,不是北部王國和南部王國,至于那些小公國就更不用說,不值一提,圣域大陸,最強的勢力是圣域教會。

    只要知道了這一點,就可以有針對性的應對了。

    還有一點,楚弦覺得先弄清楚這個使者的來路,是不是圣域教會派來的,如果是,對方是只給圣朝這邊派了使者了?還是說,也同樣和其他勢力接觸過?

    這些都得弄清楚。

    “尊敬的圣朝掌權者,我是卡爾斯,來自圣域大陸南部王國,奉國王與主教之命,前來拜見圣朝掌權者,同時帶來國王和圣域教會的問候。”

    說完,對方單手橫在胸前,仿佛是在行禮。

    楚弦知道,這是圣域大陸那邊的一種禮節,除此之外,這個卡爾斯說的是標準的圣朝語言,顯然,以對方的能力,要短時間內學會這邊的預言想來并不是什么難事。

    對待外使,禮部尚書顯然經驗要多很多,除此之外,王神齡現在是大司徒,外使之事也是他全權負責的,所以接下來,便是一番章程一般的過程。

    外使之事那都是十分嚴謹和嚴肅的,而且這種事情,雙方都會準備禮物,不過這種事不用楚弦操心,下面的人會安排的妥妥當當。

    這個叫做卡爾斯的使者顯然對圣朝有很深的了解,說起話來,也是張弛有度,以交好之說開頭,又說到貿易之事,更懇求在圣朝設立圣域教會的分會。

    這件事非同小可。

    類似這種教會形式,想要貿然在另外一個地方生根,不和當地的執政者打好招呼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在楚弦看來,對方口中說的要開辦圣域教會分會的事情,怕才是今天主要的事情。

    對于這件事,楚弦自然是不會同意。

    不過那卡爾斯顯然還有話。

    “諸位尊敬的圣朝大人,圣域開辦教會分會,也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要確保一些貿易的進行,同時想要學習圣朝這邊的文化,加深了解而已。”卡爾斯講這件事輕描淡寫,仿佛是在說,這么一件小事,無需疑神疑鬼,你們圣朝若是連這點小事都不答應,反倒是有些不開放了。

    而且緊接著,卡爾斯就道:“同樣的,圣朝也可以派遣人選在我們圣域王國中設立衙司,這都是可以的,而且受當地教會的保護。”

    這話人家都說出來了,直接拒絕就有些不合適了。

    那邊王神齡也知道這件事可能存在的諸多隱患,當然,也不是沒有好處,總之,要權衡利弊。

    王神齡當下是道:“此事可以先進行計劃,另外,來而不往非禮也,我們也會派遣使者前往圣域,等到時候一來一往,咱們再談別的。”

    顯然,王神齡用的是拖字訣。

    在官場,這拖字訣絕對是百試不爽的高明計謀,大部分場景之下都可以運用。

    那卡爾斯也不是傻子,聽得出來,不過對方也沒有再這件事上拿著不放,而是點頭:“既然如此,那就恭候諸位大人的意見了,對了,還有一件事。”

    那邊禮部尚書道:“請講!”

    卡爾斯這個時候道:“我們的商會眾多,既然要長期做貿易之事,自然是需要一個落腳點,在圣朝東海沿岸之地,不知能否劃出一部分區域供我們的商會使用,當然,不會白要,該付多少租金,我們會給。”

    租地!

    當下有仙官心中思謀,本來租地這種事不算是什么大事,可要分是租給誰,像是圣域那邊的人,就不可能隨便租用圣朝領地,至少,在座的仙官都有這個共識。

    而那邊楚弦看了一眼王神齡,后者會意,也是直接道:“行商貿易,何必租地,沿海城鎮,都歡迎圣域商人留宿。”

    這算是拒絕了。

    卡爾斯臉色一變,顯然有些不悅。

    不過他也知道這里是別人的地盤,就是再不高興,也得忍著。

    他點了點頭:“既然如此,那就當我沒有說過。”

    說完,送上了圣域那邊整理的一些禮冊,就要告辭,這些禮冊當中有關于圣域大陸的講解,人文地理都有介紹。

    圣朝這邊自然是要回禮。

    這外使之事看樣子就要就此結束,不過這個時候,卡爾斯想起什么,開口道:“開辦教會分會之事,還請諸位大人好好斟酌,這的確是對咱們都有利的事情,接下來,我還要在圣朝待幾日,若是諸位大人改變了想法,或者有了決斷,還請第一時間通知我。”

    說完,行了一禮,就此離開。

    他走了,首輔閣這邊還得討論這件事。

    開辦分會的事情,的確是需要討論一番,權衡一下利弊,不過統一的意見是,短時間內不可答應。

    雙方的了解還是不夠,楚弦接下來讓人去打探消息,只要是關于圣域帝國的,無論這件事是大是小,都不能放過。

    幾天之后,陸陸續續有各種消息傳遞了回來。

    圣朝這邊的情報部門,這段時間也是火力全開,探尋和收集一切關于圣域帝國和教會在這邊的活動。

    哪怕不是在圣朝領地的。

    終于,楚弦得到了一個消息,圣朝海州以南,一個叫做夏氏王朝的小國在數月之前,將三分之一的國土‘租’給了圣域教會。

    而且,還允許對方在國土之內,開辦教會分會。

    這個消息絕對‘勁爆’,楚弦聽到消息之后,第一時間就知道那圣域教會怕是沒安好心,對方用的招數不高明,知道圣朝這邊十有八九不會租出國土,所以就提早在與圣朝鄰邊的小國上做手腳。

    無奈的是,因為不是圣朝領地,所以楚弦這邊到現在才知道這個事情。

    當下,洞燭司等情報部門開始活動起來,按照楚弦給他們下達的命令,這件事,必須要查個清清楚楚。

    所以短短幾天時間,楚弦已經是知曉了情況。

    夏氏王朝是一個小國,最多也就是和圣朝一個州地般大小,所處地域偏僻,早年就沒有歸入圣朝版圖,圣朝創立之后的兩千多年之后,才有夏氏王族的人請求圣朝,允許他們在南部建國。

    這便是夏氏王朝的來由。

    幾千年來,夏氏王朝都很低調,當然,那么小的國土面積,人口稀少,高手更是屈指可數,想要高調那也不可能。

    圣朝過去的時間里,不是沒想過將夏氏王朝‘吞并’,但無論出于公理還是道義,這種事情都是大部分人都不支持的。

    所以是一直到現在。

    可誰能想到,圣域教會那邊居然是悄無聲息的‘登陸’夏氏王朝,而且還種下了力量。

    這就像是一盆清水,若是別一滴墨汁沾染,那是不可能驅除的。

    當然要說對圣朝就造成了多大的影響,那也不見得,可現在的情況是圣域教會,絕對是一個體量巨大的存在。

    甚至,在楚弦的感覺當中,是要超過妖族和巫族的。

    妖族各自為政,雖然高手有不少,但都是一盤散撒,巫族雖然還算團結,但巫祖所剩無幾,也掀不起什么風浪來。

    而無論妖族和巫族,和現在的天唐圣朝都無法相提并論,但是圣域教會不同,就楚弦所了解的,圣域大陸雖然也有大小幾個王國,但全部都受教會掌控,所以其實力甚至超過圣朝。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