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大仙官 > 第八百二十三章 討個公道
    那就是首輔閣首座的位子,楚弦坐,比楊泰升看起來要更合適,若是他來選,絕對會傾向于楚弦。

    就沖著今天楚弦的決定便足夠了。

    等到大部分人都離開,這個時候,那天陽仙主才出來,自然是楊泰升親自送出來的。

    雖然隨行的也有不少,但只有他們兩個看到了楚弦,其他人,根本看不到。

    楚弦直接道:“天陽仙主,隨我來。”

    說完率先化作一道流光,遁入天際,道元真人的修為,那是可以瞬息千里的,這一下,天陽仙主愣了愣,隨后反應了過來,微微一笑,當下也是直接飛起,追擊而去。

    只留下一臉目瞪口呆的楊泰升。

    周圍人不解,搞不清楚楊泰升突然怎么了,楊泰升也是此刻反應過來,他知道楚弦要做什么,但沒想到楚弦如此的‘沖動’,他有心追上去,但想了想,還是作罷,畢竟那兩位都沒有邀請自己過去,何必湊這個熱鬧。

    而且在他看來,結果已經是注定,何須再看。

    只是楊泰升不知道,他這一次絕對是走了一步‘臭棋’。

    京州向東,三千九百里外。

    這里是一片浩瀚之海,海上有諸多島嶼,楚弦找了一個無人之島落在下面等待,不過片刻,天陽仙主就到了。

    兩人都是道元真人,就算是跨過整個神州大陸,也用不了多少時間。

    落下之后,天陽仙主依舊是一臉高傲,不過還夾雜一些好奇,顯然有些‘弄不明白’楚弦叫他來做什么。

    “楚弦,當年你來天州書院求學時,我還見過你,那個時候你連道仙都不是,想不到這才十年不到,你便晉升道元真人,怕就是當年三位仙祖都沒有你這般修煉的速度。”天陽仙主開口道。

    楚弦這邊則道:“天陽仙主謬贊了,今日請天陽仙主來,只求一件事。”

    天陽仙主一笑,略微思索便道:“是因為上尊教主?”

    楚弦點頭:“天陽仙主今日有所失儀,更不該妄自尊大,就算是天州書院的院長來了,對上尊教主都必須恭敬,圣朝上一任太師呂巖,即便晉升金仙,也不忘禮儀。”

    天陽仙主臉上笑容消失,平聲問道:“那你打算如何?”

    楚弦道:“還請天陽仙主赴上尊教主處請罪道歉。”

    聽到楚弦之言,天陽仙主先是一愣,隨即哈哈一笑:“也就是說,你楚弦,是打算替那上尊教主來出頭嘍?”

    楚弦點頭。

    一時之間,現場是一片安靜,楚弦等待天陽仙主的反應,而天陽仙主則是看著楚弦,也不知心中是怎么想的。

    這個時候,天陽仙主突然開口:“我聽聞,最近圣朝正因為首輔閣首座之事而有些動蕩,你與楊泰升都是首座候選之人。”

    楚弦這次是有些詫異,天陽仙主突然換了話題,這的確是楚弦沒想到的。

    只是這件事是圣朝政事,天州書院無論是誰,都無權干涉的。

    當下楚弦道:“此事天下皆知,天陽仙主有何見解?”

    后這一聽,立刻擺手:“我哪里敢有見解,天州書院不可干涉圣朝政事,這件事院長千叮萬囑,前些日子呂巖金仙親臨書院,嚴加約束,我哪里敢犯?只是好奇,你與揚泰升會如何角逐罷了。”

    楚弦沒作答。

    天陽仙主看似不經意的詢問,明顯不是突發奇想,而是早有心思,至少不是在這里才想起來的。

    天陽仙主這個時候哈哈一笑,居然又將話題轉了回去:“楚弦,你讓我去給上尊教主認錯道歉,可以,但你得與我斗一場法,畢竟你將我引到此處,肯定也是打算若我不聽,你便用強,只是本仙很好奇,你就算是道元真人,也不過是剛剛晉升,只是道元初期,你哪里來的自信敢與本仙一較高低?”

    這話,明顯是將楚弦的意圖都道了出來。

    楚弦也是承認,不過對于天陽仙主的話,他卻是不怎么認同。

    “仙主怎知,我楚弦只是道元初期?”楚弦笑著反問。

    這一次,換天陽仙主愣神了。

    “好,既你如此說,那本仙便與你約斗,來一場斗法,你若是贏了,我去給上尊教主負荊請罪,但你若是輸了,便不要再多管閑事了。”

    天陽仙主說完,楚弦點頭:“一言為定。”

    兩人相隔幾丈,此刻互相對視,隨后楚弦先攻,施展一門地縛龍術。這門術法,乃是仙術,不過在仙法當中不算高超,屬入門仙法。

    那邊天陽仙主一看,不屑一笑:“我修成天陽仙體,劣法不侵身,你這仙法根本就是……”

    還沒說完,天陽仙主的聲音就突然停止。

    因為他腳下伸出十幾根蛇龍一般的蔓藤,隨后將他身軀綁了個結結實實,甚至那如同蛇龍的蔓藤還在不斷生長,擠壓著天陽仙主。

    當然,這還不能真正傷到天陽仙主,但卻是狠狠打了他的臉。

    因為他剛剛說,他的天陽仙體,劣法不侵身,結果就是被綁了個結結實實。

    當下天陽仙主臉色鐵青,開始反擊。

    “炎風!”

    他只是張口一句,周圍便是狂風大作,而且這風,是烈焰形成,且這烈焰不是尋常火焰,乃是經過他煉制的仙火,可憑空燃燒,所過之處,可以燒滅一切,橫掃萬物。

    楚弦的地縛龍術被這炎風一吹,立刻是化作灰燼,而且炎風已經到了楚弦周圍,讓楚弦無處可避。

    畢竟能躲刀躲劍,卻不見有人能躲開風的。

    風,無處不在。

    楚弦周圍灼熱無比,但人卻是云淡風輕,就像周圍的火焰不存在一樣。

    眨眼之間,這個島嶼之上已經是遍布炎風,可以說沒有丁點能躲避的地方,這里的巖石樹木都已經被燒毀,仿佛地獄。

    可楚弦依舊是無所畏懼。

    這個時候天陽仙主道:“你這分界之術,倒也精湛。”

    說完一揮手,這一下,楚弦瞬間被火焰吞沒。

    不過與此同時,磅礴的水氣噴涌而出,與炎風互相交融,互相抵消,隨后便是大量蒸汽充斥四周,便像是一個巨大無比的蒸鍋,突然揭開蓋子一樣,蒸汽升騰,讓人難以視物。

    “還有些本事。”天陽仙主這個時候說了一句,卻是已經看不到楚弦的身影,對方明顯是用遁術隱藏在這霧氣當中。

    本以為對方連自己炎風都擋不住,但現在,天陽仙主稍微認真了一些。

    “烈陽當頭照,鬼魅無處藏!”天陽仙主說完,抬手一點,就在這島嶼上空,赫然出現一輪烈陽。

    瞬間,熾熱和光芒灑滿整個島嶼,甚至于周圍的海水都被烈陽影響,仿佛煮沸的開水,開始翻滾。

    自然,這一片海域當中的海中魚類,早就逃之夭夭,那是能跑多遠就跑多遠,畢竟在這里,稍不留神,就成了涮肉。

    烈陽光芒極亮,且刺眼,仿佛利劍灑下,同時還在快速消融蒸汽。

    在這種情況下,沒人能躲藏。

    楚弦也一樣。

    不過對于楚弦來說,剛才那一小會兒時間,已經足夠他做一些事情。

    “霧龍鎖,騰云劍!”

    就在天陽仙主背后,楚弦的聲音傳出,幾乎是同事,周圍殘存的一些霧氣瞬間變化,幾條霧龍飛起,將天陽仙主身軀鎖住,與此同時,四面八法,密密麻麻都是巴掌大小的騰云劍,這些劍幾乎無形,都是由霧氣組成,只隨楚弦心念動,此刻凝結,便朝著天陽仙主刺了過去。

    因為數量太多,所以無可躲避。

    天陽仙主此刻臉色凝重,單腳踩地,就聽轟隆一聲,一股震蕩波蕩漾而出,霧龍和騰云劍,直接在這一股波動之下破碎。

    “楚弦,你這術法雖然精湛,但卻依舊是雞蛋碰石頭,不可能傷得到本仙。”天陽仙主說了一句。

    此刻頭頂烈陽已經是將所有煙霧驅散,但島上除了天陽仙主,卻沒有第二個人在。

    天陽仙主冷笑,開了眉間仙眼,掃視周圍,在他眉間仙眼之下,可以說沒有任何人可以在他眼皮子下面隱藏。

    不過讓他詫異的是,他居然就沒有看到楚弦。

    這讓天陽仙主極為震驚。

    對方肯定還在,因為若是逃離,便算是自動人數,而且剛才,他也聽到了對方的聲音,還能感受到對方的氣息。

    所以說,楚弦一定在,只是藏在何處?

    天陽仙主表情有些不好了。

    他第一時間沒有發覺對方存在,這已經是落后于人,說的直白一點,他屬于棋差一招,在這種斗法當中,差一招,便是輸了。

    不過天陽仙主畢竟不是尋常人,他立刻就知道楚弦藏匿在何處。

    “居然藏在本仙影子當中,你這術法的確是詭譎!”天陽仙主此刻說了一句,下一刻,他腳下影子當中就有波動,與此同時,天陽仙主口中術法一念,天空中的烈陽是一化二,二分四,四變八,八變十六。

    只是眨眼之間,這天空中的烈陽就有數十之多,不光是熾熱無比,同時是可以滅殺一切影子。

    這種多角度的光照之下,沒有任何影子可以存在。

    楚弦此刻也不得不現身,這么來算,他和天陽仙主算是各有勝負,打個平手。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