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大仙官 > 第八百一十四章 青青子衿
    飛鳥看到邪眼的同時,那邪眼也看到了飛鳥,隨后目力所至,火焰涌動,將飛鳥燒了個精光。

    很遠的地方,楚弦睜開眼睛,臉上思索起來。

    之前楚弦就記得自己在外催動諸神劍陣,萬劍歸一攻殺那邪神巨人時,最后關頭,功虧一簣,當時誅神劍破碎,連帶自己神念損傷,當時殘留的神念上,似乎沾染了不少東西。

    現在想想,當時沾染的,怕就是那邪眼的力量。

    這邪眼是妖祖,手段自然是常人難以想象的,能附在自己殘破的神念上偷偷潛入進來,也不是不可能。

    “肯定是這樣了,這下麻煩了,妖祖邪眼入體,這如何驅趕?更何況我現在神念受損。”楚弦一下子也是心往下沉。

    弄清楚那第四個黑影的真面目后,楚弦就知道事情很難再有轉機了,而且對方也應該發現了自己的所在。

    就見那第四個黑影,開始一邊激戰,一邊朝著自己所在的這個方向慢慢移動過來,可以想象,一旦對方過來,自己現在這個狀態,幾乎是沒有任何還手之力的。

    不過就算是到了這個近乎絕境的地步,楚弦依舊沒有放棄。

    用他的話說,就算是對方要弄死自己,也得讓對方崩碎滿嘴的牙。

    這不是楚弦盲目自信,而是他感應到了另外一樣東西。

    當時自己的神念上附著的,并不是只有妖祖邪眼,還有另外一樣東西,而且這個東西還頗為熟悉。

    楚弦此刻閉目,慢慢伸手,虛空一抓。

    隨后一柄長劍憑空出現在楚弦手中。

    睜眼一看,楚弦笑了。

    “果然是誅神劍!”

    當時是對方用目力擊碎誅神劍,然后誅神劍爆裂,產生巨大的力量,當時肯定是融合了自己的神念、妖祖邪眼還有誅神劍的碎片。

    此刻妖祖邪眼在這里肆虐,楚弦也是靠著意思誅神劍的氣息,凝結出這一把誅神劍。

    雖然有了這一把劍,不代表楚弦就可以反敗為勝,但至少,也有了反擊的可能。

    有了誅神劍在手,楚弦也感覺到了一絲底氣,此刻他也是站了起來,單手持劍而立,就這么看著那妖祖邪眼慢慢靠近。

    黑色的霧氣也是蕩漾過來,將周圍充斥,此刻,火盆仿佛受到了無形的壓制,光芒似乎又弱小了一些。

    原本的光芒還可以照射到大概一丈范圍,但此刻,最多到五尺范圍就被黑暗吞沒了。

    楚弦站的筆直,就是死,他也要斬上一劍。

    火盆的火焰越發的微弱。

    光芒也是越發的黑暗。

    楚弦甚至覺得,自己可能等不到對方靠近,自己就先被黑暗吞噬了。

    這個火盆,就是自己的僅存的生命力,只要熄滅,自己也就完了。

    即便如此,楚弦也沒有要退縮,反正,現在也是退無可退。

    黑暗繼續來襲,火盆在這一刻,幾乎就要熄滅,楚弦低頭看了一眼,也是忍不住嘆了一聲。

    現在的爭斗,他毫無抵抗之力。

    下一刻,火盆內的火焰,終于是徹底熄滅。寒冷和黑暗瞬間侵襲上來,像是冰冷的蛇,瞬間爬滿了全身。

    楚弦也是在這一刻閉上了眼睛。

    完了。

    只是就在下一秒,另外一股光芒亮起,將已經陷入黑暗的楚弦隱射出來,楚弦即將奔潰的身形,也是開始慢慢凝聚,甚至楚弦還感覺到了一絲溫暖。

    楚弦愣住了,他睜開眼睛,看到面前站著一個人。

    這人楚弦極為熟悉,長發飄然,肌膚如雪,容貌之美,獨一無二。

    “子,子衿?”

    楚弦以為自己看錯了,下意識的揉了揉眼睛,再看,又忍不住開口問道,他實在沒想到,居然會在這里見到白子衿。此刻白子衿一身白衣,一臉微笑,手里拎著一個燈籠,之前驅散黑暗的光芒,就是這燈籠里散發出來的。

    說起來也奇怪,她手里燈籠的光芒并不刺眼,也不是特別明亮,但偏偏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可以驅散周圍的黑暗。

    白子衿慢慢走了過來,看了看楚弦,笑道:“還好來得及!”

    楚弦此刻也是冷靜下來,心中疑惑無比,拉過白子衿:“子衿,你怎么會在這里?”

    “因為你現在需要我。”白子衿這次主動握住楚弦的手,楚弦能感覺到她手掌上的溫度,楚弦還想問,白子衿搖了搖頭:“別問了,時間不夠了,我原本修煉化靈之術,是為了幫你化解那三個咒靈,只是沒想到事態變化超出了我的想象,眼下能不能替你壓制那妖祖邪眼還是未知之數,楚弦,你修為極高,見識極廣,應該明白這里是你的神海,你的底盤,你是主,他是客,你是有絕對優勢的,接下來如何做我不知道,我只能給你制造一個機會,一個反敗為勝的機會,你一定要抓住。”

    說完,白子衿出奇的伸手摸了摸楚弦的臉龐,就仿佛,想要將楚弦的樣子永遠記住一樣。

    楚弦心中涌出一股不妙。

    白子衿這根本就像是在道別,而且她是怎么能進入自己的神海?

    這里面問題太多了,楚弦此刻那種不詳是不斷涌動,見到白子衿要轉身離開,楚弦想要伸手抓住她,可白子衿只是伸手一拍,楚弦就動彈不得。

    “這個燈籠給你,它是我本命魂燈,無論任何時候,它都會護著你的神海,不會讓黑暗侵蝕這里,接下來如何做,你自己拿主意,我相信你。”白子衿說完,走了兩步,又想到了什么,扭頭看了一眼楚弦。

    這一眼,包含了太多東西,至少楚弦從她的眼神里,讀出了太多的東西,有些事以白子衿性格永遠不可能說的話,但楚弦卻是能從她的眼中看出來。

    回眸之后,白子衿這才下定決心,再不猶豫,邁步一躍,沖入滾滾黑暗當中。

    這一刻,楚弦明顯感覺心中劇痛,就像是被人插了一刀。

    隨后就見到黑暗當中閃過幾道流光,同時傳來了一陣陣吼叫,聲音是來自三個咒靈,也是來自那邪眼妖祖。

    顯然,白子衿做了某些事情,短時間內壓制住了這四個家伙,給楚弦騰出了時間。

    楚弦知道自己短時間內是安全了,可他卻高興不起來,不光是高興不起來,他現在極為恐懼。

    要知道楚弦這一世,從不會畏懼任何東西,就算是剛才,他自己馬上就要隕落,馬上就要面臨死亡,楚弦也不曾畏懼和恐懼。

    但是現在,他恐懼到渾身顫抖。

    他現在知道白子衿做了什么,而且為了做到這些,白子衿付出的代價他也能看出來。

    楚弦這個時候急了。

    他想要沖入黑暗當中,將在他看來‘犯傻’的白子衿拉回來,這是現在楚弦滿腦子里想的事情。

    只是他手里有白子衿給的燈籠,所以他根本無法進入黑暗當中,黑暗,在燈籠周圍,會自動退縮。

    楚弦急中生智,將燈籠放在地上,然后咬牙沖入黑暗當中。

    瞬間,冰冷襲來,黑暗腐蝕楚弦,但楚弦不在乎。

    他現在只想將白子衿拉回來。

    無論付出什么代價。

    燈籠就在地上,散發著柔和的光芒,差不過多了十息之后,渾身黑氣,被腐蝕到身軀殘缺的楚弦回來,在燈籠周圍恢復力量,驅散黑暗。

    隨后又沖入黑暗當中。

    如此往復,不斷進行。

    楚弦現在也不想別的,他甚至不去想,現在白子衿是不是已經不存在了,他只是想要做這件事,或者說,這是他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情。

    不斷的進入黑暗,不斷的重復,楚弦在黑暗中待的時間,也是越來越長,最開始只能待十幾息,后來,甚至可以延長到半個時辰。

    乃至于后來,楚弦就算是長時間站在黑暗當中,也不會感覺到太多痛苦。

    就像是慢慢適應了這種黑暗的環境。

    這本身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現在,居然就發生了,黑暗,代表這那妖祖邪眼,是另外一種力量,一種意識和神念,兩種神念碰撞,一般只有你死我活。

    但此刻,楚弦居然可以將自己部分融入這黑暗當中。

    楚弦此刻也明白了,這或許就是自己唯一的生路,也是轉機所在。

    既然黑暗如此強大,又何必驅散,倒不如自己也成為黑暗,從當中吸取養分,壯大自身。

    現在楚弦就是在做這種事情。

    果然就如同白子衿所說的一樣,任何危險的時候,楚弦總能想到應對之策,顯然最了解楚弦的,的確是只有白子衿。

    為了這種信任,她甚至可以拿自己的生命來做這么一個賭注。

    她就是在賭,楚弦一定可以化險為夷。

    楚弦明白白子衿的想法,但就是因為如此,他才更加的痛苦。

    現在他已經感覺不到絲毫白子衿的氣息,白子衿口中的化靈之術,楚弦沒聽說過,只能是解決眼前麻煩之后,再去仔細探究。

    楚弦現在還抱著一絲希望,只要自己解決妖祖邪眼,度過了這一次磨難,那就一定想法子將白子衿帶回來。

    這已經成了楚弦心中的念想和目標。

    當然前提,是先解決邪眼妖祖。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