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大仙官 > 第八百零六章 截流養分
    楚弦這個時候突然想起一句話。

    道分陰陽,任何事物都是有好有壞。當看到美好的一面時,不可忽略背后潛在的危險,同樣,當身處險境的時候,也不要忘記,或許轉機和希望,就在眼前。

    楚弦當然是抓住這個機會,瘋狂修煉。

    在血海里修煉,或許自古以來,就只有楚弦一個人有這種機緣和膽子,首先,若沒有不死咒靈,甚至只有一個不死咒靈,那根本撐不住血海的腐蝕,結果就是必死無疑,同樣,若不是身處血海,也無法享受這里無盡的資源。

    這種在正常情況下,幾乎不可能出現的修煉環境,此刻居然是出現了。

    不得不說,這是天意使然。

    在血海中修煉,速度比平日里楚弦最快的時候都要快上百倍不止,如此一來,楚弦原本距離八荒合仙訣第五荒已經很近,此刻不過片刻時間,就已經又突進了一大截,若是說的直白一點,之前楚弦距離第五荒還有十步的話,現在距離就只剩下了兩步。

    甚至,只有一步。

    這種修煉速度已經是快的飛起,在這種修為突飛猛進之下,楚弦對于身體上的痛疼居然也覺得可以忍受,而且反而覺得現在這種情況最好是多持續一會兒,別的不說,若是能在這里待上一年,楚弦覺得,自己可以直接成為無極金仙。

    當然,這也只是想一想罷了。

    按照現在血液的流速,估摸很快他就會到達某一處器官,說不定到時候情況還會發生變化,更何況楚弦有一種感覺,他現在這種‘安逸’的修煉狀態,怕是持續不了多久。

    就在這個時候,楚弦突有所感。

    他的神海當中,有一股波動,而且楚弦很明白,這一股波動的來源。

    猶豫了一下,楚弦伸手一甩,瞬間,一條魚影從他手中飛出,眨眼之間就沒入血海當中,隱約可見那一條魚影似乎根本無懼這血海的腐蝕,居然是如魚得水,歡快異常,下一刻,就已經游到遠處,看不到身影。

    楚弦沒有理會那一條魚影。

    那是自己的陰陽幻神鯉。

    這一條天地奇物,楚弦自得到它之后,已經是養了二十年。這二十年來,楚弦與陰陽幻神鯉已經是心意相通,只不過雖然陰陽幻神鯉也在這些年里提升了不少,但自楚弦成就道仙之后,其幻術的手段,就已經很少再能幫到楚弦。

    因而大部分時間,這一條陰陽幻神鯉都是呆在神海之內,而且在神海之內,它可化為龍形,自古有鯉魚躍龍門之說,不過即便是化龍,陰陽幻神鯉大部分時間也依舊是一條魚,其威能也只是在神海當中。

    可就在剛剛,陰陽幻神鯉居然是以心念傳音,告訴楚弦,放它出去。

    楚弦可是知道這陰陽幻神鯉是奇物,既然知道血海的兇險,還敢出去,就說明必有依仗,既如此,倒不如看看這一條鯉魚打算做什么。

    楚弦想的也是十分簡單,那就是自己既然可以在這血海當中獲取到巨大的好處,那么說不定這陰陽幻神鯉也可以。

    因為早已經和楚弦心意相通,所以陰陽幻神鯉的位置,楚弦可以隨時掌控,倒也不怕它跑丟了。

    這個時候楚弦發現一件事。

    周圍血水的流速減緩了。

    這是好事,也是壞事。

    好事是,楚弦可以自由游走,壞事是可能會有未知的兇險出現。

    這個時候,楚弦只能是抓緊時間,繼續修煉,他雖然剛剛晉升飛羽仙境界,但借助血海修煉,速度提升百倍,再加上他原本的積累,所以短短時間之內,他依舊已經沖破了飛羽仙初期境界,直接晉升飛羽仙中期。

    要知道換做其他飛羽仙人,要跨過這一道坎,非得花費十幾年苦功,就算是有所積累,或者天資卓越,數年時間總得有。

    但現在,楚弦用了有史以來最短的時間就跨越了過去,這若是讓別人知道,怕是無人會相信。

    楚弦此刻穩固飛羽仙中期的修為,這個時候,對于身體上傳遞過來的痛苦,楚弦反倒是習以為常,甚至是樂在其中。

    至少現在,他可以無懼不死咒靈的影響。

    只是下一刻,楚弦發現自己的壽元急劇減少,都不用看,便知道是噬壽咒靈在搞鬼,顯然,沒有兩個不死咒靈的約束,它也開始按耐不住了,尤其是楚弦晉升飛羽仙后,壽元猛然提升,對于這以壽元為食的咒靈來說,這就是難以忍受的誘惑。

    楚弦也沒法子去管它,此刻楚弦繼續提升修為。

    幾息之后,八荒合仙訣第五荒就已經達成,楚弦身上蕩漾出一層強橫的法力波動,周圍血海都是震動一下。

    這在之前,可是從沒有過的事情,哪怕是楚弦提升到飛羽仙也沒有過,可見這第五荒的恐怖之處。

    此刻的楚弦,已經是有足夠的自信可以和大部分首輔閣內的仙官斗法,且能勝之。這就是第五荒的底氣,就算是和楊真卿這樣的高手對決,楚弦也已經無懼。

    而顯然,第五荒明顯還不是楚弦這一次修煉的盡頭,更不是極限。

    之前楚弦已經是將如何提升到八荒合仙訣第六荒的口訣爛熟于心,而且如何提升的過程,也早就在神海當中演練過多次,也是極為熟悉。按照楚弦之前的修煉計劃,就算是沒有咒靈附體,他要將八荒合仙訣修煉到第六荒境界,也需要二十年。

    這是保守估計。

    但是現在,只要再給自己多一點時間,就有可能縮短這二十年,突破到第六荒。

    說實話,就是上一世的楚弦,也不知道這八荒合仙訣的第六荒有多恐怖,是什么樣的境界。

    總之,就是極強。

    現在有機會,楚弦就要試,說不定突破到第六荒之后,體內的幾個咒靈也得臣服于這一股力量之下。

    雖然這種可能性不大,但試一試又何妨?

    楚弦開始摒除雜念,沉心修煉,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管。

    這一刻,他腦子里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利用現在這個機會,全力突破,嘗試沖刺第六荒。

    在這件事上楚弦極為專注,甚至于周圍血水已經停止流動,楚弦都不去管,又甚至,他的陰陽幻神鯉在吸食了血海中混沌精華,變成一條猙獰魚龍游歷在他四周,他也懶得去看。

    現在他滿腦子里,就只有八荒合仙訣。

    如此專注的楚弦自然不知道,他此刻所在的位置,乃是巨人頭顱之內,也是核心區域,此刻的他,實際上是在一個血潭之內。

    血潭所在,是一個血肉之室。

    這里站著一個模樣猙獰,肉身已經異化的人影。

    這個人影從外形來看,只能依稀看出是一個人,其腦袋上,一個眼球幾乎是撐開了這個人的頭顱,擠壓其他的五官,看上去,就像是這個巨大的腦袋上,只長者一個眼球一樣。

    而這個人半個身子已經是陷入到一片血肉當中,似乎已經成為了一個媒介。

    滋養那眼球的媒介。

    不遠處,血潭當中的楚弦若是看到這個,必然可以認出,這個眼球便是邪神之眼。

    看得出來,邪神之眼明顯是受創,它所寄生的軀體上,殘留著可怕的傷口,上面更有仙器的氣息。

    顯然,之前和蕭禹等人廝殺過的,就是她它。

    此刻的邪神之眼正在吸取血海當中的力量恢復實力,而且看樣子是陷入沉睡當中,畢竟在這里,是絕對的安全。

    就算是邪神之眼也絕對想不到在這個完全封閉的地方,會有人能‘潛入’進來。

    更想不到的是,此刻血潭當中的楚弦將她獲取血海養分的通道給‘截斷’了。

    就像是將一條河流截流一樣。

    又像是一個人剛剛做好了一頓美味大餐,正準備端上桌大快朵頤,可在半中間被人端走吃掉一樣。

    楚弦所在的這個血潭,便是所有‘養分’聚集的地方,甚至可以說,這里的養分,比其他任何地方都要濃烈。

    所以即便是在楚弦看來,很難突破到的第六荒,眼下也是在快速的靠近當中,這種速度,比之前楚弦所想的,都要快上好幾倍。

    顯然邪神之眼這個時候也察覺到不對勁了,本來耷拉的眼皮這個時候也睜開,那眼球開始四下轉動,隨后視線聚焦在不遠處的血潭上。

    下一刻,周圍的血肉中,分裂出數十個尸傀,一開始就像是長在血肉上的肉瘤,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大,又像是一個肉繭,隨后,人形的尸傀破繭而出。這些尸傀看上去恐怖無比,而且都只有一個眼球,帶著兇殘之色,開始靠近血潭。

    等看清血潭下似乎有一個人影之后,這些尸傀毫不猶豫的跳了下去。

    速度最快的一個尸傀在靠近楚弦之后就要動手攻擊,不過還沒碰觸到楚弦,遠處就快速游來一個巨大的身影。

    那是已經魚龍化的陰陽幻神鯉。

    和在神海當中的蛻變不同,在血池當中,它變化的形態顯然也是多了一分暴虐和兇殘,此刻張開大口,露出幾排尖銳如刀刃的牙齒,一下就將一個尸傀吞入口中,嚼碎吞咽。

    而這個,顯然只是開始。

    。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