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大仙官 > 第七百九十五章 楊家泰斗楊泰升
    當然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大部分時候,官員之后還是能互相照應上的,不過這個前提是必須得有足夠的能力。

    有能力的,可以借助家族之力,別人不會說什么,但如果是無能之輩,這種可能性就不大了,必然是會被刷下來。

    圣朝沒有延續超過兩千年以上的家族,但千年級別的家族還是有的。

    楊家算是一個。

    當然,類似于諸葛家這種已經衰敗的,便不在其列了。

    楊家現在也算是還在圣朝最頂級全力核心之內,畢竟是有楊真卿頂著,只是楊真卿之下,似乎就沒有了后繼者。

    原本楊家新一代的希望是寄托在楊克身上,只可惜,楊克不爭氣,現在是不提也罷。

    不過在楊真卿之前,楊家是有幾位了不得的人物的。

    其中一位,便是楊真卿的父親,楊泰升。

    這位在圣朝也是一個傳奇人物,早年為仕途和修煉,在百歲之前根本沒有成家,也是因為這種專注,楊泰升在百歲年紀的時候,就已經是坐到首輔閣的二號人物,雖然不是首座,但權勢也是相差無幾。

    后來成家,有了好幾個兒子,其中最有能力的,自然就是后來的楊真卿。

    再說楊泰升,一百八十歲時便辭官不做,先是游歷各地,而這個時候,楊真卿才剛剛踏入仕途,從頭做起。

    五十年后,楊真卿入首輔閣,成右太師,那個時候,楊泰升已經是兩百多歲的年級。

    在道仙這邊,壽元已過半,基本上,肯定會考慮接下來的路是如何走。

    楊泰升自然是決定突破修為,當年,他已是飛羽仙的修為,閉關參悟的是道元真人的境界,只是誰也沒想到,楊泰升這一次閉關,居然是用了一百年的時間。

    這一百年間,楊家的人無論發生了什么事,都不敢打擾楊泰升,這也是這位楊家上任家主定下的規矩。這可是整整一百年的時間,楊家很多人,從出生到老死,有的人都沒見過這位楊泰升。

    甚至很多人都在暗地里想著,是不是這位楊家上任家主已經死了。

    這不光是楊家人這么想,外面的人也是一樣的想法,畢竟這閉關一次,一百年,也太久了。而且同樣的情況,也有一些家族都是用‘閉關’之類的說詞來表示他們家族中某個卓越且地位超然的人物現在的處境,實際上,大部分用這種說詞的人,都已經隕落了,只不過一些家族不愿意面對先祖隕落后家族衰敗的事實罷了。

    所以時隔一百年,再次感應到楊泰升的氣息,才會讓人如此的震驚和不敢置信,當然對于楊家來說,那絕對是好事。

    楊真卿如今在圣朝的地位和權勢雖然強,但說實話,還比不上楊泰升,就說在官場上,楊泰升的影響力,哪怕放到今天,也是要遠超于楊真卿的。

    楊家這尊人物能重新現世,對于楊家來說,當然是一個好事。

    便在眾人的注視之下,楊家這封閉了一百多年的小院,終于是門開,走出一個人。

    這人容貌看上去并非特別蒼老,但卻是威勢極大,一身簡簡單單的衣衫,背著手,舉手投足,卻仿佛蘊含天地至理。一雙眼睛來回一掃,在場之人,無論修為高低,都是感覺如芒在背,連呼吸都小心翼翼起來。

    在場一些楊家的小輩甚至都沒見過這位楊家的先祖,只是聽說過,此刻見到,都是被這位先祖強大的氣場壓的透不過氣來。

    秦元謀和潤伯然到了,這兩人不是楊家人,而且修為比楊真卿那是只高不低,尤其是秦元謀,此刻居然是拱手一禮,開口道:“泰升先生,別來無恙!”

    旁邊潤伯然也是同樣拱手行禮。

    顯然這楊泰升的輩分,是在他們之上的,這件事也正常,畢竟楊泰升是官場前輩,光是其學生,目前在首輔閣內就有好幾個,現在的六部尚書,有一多半都是楊泰升的學生。此刻也是趕來拜見,除了禮部尚書、兵部尚書,就是禮部尚書和刑部尚書也都前來,尊稱楊泰升為老師。

    傻子都看得出來,雖然楊泰升目前不在官場擔任職務,但其影響力卻是超過一般的首輔閣官員,還有一點就是,楊家的實力,直接在楊泰升的加持之下上了一個臺階。

    楊泰升時隔百年,離關而出,修為大漲,應該已是道元真人的境界。

    這算是目前圣朝除了呂巖太師之外的第二位道元真人。

    蕭禹太師的修為都不及這楊泰升。

    這件事可以說第一時間就成為了京州最為熱點的事情,楊家上下,喜氣洋洋,誰都知道,有楊泰升這樣的人物坐鎮,楊家可以迎來又一次的巔峰輝煌。

    尤其是楊家的小輩,更是激動無比,從今往后他們出去,都感覺底氣比以前更足。

    楊泰升出關,頭一件事就是找楊真卿和楊家目前的幾個當家的,詢問楊家目前的情況,了解朝局。

    畢竟,他是閉關百年,等于是百年不出世,對外界情況的認知還停留在百年之前。

    楊家之內,楊泰升喝著茶,詢問道:“現在首輔閣首座還是呂巖嗎?”

    在場的楊家人,都得恭恭敬敬的站著,在楊泰升面前,沒有他們坐的位子,就算是楊真卿也是一樣。

    “父親!”楊真卿此刻恭敬上前:“呂巖太師已讓出首座之位。”

    “哦?這么說來,我兒真卿現在是首座?”楊泰升很是高興,顯然對于楊家來說,這首座之位也是從沒有做過的,就算是在楊家最輝煌的時候,也沒有謀求到首座的位子,所以說對于楊泰升這種人,首輔閣首座太師,已經是成了他的一個執念,很是在意。

    楊真卿這個時候面露慚愧和無奈,搖頭道:“兒子無能,并沒有上到首座之位?”

    楊泰升一聽立刻是面色一沉,露出不悅之色:“真卿啊,為父閉關時,你是剛剛上位首輔閣右太師,這上百年來,你居然是原地踏步,毫無存進?”

    楊真卿急忙低頭:“兒子無能。”

    “哼!”楊泰升冷哼一聲,他的確是很不滿意,要知道他當年閉關之前已經是給自己這個兒子鋪了路,按理說怎么算,楊真卿都應該上位才對。

    不過想了想,這首輔閣首座的位子,有的時候還真不是那種算計和鋪路就能坐上去的,太多的因素可以影響,就連自己不也是嘗試了好幾次,當年是輸給了呂巖,這也是讓他心中頗為不滿,也算是他最大的遺憾。

    “那現在首輔閣首座是誰?”楊泰升問了一句,楊真卿急忙將蕭禹的名字道出。

    “蕭禹?”楊泰升愣了愣,隨后眉頭一皺:“這蕭禹只是一個后輩,我倒是聽說過,當年,好像只是在下面做刺史,還沒有踏入首輔閣,你居然輸給了這樣的一個人?”

    顯然楊泰升的不滿在提升。

    楊真卿無奈,只能是將這一百年來發生的事情慢慢道出,楊真卿講述的頗為詳細,當然,主要是關于朝政之事,其他的小事情,他是不會提的。

    楊泰升聽完,神色有些變化。

    “原來如此,那蕭禹居然是太宗的傳承人,也怪不得呂巖會偏心了,而且對方能一路提升上來,照你所說,也的確是一個人才,你輸給他,到也不冤。”楊泰升說完,那邊楊真卿知道,這一篇算是勉強揭過了。

    “楊家的情況呢?”楊泰升繼續問,楊真卿也是繼續講。

    這一次,楊泰升的不滿明顯更大。

    嘭一聲,他伸手拍在扶手上,冷聲罵道:“幸好我還沒死,我出關了,不然楊家非得敗在你們這些不肖子孫手里。”

    對面楊真卿等人嚇的急忙跪下,而且面對楊泰升的痛斥,他們幾個是沒有一個敢頂嘴。

    發完脾氣,楊泰升擺擺手:“真卿啊,你是我最看重的楊家嫡子,這些年,你做的的確是差強人意,做的還不夠啊。當年你就做錯了一件事,那就是太過于注重嫡子,將所有的資源壓在一個兒子身上,可你要知道,一旦對方不爭氣,那賠上的就是整個楊家的氣運,這種時候任用家族子弟,那是不能太過計較,就算是庶出,甚至,不是你的兒子,但只要是楊家人,只要有能力,有沖勁,就要全力扶持,這件事,你做的很讓我失望。”

    楊真卿急忙認錯:“父親,真卿知錯了,好在父親您突破道元真人境界,從今往后,我楊家有您這一尊泰山坐鎮,何愁不會重返巔峰。”

    這話說的倒是沒錯,而且馬匹拍的恰到好處。

    楊泰升點了點頭:“我剛才聽你將最近一百年來,朝局變化簡單講述了一遍,那我問問你,現在的官員當中,誰的沖勁最足,誰的官途最順?”

    這話問出來之后,那邊楊真卿等人幾乎連猶豫都沒有,腦中齊齊冒出一個人名,而且他們幾乎是異口同聲道:“是楚弦。”

    “楚弦?”楊泰升對這個名字極為陌生。

    要知道楊泰升當年可以將很多人的名字都記下來,甚至包括一些州地、城地乃至縣地的官員名字,當然不是所有的,是在他看來有前途和能力的。

    但這些人里,可沒有一個叫做楚弦的。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