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大仙官 > 第七百二十二章 巫神山上的老者
    現在楚弦和這咒靈的情況便是如此。

    十一巫祖和十二巫祖已經習慣了楚弦在巫神山,雖然心中依舊有些微詞,但肯定是不敢違逆四祖的意思。

    又是一月過去。

    三胖的修為提升快速,巫神山上現在是任它馳騁,各種天材地寶它是吃個不亦樂乎,妖王修為已經鞏固。

    而相對于三胖,楚弦在巫道秘咒上的提升更是神速,就是楚弦自己都沒想到,自己半路出家,研究巫道四系之一的秘咒,居然能有這種提升。

    可就算是楚弦在秘咒上的提升再高,也依舊是拿身體內的咒靈毫無辦法。

    這過去的一個月里,楚弦被吞噬的壽元超過兩百年。

    也就是說,楚弦在兩個月時間里,已經是成了三百多歲的‘老怪物’。所以就算是那些駐顏有術的仙人,外表也會蒼老,就像是首輔閣內那些仙官,甚至于楚弦現在的‘年紀’,已經超過了很多首輔閣內的仙官,所以外表上,楚弦已經是一個老者。

    兩個月時間,就從一個年輕人變成一個老者,換做是誰都是一個恐怖的折磨,尤其是,這不光是外表變化,那被吞噬的壽元是真的沒了,且身體也是真的老化。

    對于這件事,四祖靈圖顯然也是無能為力,而且楚弦看得出來,四祖靈圖的狀況比自己還要嚴重。

    四祖靈圖是真的壽元耗盡,這一點毫無疑問,就是楚弦都不知道,四祖靈圖究竟是用了什么法子在勉強續命。

    總之,四祖靈圖的狀況比自己都要嚴重。

    但就像是四祖靈圖幫不上自己,自己現在也幫不上四祖靈圖。

    等到又一次咒靈發作,被強行吞噬五十年壽元,楚弦的樣子是更加蒼老,一般的道仙也就是五百年壽元,楚弦現在被吞噬的都快有四百年,等于是到了最后的階段,若是再來兩次發作,怕是就得壽元耗盡,就此消亡。

    到了現在無論是地黃之氣還是真人印都沒有任何用處了,楚弦這時候反倒是很像一個真正的老者,很多事情都看開了,畢竟他這一次來巫族領地,是為了嘗試,他也知道不是一定能找到破解之法。

    找到了,那是運氣好,找不到,那就是命運使然。

    秘咒的奧妙,楚弦通過神海書庫,已經是急速提升,到了極高的境界,可依舊沒用,所以楚弦懶得再繼續‘掙扎’了。

    他已經打算好了,先在巫神山游覽一番,然后向四祖靈圖辭行,離開巫族領地,返回圣朝。

    最后的階段,他是要回家的,這件事楚弦老早就和四祖靈圖說過。

    在巫神上當待了兩個月,楚弦還沒有仔細看看這一座巫族的圣山,而相對于楚弦,三胖對巫神山顯然要更加的熟悉。

    三胖對楚弦的急速老化也是極為不解,畢竟他還不太懂得吞噬壽元的可怕,可他能體會到楚弦這兩個月時間里的變化。

    甚至說,那是一種蛻變,尤其是楚弦蒼老之后,那種威嚴和氣勢,居然比之前強了太多,就像是真的經歷了數百年積累而成的沉穩。

    實際上,兩個月的時間,楚弦大部分都是在神海書庫內讀過的,如此算下來,楚弦神念所經歷的時間要遠超兩個月,畢竟如果沒有神海書庫,光靠這么短的時間,怎么可能將秘咒的境界提升到巫祖級別?

    現在楚弦的秘咒境界,就是在巫祖級別,這一點便是四祖靈圖也是吃驚不已,甚至是直言他都沒什么可教楚弦的了,剩下的就是要靠自己領會參悟,還有創造。

    不知不覺,居然是一路走下了巫神山。

    下面是戰歌貴族,兩個月前的激戰痕跡依舊有一些遺留,但大部分都已經修復完畢,那些被三胖撞毀的圍墻和屋舍也都修補的差不多,少數只剩下一些收尾,可以看到有強壯的巫族工匠在修復,下面則是各種巫族人行走,一派欣欣向榮。

    楚弦的到來,立刻是引起了戰歌貴族的注意,楚弦和兩個月前簡直是判若兩人,此刻的他,就是一個歷經風雨的老者,那種威勢極強,不怒自威。三胖也有變化,楚弦凝聚了一個巨大的鐵質頭盔將三胖腦袋包住,如此是看不出這就是兩個月前在這里橫沖直闖的那頭野豬妖王。

    楚弦沒有遮擋,看上去就是一個人族老者,道骨仙風,換做平常,戰歌貴族絕對會立刻上前阻攔,但這一次楚弦是從巫神山上下來的,所以一時之間,居然沒有人敢來阻攔。

    甚至,都沒人敢靠近,看過來的目光,也是低著頭,表示恭敬。

    楚弦也沒想過下山,他止步,就打算直接回去。

    這時候戰歌貴族的高層來了,有好幾個冥月級的大祭司,甚至長老和族長都來了。就是因為巫神山上下來人了。

    在巫族人眼里,巫祖之外,就算你是烈日級大祭司也沒有資格進入神山,能入神山的,不是巫祖,就是巫祖的隨從。

    眼前這個從神山上下來的老者看著面生,不認識,但其氣質非凡,那種沉穩和威勢,一看就不是一般人,至少都是經歷數百年的人物,應該是某位巫祖大人的隨從,哪里敢怠慢。

    “巫神庇佑,尊上下山,可是有什么指示?”戰歌族長這時候恭敬問道,其他人,都不敢開口。

    實在是楚弦的氣勢太強。

    當然,這倒不是楚弦如何如何,一來是因為楚弦修煉秘咒已經是大成,身上有一種秘咒的神秘之力,二來,也是最重要的一點,楚弦左眼煉化了一滴四祖靈圖的巫祖精血,被他左眼盯著的巫族人,就像是面對四祖靈圖一樣,自然會感覺到恐懼。

    楚弦當然是沒什么指示,他只是隨意走走,無意中走到這里而已,只不過有趣的是,兩個月前,自己還見過好幾個熟面孔,沒想到現在他們都認不出自己。

    這也難怪,自己現在的樣子,別說是他們,怕就是京州的那些親朋見了,一時半會兒也未必能認得出來。

    楚弦本打算直接返回去,但想了想,記起四祖靈圖曾經提到過一種巫族小食,名為‘油葫蘆’,乃是一種油炸的面食,內有餡料。四祖靈圖說過其早年學巫法時,時常買來吃,這是無事時閑聊,但楚弦想起來,四祖靈圖壽元已盡,隨時可能寂滅隕落,既然自己無意間下來,就帶回去一些這種‘小食’給四祖靈圖好了。

    所以楚弦停下腳步,沉聲道:“什么地方可以買到油葫蘆?”

    一句話,讓戰歌貴族內眾多高手都愣住了,還是戰歌族長反應最快,他立刻道:“尊上說的,可是小食油葫蘆?”

    楚弦點頭,當下戰歌族長立刻命人去取來,族中有廚師,立刻就可以做出一些油葫蘆出來。

    這可是巫族隨從要的東西,他們哪里敢耽擱,更何況,作為一個巫族,能為巫祖效勞那是無上榮幸,雖說吩咐他們的是巫祖的隨從,但這種能進入巫神山的隨從,所代表的就是巫祖本人。

    “尊上稍等片刻,油葫蘆立刻就會取來。”戰歌族長很是恭敬的說道,楚弦點了點頭,反正他就是來散心的,多等一會兒也沒什么。這時候楚弦盯著那戰歌族長看了一會兒,然后道:“你修煉秘咒毒靈,似有不順,且被毒靈反噬,雖然只有一點,也是損傷,短時間內倒是無妨,如果時日長了,必然折損壽元,英年早逝。”

    楚弦是閑的沒事兒干,他有巫祖眼,而且專修秘咒巫道,境界已是極高,畢竟楚弦這段時間是專修秘咒的破解之道,讓楚弦給別人下咒,楚弦可能不會,哪怕是最簡單的巫術,楚弦也不會,因為沒研究過。但如果說分解和觀察,楚弦絕對是當仁不讓,雖說不一定能超過巫祖,但至少巫祖之下,在這一個特定的能力上,楚弦是無人能及。

    所以他才能一眼看出戰歌族長現在的情況,而且因為一直研究破解咒靈的方法,所以幾乎是眨眼之間,就想到了破解之法。

    這種本事,就算是在巫族當中,也沒幾個人會。

    一句提醒,戰歌族長自然是大吃一驚,他的確是在修煉秘咒毒靈時出了岔子,只是這種事他還沒有告訴任何人,本想著找族中專修秘咒的大祭司看看有什么破解之法,沒想到還沒去,就被楚弦看破。

    當下戰歌族長是肅然起敬,能一眼看出他問題所在,只能說明對方在秘咒的修煉上,達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如此一來,戰歌族長更是恭敬,他知道對方能看出自己的問題,就必然有破解之法,他現在正為這件事發愁呢,所以上前一步,小心翼翼道:“尊上咒術高超,不愧是得巫祖真傳,還求尊上賜下破解之法。”

    說完,行了一個很大的巫族禮節。

    楚弦倒是沒想著藏私,對他來說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正好還能拿對方練手。

    所以楚弦說出了一個極為專業且境界高深的秘咒破解之法,而且還是一句一句的教給戰歌族長。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