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大仙官 > 第六百八十九章 鬼頭刀
    時間不等人,很快,三百城衛軍就結陣,朝著北門進攻過去。楚弦也在其中,尸劍客則是持劍護衛在楚弦身旁。

    武者比武,若是一對一,會先比氣勢,而兩軍交戰廝殺,沒有什么醞釀,有的只有簡潔明快的廝殺。

    箭矢飛射,密集如雨,特殊的弓可以產生巨大的力量,足以將箭矢射出百丈,一定距離內,便是鐵甲也無濟于事,和紙糊的差不了多少,遇到用淬火工藝打造的鋸齒箭頭,直接就能洞穿。

    如果用盾,輕盾都擋不住,只能是重盾,三百城衛軍這邊,堅盾不多,只有三十面,此刻全頂在前面,阻擋急雨一般的箭矢,只能聽到叮叮當當的響聲,持盾的城衛軍只感覺盾上不斷有力道涌來,只能是全力舉著,邁步向前。

    不過雖然抵擋住大部分箭矢,但依舊還有少部分從盾與盾的間隙射入,一時間慘叫傳來,有城衛軍被箭矢刺穿,死的死傷的傷。

    好在內城城門,不似外面那般難攻,只要到了近前便可操控城門,那邊守門的禁軍明顯不愿,箭矢之后,便持戰戟喊著沖鋒過來,這邊城衛軍將士也是提刀迎戰,頓時是廝殺成一團。

    無論城衛軍還是禁軍,都是各為其主,每一個都是修煉多年的武者,雨夜之下,拼死廝殺,無關對錯,無謂生死,只分勝負。

    楚弦也是很快和對方軍中的高手對陣,一個武圣,三位宗師。

    當中除了有一個穿著禁軍校尉甲胄之外,其余的,都是黑紋布衣,應該是皇御司從民間招募來的武道高手。

    換做平常,這種人物雖然厲害,但在道仙如云的京州,只能是夾著尾巴過活,可李潛龍弄出來的這巫毒血雨下,他們是如魚得水。便說那武圣,面目猙獰,滿臉橫肉,眼中的兇氣一般人見了,都會嚇的肝膽俱裂。

    此人手持一柄鬼頭大刀,渾身真氣蕩漾,纏體如衣。

    這真氣如衣,在武道界里是有說法的,叫做龍須衣,可攻殺,可防守,妙用無窮,之前漫天雨水還算清澈,楚弦還以為李潛龍那邊功力不夠,沒想到這雨,越下越大,而且開始轉紅,仿佛血液。

    所以對面那武圣的龍須衣便是染上了一層血色,刺目,猙獰。

    “你便是楚弦?好大的名氣,老子這幾年沒少聽你的事情,聽說你還是圣朝官場里最年輕的道仙?有前途,不過老子最喜歡殺的,就是像你們這種道仙,你們平日里高高在上,仗著術法橫行無忌,但想不到吧,今天有這血雨落下,你們修為盡失,如同凡人,老子之前已經斬過一尊道仙,那滋味,當真不錯,而你楚弦,便是老子我今天殺的第二個道仙,拿命來。”

    這武圣刀芒閃耀,身形雖大,卻是速度極快,且對方鬼頭大刀長有五尺,加上這武圣身高臂長,橫掃之下,比那戰戟的攻擊范圍都要廣,前面有兩個城衛軍要上前阻擋,結果被這武圣一刀腰斬,就連那盾牌都一斬為二。

    “其他人退下,你們不是這人對手。”楚弦眉頭緊皺,這武圣的本事不弱,甚至比之前在皇城之內,自己對付的那三個禁軍武圣都要厲害一些。

    也怪不得能這么快就攻陷北城門,此外,對方身后那三個武道宗師也不尋常,一個個都是人狠話不多,一般城衛軍根本不是他們一招的對手。

    好在楚弦身邊有尸劍客。

    楚弦一聲令下,尸劍客立刻是上前與那三個武道宗師戰在一起,至于這個持拿鬼頭大刀的武圣,楚弦親自對付。

    對方說,之前曾經斬殺過道仙,看樣子不像是撒謊,也就是說,這一場變故當中,已經是有道仙隕落。

    而且可以肯定的是,這怕不是只有一個。

    圣朝很多官員,只是研修官術,有的修煉術法仙道,真正修煉武道的不多,所以這一場巫毒血雨對圣朝官員來說,可以說是影響太大了,就像是圣朝最頂尖,最厲害的仙軍衛,這一場雨下來,等于是廢掉了。

    因為仙軍衛里,都是道仙,并沒有武圣,在這一場血雨之下,戰力怕是要折損九成九,還不如洞燭內衛的戰力強。

    想到洞燭內衛,楚弦稍微松了口氣,紀紋在京州安排的洞燭內衛也有上百人,這些都是實打實的武道高手,有他們在,倒也能形成一股戰力。

    眼下楚弦想不了那么多,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誰阻攔,楚弦就殺誰。

    巧的是,對方用刀,楚弦也用刀。

    楚弦的刀是直背青云刀,屬城衛軍制式戰刀,鍛造工藝十分講究,算得上是寶刀,一般重有三十七斤,極為壓手,可在楚弦手里,卻是運用自如,上下翻飛。不過就算是這種刀,也只能盡量避免和對方的鬼頭大刀硬碰硬,對方那一把刀,至少有百斤重量,揮舞起來,威勢太大。

    短短幾息之內,兩人已經對了數十招,周圍幾丈之內的地面,都是刀痕累累,那武圣身上龍須衣都有所順上,而楚弦身上同樣可以用真氣凝結龍須衣,卻是情況稍好。

    “想不到,你楚大人居然也是武圣,好,好,那就再接老子幾刀試試!”武圣瞪著銅鈴大小的眼睛,這一剎那氣勢暴增。

    刀斬之下,居然都有一丈刀芒,所過之處,土石斷裂,房屋損毀,隔著很遠都可以聽到這恐怖威勢。

    不遠處,一對百人左右的城衛軍正在前行,帶隊的校尉聽到房屋損毀的巨響,急忙讓城衛軍停下,然后和幾個護衛飛躍屋頂,登高遠望。

    “那是鬼頭武圣霍百同,這人也是赫赫有名的武圣,殺人如麻,沒想到居然也來了,必然是被皇御司招募而來。”校尉也是宗師修為,此刻看過去,神色凝重。

    “那邊是北城門吧?之前聽說已經被禁軍攻陷,對方有這種強者幫助,怪不得能攻陷北城門。”旁邊一個護衛面帶恐懼。

    武圣,對于他們來說,就是無敵的存在,更不用說還是武圣當中赫赫有名的鬼頭武圣。

    “無論是誰和那鬼頭武圣對戰,怕都兇多吉少,校尉大人,咱們要不要過去幫忙?”護衛軍卒小聲問道。

    校尉一臉掙扎猶豫。

    “咱們是奉命前去尚書府保護仙官大人,這是命令,不可違背,畢竟在這一場血雨之下,京州所有道仙都受到了影響,法力盡失,便是仙體也受到血雨侵蝕,虛弱無比,咱們不可違背命令。”

    “可是校尉大人,不去助拳,那邊的兄弟怕就兇多吉少了。”護衛一臉焦急,他已經看到,那邊有城衛軍和禁軍在廝殺,如果不壓制那鬼頭武圣,那邊數百城衛軍都是必死無疑。

    校尉此刻面露難色,他很想去幫忙,但有命令在身,也不可違背,還有一點,他早年學武的時候,在晉升宗師之后,曾經和鬼頭武圣交過手,當時只是一招,他就敗了,而且身上還留下了一道刀疤,雖然僥幸沒死,但這件事對他的影響是永遠無法忘記的。

    鬼頭武圣霍百同的實力和刀法,他根本不是對手,所以也很清楚,就算他帶領自己這一百人過去幫忙,下場也只是多了一百亡魂而已。

    所以就算是良心上過不去,他也不能過去幫忙。

    “校尉大人,與那鬼頭武圣對招的,好像是楚弦大人啊!”護衛這時候喊了一句,他們城衛軍,負責京州安保,自然也有機會見到楚弦這種大官,此刻看到,所以才認了出來。

    “什么?楚弦大人?”校尉眼瞳一縮,立刻是仔細一看,果然如此。

    “兄弟們聽令!”校尉這時候毫不猶豫喊道:“隨我去相助楚弦大人應敵。”

    旁邊護衛一愣:“校尉大人,這,豈不是抗命了?”

    校尉搖頭:“首輔閣早就下令,如遇楚弦大人,不惜一切代價保護,所以咱們這不算抗命,兄弟們,跟我走。”

    “是!”

    當下,這百人隊城衛軍立刻是急奔過去,他們相距本就不遠,不過片刻就到了,而這時候,楚弦和那霍百同已經是斗了百招。

    平心而論,霍百同的確是厲害,力大無窮,刀法剛猛,刀芒所過,無堅不摧,往往一刀下去,楚弦避開,身后的屋舍就被摧毀,木屑亂飛,場面混亂無比。就仿佛無人能抵擋他一刀。

    只是如果仔細探究,就會發現,對方這么多招都斬不到楚弦,所以身法上,楚弦是完勝對方。

    霍百同久攻不下也是有些著急,刀法越發凌厲,同時暗道對方滑不留手,難以捉摸,但他還有三個宗師幫手,等宗師幫手斬殺了那個小姑娘,再來援助,看這楚弦再如何躲避?

    霍百同剛想到這里,便抽空扭頭看去,結果這一眼,看的他是目瞪口呆,不敢置信。就見被他寄予厚望的三個宗師,此刻已經是倒在地上,氣息全無,有一個腦袋都被斬飛,已經是死了多時了。

    再看那持劍的小姑娘,面容冷肅,就站在一旁觀戰,那一雙眼睛毫無表情,但看著你,卻是讓你渾身起雞皮疙瘩。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