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大仙官 > 第六百一十二章 聲望之爭
    歐陽先生這一句話,是真的將楚弦給驚著了。

    太宗圣祖留下來的金仙道果,居然是被蕭禹中書得了去。

    這的確是楚弦壓根兒不知道的事情,別的不說,光是太宗傳承這一條,就足以牛逼到天了。

    怪不得蕭禹中書在圣朝是如日中天,就以現在的發展來看,蕭禹中書將來登頂圣朝第一仙官,應該也是指日可待了。

    歐陽先生估摸是看出楚弦所想,直接道“沒那么容易,呂巖也不是善茬兒,楚弦啊,你要知道一山不容二虎,哪怕呂巖和蕭禹師弟觀念再一致,可在爭權奪利上,都不會讓著對方,將來這兩位,怕是會有一番爭斗。”

    楚弦愣了愣。

    呂巖太師和蕭禹中書爭斗?

    這在以前,楚弦還真沒想過,可此刻經過歐陽先生這么一提醒,楚弦覺得還真的有這種可能。畢竟首輔閣內的權力爭斗也是相當厲害的,雖然首輔閣內是需要討論來解決問題,但總得有一個掌舵人。

    之前都是呂巖太師牢牢掌握這個權力,但隨著蕭禹中書的強勢崛起,將來這二位會不會爭奪一下,怕是可能性是真的非常的大。

    楚弦這時候是對歐陽先生‘刮目相看’,恭敬道“想不到歐陽先生遠在天州,居然對圣朝的事情如此了解。”

    歐陽先生一聽恭維,就十分高興“這些小兒科,我焉能不知道,說實話,在我來看圣朝那幫小仙只是在過家家,瞎胡鬧,我都懶得去搭理,就說蕭禹師弟,他可是黑著呢,城府很深,他明明是得了太宗圣祖的金仙道果傳承,卻是一直秘而不宣,估摸是憋著壞呢,偏偏呂巖也知道,居然也不說,這當上了官,一個個都是虛偽的很,哪里像我,逍遙自在,做仙人,當然得自在,不然辛苦修煉又是為了什么?”

    歐陽先生一不小心是道出自己的所想,楚弦不做評價,只是問了一句“蕭禹中書,如今是什么境界?”

    “他?還在飛羽仙境界,這也是我覺得仙人不應該去做官的原因,你想想,大部分時間都放在爭權奪利勾心斗角上,哪里還有時間去修煉,也參悟仙道真諦?畢竟,以天資來論,蕭禹師弟他這些年若是苦心修煉,應該可以踏上道元真人的境界。”歐陽先生這時候嘆息一聲,似是為蕭禹可惜。

    楚弦也是一笑。

    這追求不同,所以也不好過多的解釋,歐陽先生講究無拘無束自由自在,但蕭禹中書那邊,卻是擔負圣朝重擔,而且蕭禹中書既得了太宗圣祖的金仙道果,那這份責任感勢必更強烈。

    “三大金仙道果如今只剩下一個,就是地仙之祖當年留下的,這過去的數百年來,實際上也有不少人想要獲取,但這東西,靠的是機緣,但就在前幾日,一直封閉的地祖仙山居然是自動開啟,所以大家都說,這一次或許就是最后一個金仙道果被人傳承的時機到了。”

    歐陽先生看著楚弦說道。

    楚弦聽明白了。

    “也就是說,我要在短時間內晉升道仙,唯一的法子就是獲取地仙之祖留下的金仙道果。”

    說完,歐陽先生那邊就點頭。顯然,如果不是這個原因,歐陽先生也不會大費口舌說這些。

    楚弦沒問這件事有多難,也沒問他行不行,只是問了一句“什么時候?在那?”

    歐陽先生哈哈一笑“有老夫當年的風范,修仙修仙,就是要如此,若是前怕狼后怕虎,還修個屁仙,你這樣就很好,你隨時可以去,地點就在書院后面的仙山之內,另外有件事你不問,我也得告訴你,免得到時候你吃虧。”

    楚弦躬身受教。

    歐陽先生道“要獲取道果傳承,有些條件,首先不能是術修道仙,而且修為不夠也別來,這些你剛好符合,還有,最后能得到傳承的,只有一個人,但競爭者至少上百,且都是天縱之才,精英中的精英。”

    楚弦一笑,這他不擔心,與人爭奪好處,楚弦還沒輸過。

    “這里面,有書院八大主仙的弟子門生,就包括星空之主最得意的弟子封天臨,現在在書院內院里,他的呼聲最大,據說這封天臨早在數年之前就可以凝結道果,成就道仙,可他愣是沒有,壓著修為不去晉升,就是在等這書院最后一個金仙道果,可見此人的圖謀,那是早就有打算了。”

    楚弦知道,歐陽先生專門將這個封天臨拿出來說,肯定是對方太過特殊,而且應該是這一次自己成仙路上最大的阻礙。

    可現在楚弦沒有退路。

    退,就是死路一條。

    想活,只能是勇往直前。

    管他什么主仙弟子門生,管他什么封天臨,對于楚弦來說,都是一樣,都是道仙路上的攔路石,對付攔路石怎么處置?

    一腳踢開。

    歐陽先生說這事兒,倒不是讓楚弦放棄,只是為了提醒楚弦注意而已。

    這時候歐陽先生不吭聲了,楚弦還等著歐陽先生繼續‘教誨’,等了片刻見對方沒吭聲,楚弦忍不住問道“沒了?”

    歐陽先生扭頭看了看楚弦,才反應過來道“沒了,我還以為你有別的事。”

    楚弦直接跳起向外跑,現在他時間寶貴,哪里能在這里浪費時間,這時候歐陽先生在后面叮囑道“對了,此番要爭奪地仙之祖留下的金仙道果,最重要的是要有資格參與競爭,這個需得有足夠聲望,你現在還不夠,得想法子提升在內院的聲望。”

    楚弦聽到了,也記下了。

    所謂聲望,不就是名氣,這件事楚弦原本就占著優勢,畢竟誰不知道他這個文人表率,誰沒讀過他寫的著作?

    但僅僅是這些顯然還不夠。

    內院以術修為主,也就是說,楚弦要在術修界這個領域之內,獲取足夠的名氣。

    怎么獲取?

    楚弦有一些法子。

    在內院里是有很多‘名頭’和‘虛名’的,例如在內院諸多書閣之內,有所謂‘閣主’,這名頭,是靠實力和學識奪來的。

    還有諸如‘峰主’、‘殿王’之類的。

    當然什么公子美人之類的名頭也有不少,可那些楚弦懶得去爭奪,內院是一個小世界,光是一個文人表率遠遠不夠。

    至于聲望達到多少算行歐陽先生也沒說,再加上楚弦只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所以這種積攢聲望的事情,最好是可以壓縮在幾天時間里完成。

    當然就算是時間緊迫,楚弦也不會和沒頭蒼蠅一樣亂闖亂撞。

    楚弦花費一天時間,找了一些內院的同學,甚至花了一些手段,將內院目前所有能‘揚名’的頭銜和機會都找了出來。

    這些東西羅列在一張紙上。

    楚弦看著上面數十種稀奇古怪的頭銜,大部分楚弦都不知道是做什么的,當然有的是一看就可以猜出個大概。

    好在一幫子要好的同學很是熱情,不光是列出了這些可以獲得巨大聲望的頭銜,而且還將如何獲得這些頭銜的方法寫了上去。

    很是詳盡。

    到了第二天,楚弦直接朝著上面羅列的第一個頭銜所在走去。

    按照紙上說的意思,這個頭銜是最容易獲取的,而且也沒有亂七八糟的規矩,只需要實力,單純的實力。

    擂臺擂主。

    內院也是有擂臺的,擂臺這種地方自古就是用來比斗,在天元書院,它的作用也沒變,畢竟在天元書院里,很多都是武修和術修,平日里也是需要來切磋的。而按照書院的規矩,嚴禁私斗,想要比試或者解決一些恩怨,就是上擂臺。

    這擂臺既是比試術法和武功的地方,那肯定是有規矩的。

    其中一個,就是擂主制度。

    內院之內的擂臺一共有十二個,每一個都設立一個擂主的頭銜,只要是內院的學生就都可以爭奪。

    不區分書院的品級,只需要一個單純的東西。

    實力。

    有實力,有勇氣,就可以爭奪擂主的頭銜。自然,能成為擂主,當然會受人矚目,也是實力的象征。

    為了爭奪地仙之祖留下的金仙道果,楚弦這一向低調的人也只能是想法子高調做事。就如同歐陽先生說的那樣,沒有人會允許一個無名之輩染指金仙道果,畢竟那是人人都想得到的至寶,沒有門檻的話,誰都會來參一腳。

    這一次書院定的規矩,那就是得有足夠的聲望,所以楚弦才來挑戰擂主,取而代之。

    十二個擂臺,楚弦隨便選了一個,然后發出戰書,之后就等著。

    戰書是用飛鶴傳書之法傳遞的,都在內院,所以很快就可以到達,按照規矩,半個時辰之內,擂主必須來應戰,若是不來,視作放棄,挑戰者得到擂主稱號。

    楚弦發出戰書之后等了片刻,那位擂主就來了。

    讓楚弦詫異的是,這擂主居然是一個貌美的女子。

    書院的女學生有不少,但能成為擂主的,肯定也不簡單,楚弦站在臺上,等對方上來。

    每次挑戰擂主,都會有戰鼓擂動,這么做也是為了告知其他學子這邊有比斗,可以來圍觀。

    所以戰鼓一響,立刻就有內院學生跑來。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