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大仙官 > 第六百章 隱秘之事
    白娘娘一說,楚弦就想起來了。

    怪不得看著這位十分眼熟,原來楚弦就曾經不止一次的見過對方,一般普通百姓家門口貼著的門神就是這位,甚至于,楚弦記得自己小時候,家上的木門上,也是貼著這位,所以看著眼熟也就不奇怪了。

    楚弦是真沒想到,這個不知道傳承了多少年的習俗,甚至遍布各州地的門神,居然是真實存在的。

    顯然送子婆婆和這位門神的存在,大大出乎了楚弦的意料。

    白娘娘的實力已經和自己不相仲伯,送子婆婆強的離譜,至于這位門神,楚弦已經難以預料,難以想象這種強大的神明,居然如此的低調,這一次若非是白娘娘請來,自己怕是都不知道他們的存在。

    那圣朝諸位道仙,首輔閣的高官,知不知道這些神明的存在?

    若是他們不知道,自己貿然帶這三位過去,會不會出什么岔子?

    雖說顧慮頗多,但楚弦現在已經是有高瞻遠矚之能,知道這種事必須要有一個好的處置方法,就說極州這邊,如果真的是一味的鎮壓,逼迫百姓放棄信仰,怕是會激起民憤。

    尤其是很多神明并沒有行惡事,蠱惑人心,所以很多事情也得區分對待。

    想到這里,楚弦又想到那一封訓斥自己的來信,心中已經是做出決斷。

    去。

    一定要去。

    此事既然已經提出,就不可半途而廢,否則無論對誰都交待不下去,尤其是極州這邊的政令自己已經下達,算是先斬后奏之舉,所以若是不搞定京州那邊,自己這邊的罪過就大了,于公于私,為國為民,都得冒這個兇險。

    當然,楚弦這么做,對他自己也是風險和機遇并存,如果失敗,當然是雞飛蛋打,但如果成功,便算是一個了不得的功勞和壯舉,在官場的資本也會更雄厚。

    自然,楚弦也是和白娘娘、送子婆婆還有門神聊了許久,一來加深了解,二來也能說說彼此想法。

    送子婆婆和門神之所以愿意現身,就是因為楚弦在極州頒布的政令。

    說實話,這政令對他們很有好處,但卻是與圣朝的大環境相悖,哪怕就是過往的極州刺史,便如姜衡公這種,也不敢公然頒布這種政令。

    足見楚弦必那姜衡公是要坦蕩。

    “楚大人,你為人如何,老婆子我也是有所了解,這一次,一來是看在白娘娘的面子上,二來也是老婆子我信得過你楚大人,希望,楚大人不要讓老婆子失望啊。”送子婆婆這時候笑著說道。

    那邊門神點了點頭:“楚大人此番去京州,把握有幾成?”

    對于這個問題,楚弦顯然早就想過,所以是直接道:“一成。”

    一成?

    三個神明都是大吃一驚,沒想到會這么低。

    “一成夠了,至少不是毫無可能,有的事情,總不能因為可能性小,就不去做。”楚弦的那種自信顯然感染到了三個神明,這三位互相對視一眼,都是點了點頭:“一成就一成,此番楚大人愿意為我等神明冒險,我們又如何能不相助楚大人。”

    達成共識了。

    接下來便是啟程,前往京州。

    現在這情況,寫信是沒用了,楚弦只能是親自去一趟京州,將極州的實際情況和這件事的利弊一一道出,設法說服首輔閣眾多道仙。

    楚弦至少可以肯定,首輔閣內,肯定會人支持自己,至少蕭禹中書會是如此。

    其他人,不好說。

    但再難也得試試,這是楚弦的政見,必須要堅持,也必須要貫徹。

    以楚弦現在的本領和修為,極州雖然相隔萬里,但幾天時間還是可以趕到京州。白娘娘、送子婆婆和門神三位神明是一路相隨,接觸的多了,楚弦與他們三個也是熟悉了,更是成了朋友。

    按年紀,楚弦就連白娘娘都比不上,白娘娘存世也有數百年了,至于送子婆婆和門神,那更是幾千歲的老神,可就是相差這么懸殊,居然也能成朋友。

    楚弦不嫌他們大,他們也不覺得楚弦小。

    所謂朋友,便是談的投機,趣味相投,僅此而已。

    “楚老弟,早年的時候,我也來過京州,不過是偷偷的來,就怕被發現,老哥我雖存世數千年前,便是你們圣朝當中一些厲害的道仙都遠沒有我的歲數大,可論修為,不得不服,你們人族當真是了不得,創立仙道,光是京州之內,能弄死我的就不下十位,哎,我雖無害人之心,卻得提防,不然,也活不了這么久。”門神一開始不怎么愛說話,看上去低調淡漠,但那是不熟,熟了之后,話就多了。

    這一路上,楚弦和門神居然是聊的最多。

    對于這話,楚弦也是深以為然。

    若是道仙不強,當年也不可能創立圣朝,將諸多神明趕回神國之內。

    “此事并不怪圣朝嚴苛,老哥你也知道,神明天生便有神力,信仰越多,力量越強,而且神明當中,無序無法,無人制約,如此一來濫用神力,禍害凡人,毒害蒼生的神明就多,正因為如此,才會誕生圣朝。”楚弦說完,門神點頭:“這道理我知道,所以這些年我不怪,也沒有怨氣,哪怕是東躲西藏,我也認了,在神國,我也只是一個小神,遠不如那些大神的本領高強,便是因為如此,諸神才會得意忘形,最終引來殺身之禍。”

    楚弦這時候想到什么,便問:“神國究竟是什么樣的?”

    門神愣了愣,還是如實道:“神國之名,乃是人族給予的,實際上,神國只是一片混沌,神明在那邊互相廝殺,因為在那一片混沌當中,沒有信徒,更沒有信仰之力,神靈想要生存,只能是互相吞噬,那地方我自從出來之后,就再也沒回去過。”

    楚弦也愣住了。

    他還真不知道所謂的神國,會是如同門神口中那般。

    提到神國,白娘娘和送子婆婆都是神色各異,送子婆婆臉上帶著回憶,一臉沉思,默不作語,而白娘娘臉上的恐懼和厭惡,卻是藏不住。

    顯然神國那個地方,留給她的恐懼太多了。

    “神國之地,弱肉強食,誕生的神靈有很多,但被吞噬的更多,試想,那種環境中生存下來的神靈,又如何能以善意待人。”門神說完,也是嘆了口氣。

    “對于神靈來說,神州大陸,便是他們的樂土,在這里,他們的神力會被人尊崇,有人信奉,他們便可得到幾乎無盡的壽命,強大無比的力量,很少有神靈能在這種沖擊下保持理智,而且享受到安逸,也沒有神靈再愿意回到那個只有混沌、死亡和弱肉強食的地方。”白娘娘這時候也是說了一句,顯然是她的肺腑之言。

    楚弦點了點頭,倘若這件事是真的,那倒是有些理解這些神靈了,他們看似高高在上,但實際上卻都是來自混亂的混沌之域,為了不被斬殺,為了不再回去,所以白娘娘他們三個才會愿意幫助自己。

    而且楚弦可以肯定,圣朝的道仙是知道所謂‘神國’的秘密的,就是因為知道神國那邊的情況,才會對神靈趕盡殺絕。

    因為在神國,只要不想死,就只能不斷的殺戮,吞噬同類,最終能通過神國通道來到神州大陸的,又有哪個是善良之輩?

    楚弦想了想,開口道:“如此,只要徹底封閉神國通道便好了。”

    誰知道,聽到這話,白娘娘三人都是一副古怪的表情看著楚弦,楚弦也是被他們這表情給弄懵了,不知道他們三個是什么意思。

    “楚大人,你難道不知道,神國之門,只能通過神州大陸這邊才能打開,徹底封閉神國之門容易,但你能確保,沒有人再想方設法的重鑄打開它?”送子婆婆這時候說了一句。

    楚弦這次是真的沒聽明白。

    門神心里藏不住事兒,所以直接道:“楚老弟,從最開始,神國之門就是你們人族開啟的,后來也是一樣,神靈自己是無法開啟神國之門的,這件事你居然不知道?”

    楚弦是真的不知道。

    所以此刻楚弦的驚訝也不是裝的,的確是頭一次聽說。

    “這件事,是這樣……”還是門神幫助解惑答疑,簡單來說,人族探索修煉之道,便是通過‘神國’,甚至包括仙道的領悟,也是因為神國,神國之地乃仙道起源。

    如此一來,就解釋了為何會有神國之門,乃是自古一來的修士煉制開啟。

    “起初所謂神游出竅,便是學了神靈之體,而神國之內的混沌之氣,對修士也是極有益處,據說有些特定功法,想要提升,便必須要神念出竅,通過神國之門,進入混沌之界,以混沌之氣錘煉神念,如此方可提升修為,而踏入道仙之后,想要繼續提升,也得同樣吸收煉化混沌之氣。”

    楚弦聽明白了。

    這就像是一道門,這門,只能從這邊打開,從另外一邊是無法打開的,也就是說,仙道和神明是同一時刻出現的。

    這種事,顯然不好被人知曉,所以無論任何一種典籍,甚至道經書籍里,也不曾有記載,哪怕是楚弦,也不知道。

    但肯定是有人知道,不然,這些年極州的神明是作何解釋?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