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大仙官 > 第五百七十九章 倒霉的教主
    肥鳥老老實實帶路。

    和這肥鳥的上一任主人相比,楚弦并沒有將它當成是單純的一只鳥,甚至可以說,楚弦是將這肥鳥當成了一個‘人’。

    所以剛才除了威脅,還加以‘利誘’。

    什么吃香的喝辣的,什么找美貌如花的雌鳥給它做老婆,還別說,這兩個條件再加上之前的威脅,很快就讓肥鳥上了道。

    要知道這可是比它上一任主人要強得多,在肥鳥看來,上一任主人那就是一個傻缺,根本瞧不起自己,最重要的是沒將自己當回事,這楚弦就強多了,至少對方沒有將自己塞進袖口里,也沒有讓自己送死。

    所以帶路就帶路,若是對方不兌現好處,自己再走也不遲,當然走之前,也得黑他一把。

    這是肥鳥的想法。

    它一直覺得它自己是一只狠鳥。

    肥鳥確是認路,而且它有特長,雖然是一只鳥,嗅覺卻是極為靈敏,之前能一路追過來,也是因為它記得楚弦等人的氣味。

    神教教主的氣味,肥鳥也記得,所以它沿著氣味的方向而去,就可以找到。

    這么一來,楚弦等于是有了指南針一般,可以不慌不忙的追擊過去。

    有肥鳥帶路,楚弦的確是省了很多事,只要施展輕功跟在后面就行。而楚弦同時是看了看手中這一把從剛才刀林劍谷帶出來的銹刀。

    這刀絕對不簡單。

    看似普普通通,銹跡斑斑,甚至是極為粗狂,很不精美,卻是可以輕易抵擋住神教教主九節鞭。要知道,之前楚弦拿起了十幾把刀,都擋不住那九節鞭一擊之力,甚至楚弦都懷疑,神教教主的九節鞭,專門有破兵神通。

    那不是猜測,九節鞭擊打在地上,周圍幾丈范圍內的數以百計的兵器,全部破碎,這得要多高的內勁。可能除了神教教主的內勁之外,那九節鞭也有特殊的神威。所以說,這一把銹跡斑斑的直背長刀能抵擋住九節鞭的猛攻,必有非凡之處。

    而且仔細看,這刀雖然破破爛爛,但刀鋒卻是意外的鋒利,遠超楚弦之前用過的任何一把寶刀。

    毫無疑問,自己撿到寶貝了。

    這一把刀若是放到外面,也必然是萬金難求的神兵利器,有了這么一把刀,楚弦的實力自然是如虎添翼。當然,楚弦能得到這一把刀,還得多虧那神教教主,若不是對方一棍下去,將地面破碎,砸開一個大口子,自己也不會發現深埋在下面的寶刀。

    冥冥中,仿佛有一個無形的手,在幫助自己找到適合的兵器。

    現在手持寶刀,楚弦又有武圣的修為,真氣更是千年寒冰氣加血蓮至陽氣的調和真氣,神教教主楚弦已經是可以穩壓對方一籌。

    一路追擊,肥鳥是七拐八繞,若不是楚弦相信這肥鳥有其特殊之處,甚至都有些懷疑對方是不是在故意戲耍自己。

    再看肥鳥,一臉認真,仿佛獵犬在追蹤目標。

    終于,在繼續追擊了一會兒,肥鳥似乎是察覺到了什么,落在楚弦肩膀上,沖著前面伸出翅膀,一臉認真看著楚弦。

    仿佛在說,就在前面。

    “真的假的?”楚弦懷疑,往前走了片刻,然后一看,居然真的看到神教教主坐在那邊休息。

    估摸這神教教主也是跑雷了,此刻正在盤膝運功。

    “真追上了!”楚弦驚的是無以復加,肥年一臉理所當然,一臉的得意無比,仿佛是在邀功。

    “真有你的,你放心,不會虧待你的。”楚弦大喜,先是夸獎了一番肥鳥,然后直接持刀殺過去。

    對于神教教主,楚弦是必須要弄死對方的。

    神教教主感受到殺氣,急忙睜開眼,看到楚弦殺來,臉色狂變。

    這是大大的出乎他的預料之外,他沒想的是,對方是怎么找到他的,這里是迷宮,道路之復雜,就算是在這里游蕩十幾年,都未必能將這里的情況摸清楚,自己一路奔逃,走了四五十個岔口,對方怎么可能找到自己?

    莫非是巧合?

    不管怎么樣,神教教主都不會坐以待斃,而且他看到是楚弦,反倒是驚喜不已,之前因為尸劍客突然殺來,他不得不逃走,如今看到楚弦自投羅網,他自然是喜不勝收。

    當下是冷笑:“賊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找死!”

    說完取出九節鞭掃過去。

    他之前對敵尸劍客是受了傷,之前都在療傷,如今傷勢好了個七七八八,自問要殺楚弦是易如反掌。

    但這一次剛交手,神教教主就是倒吸一口氣。

    頭一招,他居然是處于了下風。

    “怎么可能?”教主驚駭無比,要知道就在不久之前,他還追的對方到處亂跑,對方那叫一個狼狽,怎么短短時間里,對方居然能壓過自己。

    自己可是武圣啊。

    “難道說!”教主想到一種可能,然后脫口而出:“你修成武圣了?”

    “托你的福!”楚弦承認,嘴上說好,手上的招數更加威猛,不到二十招,就將神教教主逼的險象環生,甚至有一刀,差點斬中他。

    教主心中驚恐又悲憤,他發現,自己居然不是對手。

    “神門鎖云鞭!”教主施展絕技,下一刻,九節鞭化作千道鞭銀,如同烏云壓頂一般壓了過去。

    這是教主的最強一招,一般不會輕易施展,但只要施展,基本上就算是遇到同級的武圣,都可以重創對方。

    “死!”

    教主瞪著眼睛,披頭散發,此刻的他,仿佛地獄的惡鬼一般。

    楚弦看著那仿佛烏云壓頂一般的鞭影,也是眼瞳一縮,知道這是對方最強的一招,換做是之前的自己那是絕對抵擋不住。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屠魔九式,斬天燈!”

    對方鞭影重疊,楚弦卻是只用一刀破解,但楚弦這一道,蘊含著刀法的無上理解,此刻形成刀域,以下向上,仿佛一道明月升起,眨眼之間便將那烏云一般的鞭影斬滅大半,隨后刀光直沖神教教主而去。

    后者嚇的驚呼一聲,急忙用手中的九節鞭格擋,結果一股巨大的力量將教主撞飛出去,不光如此,他手中的九節鞭也是彈飛出去,落在遠處。

    神教教主面容驚恐從地上挑起,他不顧虎口流血的雙手,起身之后立刻就逃。

    他沒想到,自己居然有朝一日,會被這么一個賊小子擊敗,而且是如此的徹底,對方那一刀,已經超越武圣境界,那一刀,若非是他拼死抵抗,怕是已經人頭落地了。

    所以神教教主怕了。

    他既懼怕對方的刀法,也懼怕對方的修為,所以居然是不顧兵器,落荒而逃。

    楚弦哪里能讓對方逃走,立刻是追趕,但那神教教主也是狡猾無比,甩手丟出一枚暗器,落地之后,頓時是爆開一團雷霧。

    楚弦急忙止步后退。

    這雷霧可不一般,貿然踏入,必受雷電侵襲,雖說楚弦肉身強橫,但也要小心一些。

    趁著這時間,楚弦將對方掉落的九節鞭撿起,這九節鞭入手,楚弦就知道是好東西,上面自帶一種力量,果然是有損壞別人兵器的神通手段。

    “撿了寶了!”楚弦暗笑,神教教主逃的沒了蹤影,但楚弦不怕。

    有肥鳥在,對方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倒也不急著立刻追擊。

    剛才,肥鳥就盤旋在旁邊看著,自然也是發現楚弦的武道強橫,簡直就是壓著對方在打,所以肥鳥也是挺得意,暗想著跟著這個人倒也不錯,這人的本事,比之前自己那個廢物主人要強了百倍。

    所以肥鳥此刻殷勤的落下,吱吱亂叫,仿佛是在夸獎楚弦武道高強。

    楚弦一笑:“繼續追擊。”

    肥鳥立刻是飛起,追蹤而去,楚弦緊隨其后。

    很快就看到前面神教教主的蹤影,對方也在時刻關注身后,看到楚弦居然真的追過來,嚇的低頭狂奔,再也不敢和楚弦有正面對抗。

    畢竟剛才他手持兵器,尚且不敵楚弦,如今兵器丟失,身上又有傷,如何是人家的對手。

    現在神教教主只想哭,自己究竟是造了什么孽,事情本來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為什么最后,落荒而逃如喪家之犬的是自己?

    這當真是應了那句話,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之前他追的楚弦亂跑,現在反過來了。

    一路追擊,楚弦是絲毫沒有給神教教主喘息的機會,不過說起來,這神教教主倒也有兩把刷子,這一路追趕下,居然是愣是沒有被楚弦追到。

    可見,這神教教主的輕功身法也是達到了一定的境界。

    終于,楚弦感覺周圍的環境似曾相識,再追擊,發現那神教教主已經是帶著自己回到了之前金門神教教眾聚集的地方。

    此刻,這里依舊是有不少神教的教眾,那金色的門戶還在,估摸他們是一直在等教主回來。

    至于原本騙來的祭品,跑了不少,估摸之前也生過亂子,地上更是有不少尸體。

    此刻見到教主回來,眾多教眾急忙迎上去,還沒說話,神教教主就面帶恐懼的喊道:“給我攔住外面那個人,攔住他。”

    聲音嘶吼,都喊劈叉了。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