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大仙官 > 第五百三十四章 原來是被坑了
    這需要一段時間,而且催動時,有沖天靈光,估摸若不是楚弦,而是其他人拿到,催動之后,不等離開,就會有其他人聞訊趕來搶奪。

    但現在,誰敢搶?

    常威是低著頭,裝作自己不存在,而那邊捂著小腿的葉達也是低聲哀嚎,生怕大聲一點就被發現一樣。

    靈光顯現了足足百息時間,楚弦面前才冒出一道門戶,隨后楚弦是邁步而出,離開這小乾坤界。

    外門那位監考的先生見到楚弦這么快就出來也并不奇怪,他這時候朝著門戶之內看了看,然后看到白紗女子,常威還有葉達陸續出來,常威和葉達那臉色難看,也沒之前那種傲氣了,現在很接地氣很踏實,然后都是恭恭敬敬行禮,告辭離開。

    葉達瘸著一條腿,居然也是走的飛快,就仿佛這里有什么洪水猛獸一般。

    楚弦晉級天階。

    這個消息,直接引爆東林學院,東林的那些天階學生一個個都是保持沉默,而低階學生卻是激動無比,將這消息口口相傳。

    反倒是楚弦,對他自己晉級天階沒有任何感覺。

    對他來說,這簡直就是從幼兒低階學堂升到高級學堂一樣,沒有任何價值,他的目標只有一個,用最快的時間,晉級內院。

    天階大考,沒有越級一說,只能是十日一考,這么算下來,要晉升到內院,至少都得三個月。

    楚弦等不及。

    所以打算走捷徑。

    監考的這個先生宣布結果之后準備要走,楚弦直接攔下對方,后者一愣“我還要回去復命,有什么事,下次再說。”

    他可能是猜出了什么,不想惹麻煩,想要盡快脫身,但楚弦伸手就扣住了對方的手腕,搖頭道“先生留步,楚弦是真的有事相求。”

    這位先生臉色一變,帶著怒容,想要掙脫,但用了半天勁,發現居然掙脫不了。楚弦的手腕,比鋼鐵還硬,而且力大無窮,他一下子明白了。

    干了,自己居然不如這個楚弦。

    意識到這一點,這位先生臉色不好看,心中暗道我還就不信了。我堂堂書院先生,若是弄不過你一個學生,我臉面往哪兒擱?

    當下是用了全力,更是動用了術法來借力,他能成為書院先生,哪怕只是對低級的先生,也是要遠比大部分學生都要厲害的,但此刻,無論大用勇猛力士神咒,還是移山神力咒,都沒用,楚弦的手依舊是牢牢的扣著他的手腕。

    這一下他沒招兒了,掙不脫,還不能翻臉,他臉上的色彩那是相當好看,最后只能是干咳一聲“有什么話,咱們換個地方說。”

    楚弦一幅你早這么上道就好的表情,松開了對方,這位先生只感覺手腕生疼,但也沒法子,他心里那叫一個后悔,早知道今天會是這么一個結果,打死他他都不來監考的。

    可現在這狗皮膏藥已經粘上了,甩都甩不掉,拿先生的威嚴壓對方?拜托,這位可不是普通學生,人家是圣朝正五品,一州刺史,而且就沖著剛才自己弄不過對方,真鬧大了,丟臉的是自己。

    到了一處無人之地,這位先生四下一看,發現沒人,急忙是苦著一張臉道“我說楚弦楚大人,你不會是想找人舉薦你吧?這個事兒你找別人,我是真無能為力。”

    楚弦一愣,對方居然是猜出了自己的心思。

    楚弦暗道能在天元書院做先生的,果然不是一般人,但平日里,外院的學生很少能見到書院的正式先生,一般都是天階學生負責給地階學生代課,所以楚弦好不容易逮到一個,怎么可能放過他。

    “還不知道先生怎么稱呼?”楚弦問了一句。

    對方知道自己是誰,說明有人與他說過,楚弦也的問清楚是怎么回事。

    這一問,知道這位先生叫紀語聲,早年也是天元書院的學生,后來通過書院諸多考試,成了先生。

    當然,他只負責外院的教學,內院,他是沒資格教的,能教內院的,都是道仙一級。

    至于他為何知道楚弦的身份,是因為歐陽先生專門與他說過,讓他在外院多多注意自己。

    楚弦現在知道了,那歐陽先生,便是自己當日見到的邋遢老頭,而且對方的身份居然是天元書院副院長。

    能成為天元書院的副院長,那本事肯定是小不了。按照紀語聲的說法,既然是歐陽先生安排楚弦在外院,十有是因為楚弦得罪了他,若真的是這樣,自己給楚弦舉薦作保,那豈不是也要得罪這位有仇必報的副院長?

    “所以這件事你別找我,我是真沒法子給你舉薦。”紀語聲這時候連連擺手,只求楚弦能放過他。

    楚弦這時候連連搖頭“紀先生你想多了,我怎么會得罪歐陽院長呢?你知道我是圣朝官員,而且還很得蕭禹中書的器重,聽說蕭禹中書還是歐陽院長的師弟,有這一層關系,我怎么可能得罪歐陽院長?”

    紀語聲聽到這話,眼睛瞪的極大,卻是嘴唇開始哆嗦“你……你是蕭禹先生推舉來的?”

    “可不是,蕭禹中書還專門為此寫了一封親筆信,讓我轉交給歐陽先生……咦,你這是什么表情?”楚弦看到紀語聲臉色已經是煞白,也是感覺到不對。

    紀語聲二話不說,想要趁楚弦不注意溜走,但楚弦早有提防,立刻是施展手段阻攔,紀語聲這一下是真沒法子了,楚弦本事不差,至少在術法上與他已經是半斤八兩,甚至還要比他稍微厲害那么一點,跑是不跑不掉,但要說舉薦楚弦,他還真的是不敢。

    最后被問的沒法子了,索性是開口道“楚大人啊,你還說你沒有得罪歐陽院長,告訴你,以往圣朝派來的官員進修,蕭禹先生都不會附上親筆信,因為早年蕭禹先生也在天元書院待過,而且還待了很久,雖說和歐陽先生是師兄弟,但他們兩位,那是誰都不服誰,經常一言不合就斗法廝殺,你說你帶著蕭禹先生的親筆信去找歐陽先生,那不是找死么?”

    楚弦目瞪口呆。

    等他反應過來,心里已經是毫不猶豫的暗罵,蕭禹中書太不是個東西了。

    京洲之地,中書府,蕭禹正在批閱公文,這時候他有所感覺,掐指一算,喃喃自語“算算時間,楚弦被我安排去天元書院也有一段時間了,不知道在歐陽師兄的打壓下,他能不能像往常一樣崛起,我還真是挺期待的,楚弦啊,你一路升官,沒遇到過什么波折,這一次去天元書院,便算是打磨打磨你的銳氣,我也為了你好。”

    說完,講這件事丟在腦后,繼續批閱公文。

    楚弦知道自己被坑了,這世上并非只有好兄弟,也有關系不太好的師兄弟,自己之前的所有猜測在這一刻全部土崩瓦解,顯然,如果沒有那一封親筆信,自己現在早就在內院叱咤風云,哪里會像是現在,跑到外院浪費時間。

    現在怎么辦?

    楚弦想了想,還是覺得快一點踏入內院還是好的,畢竟自己要真正提升修為,就只能進入內院,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不過想想就算是進入內院,估摸也得受到歐陽院長的重點‘關注’,楚弦也是覺得今后在天元書院的日子會相當‘充實’。

    但總不能就這么退縮,終究是要往前走的,楚弦覺得自己還是能應付的來。

    紀語聲還想趁機溜走,但是再一次被楚弦給攔了下來,楚弦還是需要對方的舉薦,這是直接晉升內院的關鍵,最后紀語聲是被磨的實在沒法子,又想到楚弦就算是有了自己的舉薦,也只是第一步,想要直接晉升內院,還得獲得一定的成就,獲得書院超過半數先生的認可才行。

    主要為創新、補全某種術法和武功。

    這種事情要做到并不容易,先說創新,天下術法武功,有傳承下來的,也有最近被創造出來的,有的會在傳承的過程里不斷的被改進,但無論是創造還是改進,都不是容易的事情,所以說,想要滿足書院規則當中可以直接從外院跳入內院的那一條,除了書院先生的舉薦之外,最重要的就是這個條件。

    如果沒有滿足這一條,說什么也是白搭。

    反正紀語聲溜不掉,所以索性是點頭答應為楚弦舉薦。

    寫了舉薦信,簽上名字,烙上法印,齊活兒了。

    “紀先生,您可以走了。”楚弦很是恭敬,紀語聲一聽,二話不說,轉身就逃,反正他是打定主意了,以后絕對不再和這個楚弦接觸,這小子簡直就是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惡魔。

    得了舉薦信,楚弦心里也踏實了。

    接下來要做的,就要獲取到足夠的成就,書院是十分鼓勵學子鉆研的,甚至還設立了創新術法武功和改良術法武功的‘獎項’。

    只不過在外院,能獲取這種榮譽的那是鳳毛麟角,在外院,還是直接修煉提升修為是主流。

    當然也不是沒有,外院當中,也是有一些學生是專門鉆研術法的。

    。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