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大仙官 > 第五百二十二章 臨戰突破
    楚弦嚇了一跳,暗道這人怎么這么不經打,一下就打飛出去了?對方不知道躲,還不知道擋嗎?

    周子雄被打了一拳,眼圈黑了,但他畢竟是內院天階七品級別的學生,倒也不至于被這一拳打壞,此刻他也快速的思考現狀,想對策。

    周子雄是一個狠人,不然也不敢在書院里做這種茍且之事,他幾乎是立刻就琢磨清楚了。

    看對方的樣子,并不是執法部的學生,只要不是執法部的,那就不怕,周子雄想來,對方估摸就是一個路過的學生,現在要么動手滅殺,或者是控制對方,讓對方不要亂說話,要么自己立刻走,就算是趙怡告發,自己也可以事先反咬一口。

    當然,就這么讓煮熟的鴨子飛了,周子雄也是心有不甘,所以他選擇了第一個,那就是動手。

    周子雄對他自己的修為也是很有自信的,天元書院,匯聚天下諸多功法,很多都是上乘的修煉法門,內院里,最出名的有十大術修法門,周子雄修煉的就是其中之一‘火云洞昆法’,這法門可以一直從出竅境界,修煉到法身境界,如今這門功法,周子雄可以說是修煉到登峰造極的地步,對敵,更是不在話下。

    當下周子雄直接放出法身,便見從周子雄背后涌出一道巨大的人影,這人影渾身火焰,仿佛八尺高的火人,灼燒一切。

    火焰法身出現之后,洞府之內溫度就上來了,又因為有法身加持,周子雄此刻氣勢爆棚,雖說他的法身還只是一個小小的雛形,不過八尺高,而且形態并不凝實,但不管怎么說,都是一具法身,實力之強,足以碾壓法身境界之下的修士和武者。

    楚弦也是感覺到灼熱的氣息撲面而來,再看周子雄的法身,當下是激動無比。

    “法身境,而且,應該已經踏入法身五境的第二個階段,不然,這法身不可能只有八尺高,不過也不錯了,正適合現在的我來練手。”楚弦按下激動之情,卻是隨手一抓,洞府之內擺放的一個香爐,立刻是被楚弦熔煉,變成了一把飛旋的銅劍。

    這銅劍飛旋在楚弦四周,靈巧飄逸,雖說氣勢上遠不如放出火云法身的周子雄,但卻是自有氣勢。

    周子雄一看,露出一臉不以為然之色,暗道對方連法身都放不出,說明只是神關境界的修士,若是神關境界,那再厲害也絕對不是自己的對手。

    當下周子雄的殺意涌現,他覺得,他絕對可以殺人滅口了。

    下一刻,周子雄也不廢話,直接施展術法,身上的火云法身立刻抬手一打,一道火球呼嘯而出。

    那火球得有臉盆大小,旋轉而來,帶著熾熱無比的烈焰,若是被打中,頃刻之間就得被燒成焦炭。

    楚弦見狀,直接掐個法訣,盤旋的銅劍立刻是迎上去,快速斬擊數十下,半空就將那火球斬碎。

    “哼,就知道你會如此,還不給我死。”周子雄見狀,得意的大笑,他早就算好了對方會用這法子來破解他的火球,所以是還有后招,破碎的火球碎片同樣是飛向對方,哪怕是被這些火球碎片沾到身上,也是性命不保。

    楚弦倒也不慌,下一個法訣放出,銅劍閃電一般飛回來,居然是仿佛一團銅水一樣,瞬間變化形態,從劍,變成了一面大銅傘,將頭腳全身都護在后面。

    火球碎片飛來,全部被銅傘抵擋,沒有傷到后面楚弦分毫。

    “這是什么術法?”周子雄詫異,御劍術他見多了,但他還是頭一次見到可以將飛劍隨意變化形態的術法。

    不過就算是對方的術法再精妙,境界不同,依舊不是自己的對手。

    周子雄懶得多說,再次施展殺招,基本都是和火有關系,火劍,火鞭,火雨,呼嘯而出,楚弦那邊則是憑著一把銅劍化形,見招拆招,倒也是從容不迫,片刻時間,兩人已經是斗了十幾招。

    可以說是招招驚險,很是精彩絕倫。

    楚弦也是好久沒有如此認真的斗法,此刻也是被調動了戰意,尤其是他發現,自己的瓶頸,似乎有突破的跡象,更是高興,覺得自己選擇的這個法子實在是太適合了,而且自己運氣很好,居然是遇到了這么一個旗鼓相當的對手,所以今日,就斗法斗個痛快吧。

    “來吧!”

    楚弦戰意正濃,另外一只手隨便一點,掛在墻上的一個生鐵打造的火盆立刻是如同冰融化一般,匯聚,飛起,然后變成了另外一把鐵劍。

    此刻,楚弦操控一把鐵劍,一把銅劍,迎戰周子雄的火云法身,而且看樣子,居然是并不落下風。

    不得不說,陽神鍛金訣那是相當神妙,變化莫測,本來是火克金,可楚弦這金是能隨心意變化,所以反倒是將弱點彌補,至少對陣周子雄,反倒是將周子雄克制的死死的。

    外面斗法打的是熱鬧非凡,石門之內的趙怡卻是聽的心驚肉跳。

    剛才,周子雄幾乎要破開石門的瞬間,她是一陣絕望,她知道,石門一開,自己必然會被周子雄肆意玩弄,到時候比死恐怖。

    就在這緊要關頭,居然有人沖進來和周子雄斗法。

    “莫非是有人來救我?”趙怡心中激動,不過此刻她藥效發作,已經是渾身大汗淋漓,動彈不得,只能用耳朵聽外面的斗法聲音,心里期盼,周子雄千萬不要贏。

    顯然,她的祈禱起作用了。

    周子雄此刻已經是斗了不下百招,可以說是各種術法都用了個遍,但依舊奈何不得對方,對方簡直和狗皮膏藥一樣,粘上了,就甩不掉。

    實際上就在剛才斗到五十招的時候,周子雄就看出來對方是一個難纏的角色,用的術法太過古怪,最麻煩的是極為巧妙,從不與你硬碰硬,總是以巧勁來化解自己的火焰術法,所以周子雄看出來了,對方哪怕修為不如自己,但實戰能力也已經是旗鼓相當,短時間內,自己奈何不得,所以他心生退意。

    可現在他就是想走都走不了,楚弦不答應啊,現在的楚弦已經是陷入到一個極為玄妙的境界,他操控金屬,隨意化形,時而是重錘砸去,時而用鐵盾防身,時而劍氣繚繞,時而鐵壁阻火。

    在這種玄妙境界當中,楚弦發現自己對陽神鍛金訣的領悟提升了一個臺階,他的瓶頸,馬上就要突破了。

    只差了一點。

    就一點點。

    便在這時,周子雄想逃,楚弦當然不干,對方只不過剛轉身逃了十幾米,就被楚弦瞬間追上,然后是猛烈的攻擊席卷而去。

    “別跑,繼續打!”金色臉譜面具下,楚弦故意壓低的聲音帶著一絲冰冷的意味,當中,還可以聽到些許興奮。

    聽到這聲音,周子雄沒來由打了一個哆嗦,感覺自己遇到的,可能是一個變態。

    沒法子,周子雄也是被打出了火氣,當下殺氣更濃,此刻是全力出手,這個洞府的巖壁,都已經被火焰灼燒的黑不溜秋,有的,更是仿佛琉璃瓦一般堅硬光華,至于其他的東西,能燒的,都已經是燒了,燒不了的,要么是被利劍斬斷,要么是被鐵錘砸碎。

    周子雄拼盡全力,終于是有要壓過對方的跡象,這讓周子雄很是興奮,立刻是讓火云法身凝聚一個巨大的火拳,狠狠砸向對方。

    這一招,是他十二成的功力,也是他能維持法身時施展的最后一個強力術法,畢竟維持法身,那也是需要消耗法力的,他自從踏入法身境后,還從沒有遇到這種對手。

    “死吧!”

    巨大的火焰之拳足足有磨盤那么大,熾熱無比,烈焰熊熊,周子雄相信,這一招,便是內院天階七品級別當中那幾個頂尖學生也擋不住,這也是周子雄最強的一招,只要碰到,便是金鐵,也能立刻化作鐵水。

    所以周子雄認為,自己贏定了。

    “無論你是誰,今天都必死無疑,怪只怪,你惹錯了人,你招惹誰不好,居然來招惹我。”周子雄這時候獰聲說道。

    對面的楚弦此刻已經是在突破瓶頸的邊緣,正發愁呢,前面來了一個巨大如磨盤一般的火拳,簡直是霸道無比,若是轟到身上,自己就算是肉身再強,也是必死無疑。

    “崔煥之大人施展陽神鍛金訣,講究主攻,殺氣騰騰,銳氣難擋,這是他的道,我不能學,因為適合他的,并非適合我,我要走我自己的道,那么同樣的功法,我要走的是巧字。”楚弦這時候有所頓悟。

    之前他遇到瓶頸,就是因為在走崔煥之的老路,這不是楚弦的道,所以當然不好走,當然是會遇到艱難險阻。

    此刻,經過這一場斗法,楚弦明白了,他之前為什么會遇到瓶頸,就是因為這一條別人的路他走不通。

    “所以我得走自己的路啊,陽神鍛金訣是一個厲害的功法,崔煥之大人求的是銳氣,而我,就追求靈巧奧妙吧。”楚弦在這巨大火球迎面而來的一刻,突破的他的瓶頸,終于是讓修為在這一刻,踏入到法身境第二階段,封丹。

    。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