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大仙官 > 第五百零四章 靈天道人
    相對于吳承祥,那邊靈絕道人和另外一個老道士更加的坐不住,尤其是靈絕道人,不斷的在來回渡步,像是熱鍋上的螞蟻。

    “這楚弦,是故意讓咱們干等的啊。”靈絕道人說了一句,臉上帶著殺氣。

    相對于他,旁邊那個老道士就要相對安靜一些。

    這老道,是靈絕道人的師兄,也是藥王觀中的頭號人物,靈天道人。這靈天道人絕對是一個人物,不光是修為高深,醫道的造詣也是近乎道仙,平日里沒有事情,絕對不會拋頭露面,但是這一次,關乎藥王觀的根基,他不得不出面。

    “靈絕,你要沉得住氣,這一次咱們是在求和,更是有求于人,所以多等一會兒也沒什么。”靈天道人教訓了一句,那邊靈絕道人點頭,然后坐下,不過依舊是一臉毛急。

    那邊吳承祥就相對要淡定一些了。

    如今陷入水深火熱的是藥王觀,不是他的德瑞祥,所以吳承祥當然要輕松一些,但同樣,他知道如果藥王觀這一次撐不過去,那么六盟的情況就麻煩了。

    尤其是他的德瑞祥,會不會接下來被楚弦針對?

    他現在有些后悔了。

    商不能與官斗,哪怕是勢力再大,也不能輕易亂來,但就是因為過去的這些年里,六盟做什么事都太順了,甚至一些敵對的官員,他們也能想方設法的拉下馬來,這更是助長了他們的傲氣。

    可這一次,對上楚弦,過去的那些招數就有些不好使了。

    可以這么說,此番已經是第二次栽在楚弦手里,而且誰能想到,楚弦做事居然如此的果斷狠辣,不光是直接抓走許陽青,更是敢下令查封所有藥王觀藥鋪。

    這楚弦就不怕事情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這一次,失算了,誰能想到,官府居然能這么快就弄出解藥出來……”靈絕道人剛說一句,那邊靈天道人就是面色一變,怒斥道‘收聲,這種事也是能在這里講的嗎?’

    靈絕道人也是嚇了一跳,四下看看,不敢再吭聲。

    靈天道人這時候朝著吳承祥道“吳老板,一會兒見到刺史大人,該讓利的,要讓利,無論怎樣,也要達成兩個目的,一個是讓官府放了許陽青,二是不再查封我們的藥鋪,哪怕為此付出百萬兩金銀,也是值得的。”

    吳承祥干笑,想說這種事,我也沒轍啊,但想到靈天道人的脾氣,這話他沒說。

    “相信靈天道長親自前來,這位刺史大人應該會給一些薄面的。”吳承祥說了一句不疼不癢的話。

    一直快等到天黑,楚弦才現身。

    要說楚弦,就算是面對敵人,也能談笑風生,這份風度和心境,已經不亞于一些老狐貍。

    “諸位,本官這幾日公務繁忙,倒是讓你們久等了。”

    見面,楚弦便笑道,誰都看得出,楚弦是故意晾著他們,但這時候無論是靈絕還是靈天,都不敢發火。

    “見過刺史大人。”

    這一次,三人一起行禮,很有禮數。

    楚弦一看,沒傲氣了,那不用問,就是如自己所想,是來求饒的。

    吳承祥也算是‘熟人’,所以就開始互相介紹,楚弦聽到面前這個面容普通,而且還帶著一種厲色的老道士就是藥王觀的頭號人物,也是神色一正“原來是藥王觀首座,失敬失敬。”

    “刺史大人,不敢當,貧道此番拜訪刺史大人,實際上是有事相商。”靈天道人已經是忍不住道“之前咱們和刺史大人,有一些小誤會,貧道這一次來,就是為了化解這個小誤會,畢竟冤家宜解不宜結啊。”

    楚弦一笑“道長,本官與吳老板也算是熟人,本官為人如何,吳老板是清楚的,哦對了,你這位師弟也知道,一般情況下,本官是不會下死手的,只不過機會給過你們,你們沒要,這怪不得本官啊。”

    靈絕道人臉色難看,但他沒說話,吳承祥也是一臉尷尬,他干笑一聲道“刺史大人說笑了,咱們做買賣的,求的就是一個和氣生財,這一次,還真的是要請刺史大人高抬貴手。”

    楚弦就問“你們打算讓本官怎么個高抬貴手法?”

    吳承祥看了一眼靈天道人,直接道“刺史大人,許陽青是我們的朋友,他之前得罪了刺史大人,關他幾天,讓他好好反省反省是沒錯的,現在,他也知道錯了,若是可以,能不能將他放了,當然,不會讓刺史大人白忙,該交的保銀那是一分都不會少,另外,藥王觀上上下下好幾萬張嘴,都在等著吃飯,刺史大人,你看封店這件事上,能不能通融一下……”

    楚弦這時候面帶肅容,一拍桌子道“吳承祥,什么叫得罪了本官,才抓那許陽青的,是他八年前的案子沒處理利索,所以才將他抓起來,至少要關夠兩個月,兩個月后,你不說,本官都會釋放他,畢竟,許陽青也沒犯別的事,是不是?至于另外一件事,那是正常的查稅單,等到查清楚的時候,自然會讓藥鋪開張。”

    吳承祥聽到這話,又回頭看了一眼靈天道人,還想說話,那邊靈天道人已經是開口道“楚大人,咱們明人不說暗話,你要怎樣才打算罷手,畫個道兒出來吧,若是要銀子,哪怕是你要金銀百萬,老道我也愿意答應,就當是交個朋友。”

    楚弦直接搖頭“你們這些朋友,本官還不屑去交。”

    “你!”靈天道人氣的臉皮一抽,好不容易壓住怒火“楚大人,你當真是要撕破臉?這對你有什么好處?只要你點頭,從今往后,每年我們藥王觀,都會給涼州州府額外上繳五十萬兩銀子,而且只要楚大人你吩咐,我們藥王觀,必然聽從號令。”

    顯然,這已經是靈天道士最大的讓步。

    只可惜,楚弦知道這兩個道士沒一個好東西,所以無論對方提出任何條件,他都不會答應。

    楚弦盯著靈天道人,問道“金銀什么的,就算了,既然你們藥王觀聽本官號令,那本官問你們一事,若是你們據實回答,事情還有商量,如果不說,那就別怪本官不講情面了。”

    “刺史大人請問。”靈天一聽有轉機,也是大喜過望,他可是聽說了,這楚弦已經召集了不少外州的大商會,準備吞并目前涼州的藥行市場,如果真到了那一天,藥王觀就再無翻身的機會,所以今天只要是有機會,他就一定得把握住。

    “我就問你們,前段日子肆虐涼州的怪病,是不是你們鼓搗出來的?事先說明,這件事,本官已經認定是你們做的,你們承認就有的談,不承認,那就沒法子了”

    楚弦這話,直接讓靈天和靈絕臉色狂變。

    他們不傻,這種事如何承認?

    一旦承認,那就是死罪,等于是將腦袋伸過去讓楚弦去砍,打死他們,他們都不會承認。

    所以楚弦提出這條件,他們根本不可能答應。

    靈天道人明白了,這件事已經是沒有回旋的余地了。

    “好,好啊,楚大人果然名不虛傳,只是有句話,希望楚大人記得。”靈天道人此刻一臉陰冷“若是把人逼急了,那人可是什么事情都可能做得出來。”

    看得出,靈天道人就是那個被逼急的人,畢竟之前好日子過慣了,手里有一百多間鋪子,一天就可以流水百萬兩,那日子過的,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如今被楚弦掐住咽喉,封了鋪子,那以后就沒了進項,雖說靈天道人他們已經賺夠了,不缺錢,但這一口氣是咽不下去的。

    所以他急了。

    楚弦雙手一背,冷聲道“你是在威脅本官?”

    靈天道人陰冷一笑,急忙搖頭“沒有,貧道怎敢威脅圣朝命官,楚大人你誤會了,只不過貧道我聽說楚大人術法精湛,今日得見,就免不了技癢,想要與楚大人切磋一番,就是不知道楚大人你敢不敢?當然,若是楚大人不敢也無妨,也可以點評一下貧道的修為究竟如何,楚大人,先看看貧道的法身吧。”

    這時候,靈天道人顯露出修為。

    此刻他法身境巔峰的氣息蕩漾而出,那虛空之上,似乎都涌現出一尊法身異像,帶著威壓之力。

    這一瞬間,楚弦也是壓力暴增。

    除此之外,可以看到靈天道人頭頂之上,浮現出一個巨大人影,這人影,身著道衣,身高十丈,居然是單目獨臂,面目猙獰,唯一的手里,抓著一團腐綠色的東西,哪怕是相隔很遠,都可以聞到一股腐臭之氣,此刻不斷蔓延。

    剎那之間,屋子里木腐水臭,幾盆花也是瞬間枯萎,哪怕是石板地面,也是出現了裂痕。

    這靈天道人,不會是打算直接動手對付楚弦吧?

    旁邊吳承祥也是嚇了一跳,他很快就反應過來,不對,靈天道人不傻,他絕對不可能再這種地方動手,這應該是一種威脅。

    只是這膽子也太大了,這楚弦怎么說都是刺史,哪怕是威脅,那風險也是極大,萬一楚弦直接說你襲擊圣朝官員怎么辦,難道真的動手,就算動了手,那如何脫身?就算是脫身了,那圣朝也不可能善罷甘休,必然會一直追捕,到時候,六盟別說做生意,到時怕是連立身之地都沒了。

    所以吳承祥很害怕。

    。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