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大仙官 > 第四百八十章 爭奪贓銀
    李季一聽嚇了一跳:“大人,這,這不好吧,萬一……”

    “沒什么萬一,就算有,也是我這個刺史扛著,你怕什么,趕緊去。”楚弦眉頭一皺,李季不敢不聽,只能是去辦。

    出了門,李季愁眉立消,已經是眉開眼笑:“我便知道刺史大人會這么來,好啊,超過八十萬兩贓銀,這一下入了州府的賬,我這個長史的日子以后也要好過了。”

    屋子里,楚弦喃喃自語:“這么大個人了,怎么還喜歡完這種小聰明,不是看在你老實聽話,盡忠職守,我就想法子換人了。”

    楚弦這時候喝了口茶,然后整了整衣裝,邁步而出。

    戶部的官員就住在州府官邸之內,楚弦趕過去的時候,幾個戶部官員帶著戶部隨行的兵卒,正準備去盤點查抄的犯官家產。

    楚弦見狀,急忙上前攔住。

    “伊大人,好久不見啊。”楚弦笑著上前打招呼。

    這次來的是戶部一位事中郎,叫做伊行風,楚弦在京州待過那一段時間里,參加過朝會,自然是與這位官員見過面,雖說不熟,但平日里碰到了,也會打個招呼。

    那伊行風見到是楚弦,雖然有些詫異,但還是上前打招呼。

    兩人都是正五品,一個是戶部官員,一個是封疆大吏,各有權勢,所以誰也不比誰低,而且當初在京州的時候,楚弦名聲很大,顯然是遠超這伊行風的,所以伊行風那對楚弦也是頗為熟悉。

    “楚大人,不愧是青年才俊,探案高手,初來涼州,就查辦了貪腐大案,讓人佩服啊。”伊行風笑著說道。

    楚弦自然聽得出來,對方話里是有一些譏諷和不屑的。

    這也正常,對于這些在官場打拼超過三十年以上的官員,見到自己這個只不過用了九年就和他們平起平坐的人,自然是有些不舒服,甚至是嫉妒。

    這乃是人之常情,不能指望所有人都心胸寬廣。

    所以楚弦裝作沒聽出來,而是笑道:“此番伊大人來,我這做刺史的,居然沒有親自來招待,所以今天專程前來請罪啊。”

    顯然,楚弦姿態放的很低,他怎么說都是封疆大吏,一州刺史,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說這番話,已經是相當給伊行風面子了,后者一愣,臉上也是露出笑容。

    的確,京州前來協助查辦貪腐之案的官員,楚弦根本沒見幾個,這么說也是合情合理。

    “楚大人客氣了,你是一州主官,整日忙于公務,這也是人之常情,不礙事的。”伊行風笑道。

    楚弦急忙搖頭:“哪里能怠慢伊大人,這樣吧,幾位也是初來沙城,今日我楚弦做東,好好宴請幾位,伊大人一定要賞臉啊。”

    刺史請客,按理來說是一定要去的,可伊行風這時候搖了搖頭:“楚大人,實不相瞞,我們還有要事,不如這樣,我看現在天色尚早,不如推遲兩個時辰,到時候傍晚時分,我等一定赴宴。”

    說完,就要招呼手下離開。

    楚弦哪里能讓他們如愿,他這次來,就是為了拖住伊行風這些戶部官員,好讓李季去查收那些贓銀家產,所以肯定是不能讓伊行風現在離開。

    “伊大人,這幾位也是忙碌,吃一頓飯,又不會耽擱多少時間,來來來,伊大人可是不能推辭了,不然他日回到京州,我可是沒臉去戶部了。”楚弦說著,伸手拉住伊行風,就要強拉硬拽。

    伊行風想拒絕,一時之間也不好說什么,也是楚弦太過熱情,后來實在是拗不過,這才正色道:“楚大人,我們這邊的確是有要事,耽擱不得啊。”

    楚弦一笑:“那不如這樣,伊大人你派幾個手下去做,咱們去喝酒。”

    伊行風不傻,他眼珠一轉立刻是意識到什么,當下是道:“真不用了,謝謝楚大人好意。”

    說完,立刻就要走。

    楚弦嘆了口氣,這個伊行風也是一個難纏的主兒,不過這也正常,如果好對付,對方也不可能爬到這種高位。

    而且戶部官員,每一個都透著一種精明,自己來找他,估摸這伊行風早就察覺出有問題了。

    既然軟的不行,楚弦只能來硬的。

    “伊大人,你這是不給楚某面子嘍?”楚弦聲音一冷,更是放出神拳之勢。

    瞬間,周圍伊行風等人立刻是感覺如行泥潭。

    伊行風還好,其他的戶部官員和眾多兵卒實力不夠,在楚弦的神拳之勢下,居然是寸步難行。

    自然,他們都是大吃一驚,伊行風倒也沒有特別驚訝,他扭頭看了楚弦一眼,開口道:“楚大人,我提醒你一句,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嗎?”

    楚弦哈哈一笑:“楚某請客吃飯,那是真心實意,伊大人可不要曲解楚某的一片好意。”

    伊行風這時候也不裝樣子了,此刻是神色一冷:“楚弦,你別以為伊某看不出你要做什么,告訴你,查抄罪犯家產贓銀,那是戶部的事,你無權干涉。”

    楚弦一看對方撕破臉了,索性也不裝了。

    “伊行風,你戶部什么好處都想要,涼州之官犯案,于情于理都應該是州府處置,然后再上報六部,是你越權行事才對。”

    楚弦已經是打定主意,無論今天說什么,第一不能動手,動手的話,性質就變了,第二,在不動手的情況下,拖住伊行風這些人。

    至少得等到李季那邊將贓銀部收走。

    這個也需要手續,畢竟那邊還有刑部、監察院、還有眾多御史,不過這些官員只負責查案,贓銀這件事,就看州府和戶部那邊,誰下手快,因為按照規矩,這一筆銀子,州府有資格拿,戶部也有資格拿。

    但相對來說,如果兩者同時去要,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優先戶部的,所以,楚弦就必須要拖住伊行風這些官員。

    哪怕翻臉。

    反正官場上的事情,就是這樣,有的時候為了辦成一件事,翻臉就翻臉,楚弦現在是涼州刺史,那一切都得以涼州這邊的利益為主。

    那邊伊行風同樣冷笑:“楚弦,你現在讓開,本官當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過,否則,你怕是招惹大麻煩的。”

    楚弦這次是一臉不屑:“伊行風,你嚇唬誰呢?你是五品,我也是五品,咱們官級一樣,而且我是涼州刺史,這里是涼州,發生在涼州的事情,無論大小,都是我這個刺史說了算,戶部那邊本刺史會給一個滿意的說法,所以我今天,不能讓你們出去。”

    “大膽。”伊行風這一次是怒了:“本官今天還非得出去不可。”

    說完,邁步向外。

    伊行風能成為戶部五品官員,那也是有兩把刷子的,此刻一步踏出,腳步聲如驚雷,幾乎是瞬間,就動搖了楚弦的神拳之勢。

    其他官員和兵卒,此刻也都回過神來,急忙向外走。

    楚弦知道伊行風不好對付,也沒指望用神拳之勢就困住一位圣朝五品官,所以楚弦還有后招。

    袖間神鯉游動,伊行風等人剛走出兩步,前面景色變化,原本的門已經是消失無蹤,不光如此,周圍的一切都消散無蹤,四周彌漫大霧,幾乎是剎那,就讓人迷失方向,不知所在。

    “哼,雕蟲小技,區區幻術,也敢在我面前耍弄,難道不知道,幻境之術,只需三人成三才妄星陣,便可破掉,你們誰與我……”伊行風說到一半,要回頭和手下說話,但等他回頭,伊行風后面的話吞了回去。

    因為他發現,自己身后居然是空無一人。

    “居然可以影響到本官?”伊行風明顯十分吃驚,要知道,就算是圣朝之內擅長幻術的高手,也不可能影響圣朝五品官員的五感。

    可現在,那楚弦施展的幻術,已經將他五感迷惑。

    可以說是控制了他自己的五感,如此,所見所聞,甚至碰觸的感覺,都會被對方控制,這毫無疑問是幻術大宗師才能掌握的境界。

    “這楚弦,居然還是一位幻術大宗師?”伊行風這一次臉色變化,已經是凝重無比。

    他知道,楚弦不是要將他們如何,唯一的目的,就是要拖住他們的步伐,好讓他自己的人,順利接收贓銀。

    伊行風知道,所以當然不能讓楚弦如愿。

    “哼,就算是幻術大宗師,我也能破其幻術,楚弦,除非你動手,否則休想拖住我。”伊行風此刻也是施展術法。

    他用的是‘空靈震音’,這術法專破幻術,用的是巨大的音爆之音,讓人清醒。

    伊行風雙手掐訣,靈氣和官術圣力同時匯聚在手,隨后猛然合掌而擊。

    啪!

    一聲巨響。

    如同驚雷。

    聲音蕩漾而出,如同水面波瀾,可很快,伊行風臉色再變。

    因為他發現,他沒有破除幻術,周圍依舊是霧氣騰騰,不便方向,安靜異常,看不到什么,也聽不到什么。

    “怎么會這樣?”伊行風簡直是不敢置信。

    他實在想不出,自己的‘空靈震音’居然會失效,這可是公認破除幻境的不二術法,怎么會失效?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