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大仙官 > 第四百七十九章 風向
    瓦城的事情,在楚弦這位刺史和李季這位長史的主導之下,很快就查清楚了,除了德瑞祥商會在瓦城大掌柜詹文德畏罪自殺之外,瓦城所涉案的官員,全部被革職,將罪名詳細上報圣朝。

    很快,圣朝吏部、監察司、御史臺、刑部,全部派下官員,畢竟這一次犯事的官員太多了,瓦城官員,七成都陷落了。

    在官場來說,這簡直就是大地震,雖然只是小小的一個城地,但這件事太過有典型意義了,偷逃稅銀,各地都有,只不過是嚴重不嚴重的問題罷了。除此之外,官商勾結,官員收受賄賂,而且一個城府之內,七成的官員或多或少都收了錢,這事情就大了。

    還有一點,這事情,是楚弦捅出來的。

    換做旁人,怕都沒有這種影響力,但楚弦不一樣,楚弦名氣太大了,天下文人,不知楚弦之名的,幾乎沒有了,便是在學堂學文的孩童,也都在學讀楚弦的著作。

    所以說,楚弦既然捅出來這件事,那各地官員便是想不關注都難。

    而且這件事,朝會上,也是一個大熱門的議題,不過朝會上,有人支持,也有人覺得楚弦辦事,有些太過莽撞了。

    “嚴厲查辦偷逃稅銀之事,的確是應該,但也要講究方式方法,楚弦這么一弄,天下皆知,倘若不知情的人,還以為圣朝官員,都是如此的。”

    朝會上,一個官員終于是忍不住朝著楚弦開炮了。

    當下,響應者不少。

    有的是真的認為這件事有些用力太猛,也有的是在渾水摸魚,更有的是心懷不軌。

    “還有,按照涼州上報,那主犯是當地商會的一個掌柜,而且居然是在牢獄當中畏罪自殺,這實在是有些太扯了,至少我不信,一來一個掌柜,能有那么大的謀算?更何況,他可是在押當中,怎么能死了?更別說自殺?這件事,是涼州刺史的失職啊。”

    有人又開始帶起了新的風向標。

    當然,也有人力挺楚弦。

    “按照圣朝律法查辦貪官污吏,這哪里有錯?難道說,發現了問題,還不準查了?如果事事都顧忌這個顧忌那個,那還做什么官?”一個官員氣憤不過,開口說道。

    “誰說不查了?可以暗中來嘛,難道說非要搞的滿城風云?聽說當時可是出動了好幾百赤金軍,真個城的百姓都知道了,這么一來,如何隱瞞得住。”一個官員冷聲說道。

    剛才那官員立刻不服道:“知道了又怎樣?這種事,就應該讓天下皆知。”

    “胡說,那你不負責任,要知道,有些事可以說,有些事,得藏著得掖著,一個城府超過七成的官員都收受賄賂,這種事爆出去,百姓怎么看?他們會覺得,圣朝各級官府可能都是如此,那我問你,這影響算不算是壞,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那人也是怒了,開始杠上了。

    這么一來,你一句,我一句,直接是吵的不可開交。

    云座上的首輔閣官員卻都沒有發聲,大司空這時候小聲沖著身旁的蕭禹道:“朝會上,可是有些日子沒聽過有人爭吵了,這有人吵起來,還挺想念的。”

    一旁蕭禹苦笑。

    圣朝朝會上,可以發表各方意見,不是一言堂,而且從太宗圣祖開始,就是提倡朝會上百家爭鳴,誰有想法,誰有意見,都可以提出來。

    就算是吵也沒有問題。

    因為有些事情,不吵,怕是爭不出個所以然。

    蕭禹這時候小聲問道:“司空大人,這件事,您怎么看?”

    大司空笑道:“具體情況我不知道,但我還是覺得,楚弦不會讓我失望。”

    蕭禹聽明白了。

    顯然,就是大司空都覺得,這件事楚弦處理的稍顯不足,那就是聲勢弄的太大,居然是滿城皆知。

    就是因為如此,大司空才會說相信楚弦不會失望,他是認為,楚弦必然有后招,如果沒有,也應該有法子將情況逆轉。

    蕭禹點了點頭,那邊大司空則道:“那蕭中書你呢,怎么看?”

    那邊蕭禹的回答也是相當直接:“楚弦在這件事上的處理,沒有問題。”

    大司空眼睛一亮,似是意識到什么,想問,但最終什么都沒問。

    朝會上的爭吵還在繼續,各方都有道理,誰也說不服誰,但誰都知道,觸犯了圣朝律法,那是一定要處置的。

    所以那些貪污的官員,該殺的殺,該關的關,該流放的流放,這一點沒人有異議,也沒人敢有異議。

    可在楚弦處理這件事是否妥當,要不要給楚弦記功勞這件事上,沖突就大了。

    有人說應該給楚弦記上一功,可也有人說楚弦辦事莽撞,不處罰便已經是開恩了,絕對不應該記功,為了這個事,兩種觀點的人是吵的不可開交。

    最后還是首輔閣級別的仙官開口。

    說話的是楊真卿,他的意見很簡單,楚弦處理涼州貪腐大案,有功有過,所以不獎不罰。

    眾人以為蕭禹中書可能會唱反調,畢竟很多人都知道,楚弦屬于中書一系的官員,但讓人意外的是,蕭禹沒吭聲,居然是默認了。

    這一下,沒人再反對了。

    既然首輔閣級別的仙官都達成了共識,那他們再吵吵也沒什么用。

    而且楊真卿這處置方法,實際上是中和了各方的意見,誰都能接受,所以最是合適,當然是沒人再反對。

    可也有人心里覺得為楚弦不值。

    這一次楚弦頂著壓力,辦下了這一次的貪腐大案,就算是在處置過程中,動靜過大,而且讓主犯死在牢中,但不可否認,查辦貪腐,是勢在必行的事情。

    很多官員不敢去查,一個是怕查不出,被人倒打一耙,也有的是清楚背后牽扯方方面面,怕得罪人,還有的更清楚如果肅清的一個地方的官員和奸商,要不了多久,便會雨后草又生那般,再次出現類似的情況,而且絕對會更加隱秘,更加難以察覺。

    所以只能在掌控范圍之內,就算是有官員收了好處,大部分也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不會真的去追究的。

    總之,這件事圣朝算是有了結果。

    消息傳回涼州,楚弦聽到之后,也是點了點頭,這個結果,和他預想的一樣。

    但隨后楚弦就笑了。

    “他們怕是不知道,我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

    楚弦喃喃自語。

    德瑞祥商會折損了一個詹文德,損失了一個城地的利益,他們未必會善罷甘休,但就算是善罷甘休,楚弦也不會偃旗息鼓。

    楚弦的目標是整個涼州,而不是區區一個瓦城。

    涼州十六個城地,只是整治器宗一個頂什么用?

    蕭禹中書雖然不知道涼州的具體情況,但年年向戶部伸手要錢,就說明涼州稅收差得太厲害,這里面絕對有問題,既然派楚弦去涼州,當中的蘊意就是要讓楚弦解決這個問題。

    能解決多少,就看楚弦的本事了。

    明白了這一點,楚弦就算是為了自己的仕途,也要盡全力將這件事辦好。

    這時候長史李季將瓦城涉案官員的處置結果交給楚弦,這個,需要楚弦這位刺史點頭才能真正實施。

    楚弦拿起看了看,瓦城原主書官謝三河,原互市監丞蔣焱,這兩個是主犯,幾年下來收的銀子加起來,居然達到五十萬兩。

    自然,這種主犯,是要直接處斬,當然,倒不至于滅魂,可同樣,會將其魂魄交給陰府鬼差,同時傳遞罪文,讓陰府再按照陰府的律法處置他們。

    相信這些罪人到了陰府,也不會好過。

    同樣要被處斬的官員,還有十幾個,至于被關押和流放的更多。

    自然這些官員家產全部抄沒,這些都沒有問題,楚弦可以直接通過,但這里面唯一有一個問題。

    查抄的家產,包括銀子,這些歸屬如何。

    上面寫著,這些銀兩要歸屬戶部。

    楚弦看到這里,直接眉頭一皺。

    “李長史,這個我不能通過。”說著,楚弦將手里的卷宗丟在桌子上。

    李季一愣,還以為出了什么問題,急忙拿起來看了看,也沒看出什么,便小心翼翼問道:“刺史大人,這個有什么問題?”

    楚弦直接道:“瓦城犯官歸涼州管轄,自然,查抄之事也應該由州府主導。可這上面說,是戶部要派人查抄犯官家產,此事不妥,我這個刺史不同意。”

    李季明白了。

    當下是一臉無奈:“刺史大人,這件事我也說過,可戶部那邊……很強硬,畢竟,不能因為這件事和戶部鬧翻啊。”

    “可也不能讓戶部欺負咱們,州府本就缺銀子,這些贓銀本就是州府應該收的稅銀,就算不是,也不能讓戶部拿走,你若是不好意思與他們講,我去和他們講。”楚弦在這件事上顯然很強硬。

    李季干笑一聲,然后才道:“這件事,我也覺得刺史大人你說的對,但因為這件事得罪了戶部,不明智啊。”

    楚弦一笑:“就算是得罪,這一筆銀子咱們也得弄到手,咱們有了這一筆銀子,很多事情就好辦了,你現在立刻去查收犯官的贓銀,帶上我的護衛楚三,再帶上一百州府軍衛,戶部官員那邊,我去拖住他們。”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