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大仙官 > 第四百三十四章 不動如山自在如松
    無論楊真卿還是仙官,實際上都有一個底線,那就是不可真正觸動圣朝的大利益,否則他們不可能視而不見。

    楚弦的目標,不只是一個事中郎,他將來是要踏入首輔閣的,這是楚弦的目標,也是為之努力的方向,所以楚弦做事,絕對要堂堂正正,更不會計較一城得失,哪怕這一次事中郎的位置沒有奪到,楚弦也不會用手段攻擊其他人。

    不是楚弦不會,楚弦要這么做,可以有很多法子將其他競爭對手全部擺平,這不是楚弦吹牛,他是真的有這種本事的,畢竟,他當年在洞燭司可不是白干的,多少官員的把柄,他都知道,隨便找出幾個搞事情,還不是手到擒來?

    可如果這么做了,或許可以謀取事中郎,但以后要踏入首輔閣,根本不可能。

    所以楚弦知道哪一頭重哪一頭輕。

    接下來,楚弦是不動如山,最后審驗準備上呈的卷宗,至于其他的事情,楚弦根本不去理會。

    有人要爭,就讓他們爭,有的時候,不爭,那就是最大的爭。

    京洲某處。

    一個僻靜的庭院之內,幾人正在閑談。

    “我已經求我家老爺子給刑部施壓,讓他上呈各州十年之內的已審卷宗,可以說楚弦此番要爭奪事中郎,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一人冷笑著道,話語當中帶著一絲恨意。

    “這件事,還真多虧楊少幫忙,若是這次鄭某能謀求到這個官位,以后必然有重謝。”另外一個中年官員很是客氣道。

    最開始說話的,顯然就是楊克。

    自從一年多錢十三巫祖的事情之后,他的位置就有些尷尬了,巫族人也不待見他,圣朝這邊,同樣是對他有所猜忌和顧忌。

    總之,哪怕是有他爺爺楊真卿撐著,他要重新踏上仕途之路也是十分困難。

    好在最后楚弦查清楚真兇,這么一來,圣朝和巫族還得交好,他的位置就稍微好了一些,至少現在是謀求了一個七品的官位。

    在京州之地,七品的官位已經是不小了,如果要求不高,那日子絕對過的會非常好。但顯然,對于楊克這種級別的大少來說,區區七品,又豈是他能看上的。

    他之所以選擇接受這個官位,不光是因為是他爺爺想方設法給他謀取到的,還因為,他知道,他必須要忍,要熬過這幾年,只要熬過這幾年,他就有機會再度上位,謀取更高的官位。

    可以說,他這個七品,現在就是一個試水,是看看上面的反應,會不會太大,會不會特意針對他。

    若只是如此倒也罷了,但楊克聽說,他另外幾個兄弟,這段日子也是得到了爺爺的栽培,這讓楊真卿感覺到了危機。

    顯然,雞蛋不要放在一個籃子里,這個道理,他也懂。

    就是因為有了危機,所以楊克不愿意束手待斃,他可是知道他那幾個兄弟,沒有一個善茬兒,之前是被自己壓著,因為在家族里,他的地位最高,那是嫡長孫,而且本身也有能力,所以很得楊真卿的疼愛,這才得到了絕大部分資源,當時其他幾個兄弟也沒人敢招惹他。

    但經歷了之前的事情之后,其他兄弟都開始蠢蠢欲動了,楊家作為一個大家族,誰能成為接班人,將來就可以得到楊家所有的資源,就是楊真卿自己,也有兩個親弟弟,哪怕將來他父親上位,成為家主,他楊克也未必會是笑到最后的人。

    楊克不傻,他也要為他自己的將來謀劃。

    蜀州的鄭關杰是楊家這一系下面的官員,而且和楊克本身私交不錯,在楊克看來,如果他能幫鄭關杰留在京州,謀取那提刑司事中郎的官位,這對于他來說,也是有極大益處的。

    這么一來,等于是將鄭關杰這個將來的正五品官員收攏在囊中。

    家族考核子弟,不就是看其能力,分別給予一些普通的官位,看他們自己能不能爬上來,看他們的人脈拓展的如何,看能不能收攏一些官員的人心。

    這些都是能力的體現。

    就是因為要拉攏鄭關杰,所以這一次楊克才會如此的出力。

    甚至于在鄭關杰提出能不能讓刑部去查提刑司過往的卷宗,看看能不能翻出楚弦的問題,這種事情,楊克也是一口答應下來。

    一來,他和楚弦本就有仇怨,二來,他是為了幫助鄭關杰。

    楚弦雖然在所有競爭對手當中是最年輕的,但毫無例外,這楚弦的能力太強了,強到鄭關杰等人感覺如芒在背,感覺如果有這楚弦競爭,他們怕是一點機會都沒有。

    所以此刻,據說所有的競爭對手,都有一個共識。

    那就是先把最有可能謀取官位的那個對手搞掉。

    搞掉了最有可能的競爭對手,那么他們才會有機會。

    “鄭大人,我問你一件事,你讓刑部去查提刑司的卷宗,是不是有什么貓膩在里面?”楊克也不傻,他這時候問了一句。

    鄭關杰一幅老謀深算的模樣,笑道“楊少,這件事還不是明擺著的么,要知道各州過去十年的卷宗,那是數以千計的,當中不乏很復雜的按鍵,誰能保證,這里面有沒有一兩起冤假錯案,只要發現一個,就可以拿來攻擊楚弦,他是提刑司總推官,他就得負起這個責任,哪怕這些事情是在他任期之前發生的,那也是他的手下做出來的事情,他作為主官,焉能不受罰?哪怕是口頭警告一句,也可以斷送他這一次謀取事中郎的可能性。”

    楊克一聽,也是連連點頭“有道理。”

    鄭關杰這時候繼續道“而且說實話,三天時間讓提刑司整理過去十年的卷宗,難度可是相當大的,我估摸,現在楚弦都在忙活,而且聽說楚弦昨夜一夜都沒回家,怕是已經忙的找不到東南西北了,這么一來,他又哪里有時間去爭奪官位?”

    楊克點頭“這么一來,楚弦是不足為據,其他人呢?”

    鄭關杰哈哈一笑,隨后四下看看,小聲道“楊少,這次能對我構成威脅的,除了楚弦這個最大的競爭對手,就只剩下兩個人,一個是渤州的羅文舉,他是蕭禹中書那邊的人,還有一個是京州的岳霄云,這兩人,羅文舉我已經有法子對付他了。”

    “哦?什么法子?”楊克好奇,對于這種陰謀詭計,楊克有一種天生的好奇感,總是想要探究一下方法,然后學以致用。

    鄭關杰笑道“這羅文舉表面上看,是和和氣氣,但此人是標準的兩面派,他在渤州干的事情,有很多都有問題,最大的就是他修建防止海風的法陣,有不少都是樣子貨,我已經派人查到了他的把柄,這兩天就打算透露給岳霄云。”

    楊克愣住了,有些不明白“為何要透露給岳霄云?”

    鄭關杰喝了口茶,很是得意道“楊少,你想啊,羅文舉和岳霄云都是競爭對手,而且岳霄云他現在本就是京州一個御史,御史是干什么的?如果有了下面官員亂紀違法的線索和證據,他能不查?更不用說,是他的對手,所以,羅文舉,就交給岳霄云去收拾,到時候,羅文舉別說爭奪官位,便是他現在的官職,都是保不住了。”

    “那岳霄云呢?你這么做,豈不是給了那人一個立功的機會?”楊克說了一句,不過剛問出來,楊克就反應過來了。

    “哦,我明白了!”楊克此刻眼中冒出精光,急忙道“你的意思是,讓岳霄云去對付羅文舉,雖然他將羅文舉干掉了,但這在上官眼里,岳霄云就是一個為了上位不擇手段,而且是陰險狡詐之人,雖然是立了功,但上面對他的印象就不好了,尤其是,他會得罪蕭禹中書,畢竟,羅文舉是蕭禹中書的人,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他搞了羅文舉,蕭禹中書焉能支持他,到時候只要我們一起推舉你,那么你鄭大人就是唯一有可能上位的人,高,高啊,是在是高明的計謀。”

    楊克這贊揚那是發自內心,因為他發現,這個鄭關杰還真他娘的是一個人才,這么復雜和歹毒的計劃都能想出來,而且還是如此的高明,如此一來,豈不是只有他鄭關杰一人置身于事外,如果不出意外,最后謀取提刑司事中郎位置的,就只剩下他鄭關杰了。

    這樣的人才,當然應該是收入自己囊中,這么一來,將來自己這邊也多了一個可以出謀劃策之人。

    這時候楊克道“我打聽過了,之前的提刑司事中郎馬上就要高升,最快明天,最遲后天,朝會上就會討論新的提刑司事中郎人選,估摸當場就可以定下來,老爺子會給你提名的。”

    鄭關杰急忙謝過“還是那句話,只要這件事能搞定,那將來鄭某一定報答楊少提攜之恩。”

    “哈哈,好說,好說,以后官場上,咱們得多多互相關照。”楊克也是心情激動。

    實際上,這幾天暗中有動作的,何止是這鄭關杰,無論是羅文舉還是岳霄云,都在暗中謀劃,走動關系,也在想法子找著各自的把柄。

    相對于他們,楚弦這邊反倒是顯得十分平靜。

    。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