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大仙官 > 第四百一十九章 他還在京州
    看著這三個身影,楚弦喃喃自語:“作為被滅小國的皇族后裔,你必然是從小就知道自己的命運,被那種執念和仇恨影響,腦子里所想的,就是如何攪亂甚至是推翻圣朝,從而找機會復國。只是你自己也知道,這件事太過虛無縹緲,難度太大,可你又不能不這么做,所以是處心積慮,先提升自身修為和學識,同時結交各方能人異士,一邊積蓄力量,一邊尋找機會。”

    楚弦伸手一揮,面前浮現出關于陸江所有的記憶文冊,他對于陸江的所有記憶,包括對方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句話,每一個表情,都有紀錄,都可以在這記憶文冊當中找出來。

    “十年前,你已經是修為高深的高手,機緣巧合,結識天化和尚。或許是受你影響,又或者是天化和尚本性使然,你們兩人一拍即合,經過周密籌劃,做下了那一樁仙宮失竊大案,從太宗仙宮當中,盜取數件至寶。其中便有天妖骨法珠和四巫祖的蝎尾刺,天妖骨法珠一直在天化和尚身上,而對方藏匿于紫云寺中,直到前段時間,才因為我而暴露,從而逃匿,不知所蹤。而蝎尾刺和其他法寶,很可能就在陸江你的手里,你手里有這些法寶,繼續藏匿,而且十年之前,你早已經是進入洞燭司,怪不得,可以做的那么滴水不漏。”

    楚弦這時候繼續道:“你在洞燭司期間,更是培植了涼州天佛門這個邪教,禍害一地,只是天佛門再怎么發展,也只能影響到涼州,無法繼續向外延伸,所以光靠天佛門,你根本扳不倒圣朝,而且你也很清楚,天佛門遲早要被圣朝針對,消亡是必然之事。所以,你借用天佛門剩余的力量,打算破開涼州沙城落雁寺內的封印,放出下面的上古邪神之眼,在你想來,邪神之眼這等邪魔只要一出世,必然會引動天下大亂,而且邪神之眼如此厲害,怕就是首輔閣的道仙出手,都未必能鎮壓,這樣一來,天下大亂,你就有機會復國。可誰能想到,最后你還是功虧一簣,不光是沒成功,而且,還不得不舍棄肉身,修煉鬼體。”

    這時候楚弦走過去,搖頭道:“要說這機遇,你可比我強多了,居然是在之后,機緣巧合,又得了三千年前鬼道天才張瑞仙的傳承,掌握的陽間鬼域,同時你依舊在潛伏,積蓄力量,伺機作亂。剛好,十三巫祖的來訪,讓你看到了機會,對于你來說,如果能借著暗殺十三巫祖而引發巫族和圣朝人族的大戰,那效果,比放出上古邪神之眼都要來的有效,而且你是有能力做到這件事的,先是依靠賄賂工部官員,讓東木閣的木工匠人拿下修繕重建庭院的差事,趁機讓賈欽這個工頭,在十三巫祖居住的地方,暗中布置陣法,同時讓賀隨心這位一流刺客拿著蝎尾刺,藏匿其中,就足足等了兩個月,等到十三巫祖一行人到來,入住,這一招的確是高明,因為根本沒人會想到,在那庭院的房梁之內,居然還會藏著一個刺客,就算是十三巫祖這位絕世強者,也不知道,因為絕神木是神念都難以穿透的,這種最名貴的木材,成了你的幫兇。終于,你的計劃得逞了,賀隨心成功的暗殺十三巫祖,一切,都在按照你計劃好的進行,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最終你還是功虧一簣,不光是計劃失敗,還折損了賀隨心。這讓你心情憤怒無比,這才通過附身的方式,前來對付我,只是這件事,是你的敗筆。”

    楚弦深吸口氣。

    “你沒有能殺死我,反而還暴露了你的底牌,陽間鬼域,多么恐怖的術法,張瑞仙當年那么厲害,憑借這門術法開宗立派,可這位高手究竟是不是觸犯了圣朝律法,那誰知道?史書是人寫的,只要是人寫的,就未必是真的,說不定,張瑞仙是一個守法百姓,只是他掌握了不該掌握的神通術法,所以才引來殺身之禍。現在,陸江,你犯了同樣的錯誤,圣朝重犯,外加掌握陽間鬼域,這么一來,圣朝絕對不可能放過你,高壓之下,你的任何計劃都難以進行,當然,這些你或許也知道,而且,很可能還是你故意為之,目的就是為了制造一個假象,一個你已經逃之夭夭躲在萬里之外的假象。你這個人,聰明絕頂,但同樣,也是自視甚高,你不甘心就這么離去,就算是要走,也得殺一個人,報了仇,解了恨再走,而你要殺的,只能是我,一來是我破壞了你近乎完美的計劃,二來,殺了我,等于是可以重創圣朝的威信,看看,剛剛為圣朝立了大功的大功臣,就這么死了,如此必然可以讓圣朝顏面無存,這就是你想要的,而要殺我,一般的分身肯定做不到,因為你現在也沒有別的牌了,最有可能的就是,你親自下場,所以,你現在根本就是在京州之內藏匿,伺機動手,是也不是?”

    楚弦在問面前三個人影。

    當然,他是得不到任何回應的,但楚弦卻是肯定自己的推算,以他對陸江的了解,對方必然,也只能是躲在京州之內。

    確定了這一點,實際上至關重要。

    而且這不是楚弦憑空猜測,而是根據陸江的性格,根據這件事的進展來推算的,因為陸江并沒有斷定賀隨心會暴露,他留在京州,一來是需要近距離觀察情況,二來是為了接引賀隨心,但他沒想到,他所有的計劃都失敗了,這種時候,他就算是想走,怕也沒那么容易。

    還有一點,賀隨心在陸江心中顯然極為重要,在陸江眼里,自己不光是‘逼死’了賀隨心,而且還是將賀隨心煉成鬼奴的‘惡人’,試問,陸江又如何會不發狂,如何能放過自己?

    就是因為這一點,楚弦才會斷定,即便是陸江已經逃出去,他也會想方設法潛回來弄死自己。

    “現在的問題,就是你會藏在京州的什么地方,畢竟京州之地也是極大,隨便找個地方窩著,的確是難以找出來,而且你躲在京州,也是為了預防萬一,真到了迫不得已的時候,你怕是會施展陽間鬼域,雖說未必能做到三千年前張瑞仙那樣,覆蓋百里的范圍,但哪怕覆蓋十里,也能瞬息之間滅殺萬人。”

    楚弦是將所有可能性都考慮了進去。

    這時候,楚弦突然靈機一動,神海之內,立刻是浮現出京州之地的地圖。

    剛才楚弦突然想到一件事,倘若真的如他所推測的那樣,陸江會瘋狂到在京州之地布置陽間鬼域,那么,陸江肯定會選擇一片區域。

    楚弦不信陸江的本事能達到三千年前那張瑞仙的程度,做不到制造百里范圍的鬼域,前幾日在破廟里,陸江分身所制造的陽間鬼域差不多有十丈長寬,如果準備充分,估摸陸江制造十里范圍的陽間鬼域并不困難。

    京州之地,縱橫得有百里以上,這么來算,想要鎖定陸江可能布置鬼域的區域顯然并不容易,因為陸江可以在任意地點制造鬼域。此外,楚弦還想到一種可能,陸江如果在京州制造鬼域之地,一來可以借機滅殺他的仇人,打擊圣朝威信,同時,還可以制造混亂,然后趁機離開。

    或許,這才是陸江真正的目的。

    但就如同之前楚弦說的,陸江在這件事上,下了一步臭棋,那就是提早對自己動手,而且,還失敗了。

    這樣一來,反倒是暴露了他的底牌。

    楚弦肯定,陸江如果要在京州之地制造鬼域,必然會想方設法將自己所在的地方,還有將提刑司也包括進去。

    楚弦家距離提刑司,也得有七八里地,這么來看,要將這兩地都包含進去,楚弦伸手在面前的地圖上畫了一個圈。

    “陸江若要在京州布置鬼域,最有可能就是在這一片區域,換一句話說,他可能就躲在這一片區域之內。”

    這邊有了結論,楚弦立刻是退出神海書庫,將他的發現通過聯絡官上報。

    剩下的,楚弦不會參與,抓捕陸江,楚弦現在的本事還差了一些,上次在破廟,若不是有黑發護腕,楚弦已經是被陸江弄死了。

    況且陸江敢和圣朝叫板,那肯定是有他的依仗,或許,陽間鬼域都只是陸江其中一個殺手锏,倘若對方還有別的底牌,楚弦現在的修為去了,除非是一直運用黑發護腕,否則根本一點用處都派不上。

    與其這樣,倒不如交給仙軍衛去對付陸江。

    聯絡官知道事情重要,立刻是去上報,楚弦這邊,帶著軒月谷直接返回家中,天黑之前,又有官員來訪,這對于楚弦這里來說,已經是常事,掌燈時,那官員告辭離開,坐著馬車離去。

    楚弦站在門前相送,一直看著那馬車駛離,這才轉身回去。

    入夜,楚府像往常一樣,幾個主室有燈火,如果從外面看進去,可以看到人影走動,和尋常沒有任何不同。

    而且在后院,可以看到楚弦一如既往,和洛勇洛妃和楚三正在對練拳法,偶爾可以看到楚黃氏送來一些水果,叮囑眾人早些休息。

    就在遠處一顆大樹上,一只黑漆漆的鳥瞪著眼睛,看著院子里的一切,這鳥身上有一絲淡淡腐氣,眼睛之內,含有雙瞳。

    到了第二日,楚弦照常去提刑司,而那黑鳥并不離去,就一直守在楚家外面,盯著任何出入府邸的人。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