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大仙官 > 第四百零九章 突審
    做完這一切,楚弦心里有盤算也沒有多說什么,軒月谷一看,也沒有再問,顯然,十三巫祖被害一案,這楚弦是有了很大的突破,雖然不知道楚弦是如何思謀的,但顯然,楚弦的偵破方向是正確的,而且也取得了很大的進展。

    “接下來,你要做什么?”軒月谷問了一句。

    說實話,就算是心境已經磨煉到波瀾不驚的軒月谷,現在居然是很興奮,原本以為這件案子根本查不出結果,因為,仙軍衛那邊,也在查,同樣沒有結果,所以軒月谷不認為楚弦會有什么進展。

    但顯然,他看走眼了。

    楚弦這邊,非但是有了進展,而且進展還很大。

    軒月谷不傻,就算是楚弦沒有說,他也大致看出來,剛才那突然制住自己的無形壓力,應該就和十三巫祖遇害有關,很可能是,當時十三巫祖,也被這突然出現的無形之力制住,動彈不得,而幾乎是同時,隱藏的殺手用蝎尾刺,將十三巫祖刺殺。因為十三巫祖所居住的地方,就是這個木工坊的人負責修繕重建的。

    當然,這一切必須得拿捏到恰到好處,不能快,也不能慢,否則稍微有一絲疏忽,就會失敗。

    但軒月谷又搖了搖頭。

    剛才的那一股力量,雖然強大,但也只能將自己困住三息,十三巫祖的修為,必然遠在他之上,若是十三巫祖,怕是連剎那都困不住,對方如何暗殺?

    這些,都是疑問。

    不過此刻,軒月谷不擔心,他知道,或許動手,楚弦不在行,但要說解答這些疑問,楚弦是當仁不讓,到時候,必然可以將這些疑惑部解開。

    這是軒月谷頭一次如此相信楚弦能查清楚這件大案。

    就是因為想到這個,所以軒月谷才會雙目放光,才會如此興奮,也是因為如此,楚弦即便沒有告訴他具體的情況,但他也能選擇忍著不問。

    顯然,楚弦已經是用其實力,得到了軒月谷的認同,還有這位仙人的尊敬。

    楚弦沒有多說,是因為他的確沒時間,因為還有太多的事情沒有得到解答,楚弦今天之所以會瞞著所有人跑來這東木閣,就是因為昨夜他和李紫菀交談時,聽到李紫菀無意中說了一件事。

    這段時間,李紫菀一直都在幫助一些醫館診治病人,這算是做善事,而且也可以磨煉醫術。

    那些醫館知道李紫菀是醫仙李附子的女兒,那醫術自然是比他們要高得多,所以是求之不得,因而遇到一些疑難雜癥,也都會求助李紫菀。

    前日,就有一個重傷之人,應該是干農活時不小心摔倒,腹部刺入了一根鐵刺,這可以說是極重的傷勢了,一般醫道術法,都難以救治。

    李紫菀這邊被人求過來,所以當然是要去救治,對于李紫菀來說,這種重傷,實際上并不算什么,所以她只是用千穴針法,將對方穴位封住,這么一來,這人就感知不到疼痛,會沉沉睡去,之后就可以拔出鐵刺,然后縫補傷口包扎。

    楚弦聽到這個的時候,卻是突然想到一件事。

    暗殺十三巫祖的人,絕對不敢正面動手,除非,是擁有至少首輔閣道仙這樣的修為才行,但如果是那樣,一來會打得地動天搖,滿城皆知,二來,也未必能短時間內擊殺十三巫祖。

    所以,兇手必然是用了其他的手段,十有,是陰招,先制住十三巫祖,然后再用蝎尾刺擊殺。

    但如何能制住十三巫祖?

    千穴針法當中有類似的手法,而放大一些,也可以通過‘陣法’來壓制一個高手,當然,就算是有這種陣法,也必然是極為高明,至少,包括自己在內,都去十三巫祖居住的地方看過,沒有發現任何端倪。

    所以這陣法,必然是十分隱晦,而且威力極高。

    楚弦沒有浪費時間去找是哪種陣法,畢竟這世上,陣法有數千種,就算是圣朝第一道仙呂巖,也不可能說部知曉,能知曉一二已經是了不得。

    所以,楚弦將目標,放在了對方是如何布置陣法這件事上。

    沿著這個思路,楚弦注意到巫族人居住的庭院行宮,然后打聽之下,知道圣朝是為了招待巫族人,特意從三個月前,就開始將一個老式的庭院,進行重建翻修,拿來作為巫族人下榻之所。

    為什么要重建修復?

    因為,巫族人的身材高大,正常人族的屋舍,對于巫族人來說,那就太小,所以必須要重建修復,一切放大,這樣,才能容下巫族人。

    這么一來,楚弦通過工部的紀錄卷宗,找到了這個東木閣。

    當初負責重建修繕那庭院的,就是東木閣的匠人。

    本來楚弦這次只是試探,來看看情況,卻沒想到那工頭賈師傅居然是做賊心虛,看到自己的第一眼,實際上對方就認出自己是誰了。

    可這位賈師傅故意裝作不認識,當時楚弦已經是提防上了,只是沒想到,對方會如此的果斷,居然敢直接動手。

    說實話,當時若不是楚弦手腕上的黑發護腕突然斬出一道發絲,將那賈師傅的持刀的手掌斬落,楚弦怕是已經因公殉職了。

    的確是兇險,但收獲極大。

    對方果然是通過某種手段,將整個屋子,當成了一個陣法之地,用未知的手段觸發,只要是屋子里的人,除了施術者之外,其他的人,都會短時間內動彈不得。

    試想,如果是一個拿著蝎尾刺的刺客,潛伏在十三巫祖居所之內,然后趁其不備的時候,突然啟動陣法,同時瞬間出擊,試問,十三巫祖能不能避開?

    當然,這種事是有成功率的,可如果當時的陣法威力再增大幾倍,出手的刺客境界再高一些,那么這種事情的成功率會非常高。

    畢竟是有心算無心,而且謀劃這件事的人,幾乎是將所有的細節和可能發生的意外都考慮的進去。

    好在,抓到了東木閣里的這些人,那個賈工頭,從他身上,應該可以挖出一些有用的東西來。

    此外,還得盡量保密,不讓東木閣這邊的情況被人知道,因為楚弦知道,做成這件事的,不是一個人,除了賈師傅,肯定還有那個殺手,還有,幕后的謀劃者。

    他們很可能也都在京州,一旦打草驚蛇,以那謀劃者的算計,想要再抓到他們,勢必是難如登天。

    就在木工坊后面的一個小屋子里,楚弦開始突審這里的匠人。

    楚弦將那個賈姓工頭放在最后,先審問其他人,只是結果讓楚弦很失望,這些匠人顯然是對十三巫祖這件事毫不知情,他們只知道,在三月之前,跟隨工頭去修繕重建一個庭院,其他的一概不知。

    當然這些匠人也不是什么好東西,他們是打著木工匠人的幌子,做一些偷搶,甚至是殺人劫貨的事,除此之外,還專門販賣各種情報。

    木工匠人,有的時候可以出入一些達官貴人的府邸,也能探聽到一些隱秘的事情,有的消息,還是相當機密的。

    這世上討生活的人分很多種,無疑這些木工匠人屬于最讓人不齒的那一類,這些人為了錢財,可以說是毫無底線的,今天將這東木閣一窩端,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不過對于那可以壓制住仙人高手的陣法,還有十三巫祖被暗殺之事,這些普通匠人并不知情。

    楚弦審問很有技巧,會根據不同的人,選擇不同的手段,或硬或軟,或威逼,或利誘,要么就直接動手,總能撬開他們的嘴。

    最后,楚弦才將那賈姓工頭帶過來審問。

    相對于其他人來說,這個人必然是知道內情的人,當然,也是一個硬骨頭,手被斬斷一個,居然是咬著牙不喊疼,此刻被楚弦綁住動彈不得,這人就是閉著眼睛,咬著牙,一幅打死不開口的模樣。

    楚弦知道,這種人最不好對付,要撬開對方的嘴,很難。

    不過楚弦早有打算。

    審問這種人,不能直接問,只能先旁側敲擊,先讓對方開口,無論說什么都好,哪怕是開口痛罵。

    這是一種心理戰術,楚弦深明此道,所以開口就問“你知道我是誰?”

    那邊賈姓工頭不屑冷笑一聲,卻是沒開口說話。

    不過對于楚弦來說,對方不屑冷笑這個動作,就已經是回答了,最怕的就是和死人一樣,說任何事都沒反應,那才叫麻煩。

    所以這算是一個好的開始。

    “可我沒有見過你,那么,要么你看過我的畫像,甚至是去偷偷窺視過我,要么,就是有人與你講述過我的事情,否則,不可能一見面,你就認出我。”楚弦繼續說。

    這次,賈姓工頭不吭聲了。

    這個反應也在楚弦的預料當中。

    “讓我猜猜,首先,就以你的身手和本事,就算是做足準備,也不可能殺得死十三巫祖,哪怕是手里有蝎尾刺,所以說,殺人者,另有其人。”楚弦自顧自的說道,那賈姓工頭依舊是閉著眼睛,嘴巴緊閉一聲不吭。

    只是顯然,賈姓工頭不知道,沉默,也是一種回應。

    楚弦繼續用推測的審問之法“殺人者,另有其人,你們分工明確,你負責修建園林庭院,然后,偷偷將特殊的陣法融入到建筑之內,做到神不知鬼不覺,殺人者借用你做好的陣法進行刺殺,而這里面,應該還有一個謀劃者,謀劃者算計好了一切,但他絕對沒想到,我會這么快找到這里,剛才我在后面看到,你們已經將外出的行李都準備好了,我問過你的伙計,好像是要去外州替一位州長史家修繕園林,到時候去個三五個月,也就等到失態平息,那時候,誰都不可能再聯想到你們,當真是神不知鬼不覺。”

    賈姓工頭額頭已經有汗,當然,依舊是不吭不響。

    。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