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大仙官 > 第三百九十七章 選一個人來背鍋
    楚弦和孔謙都能想象出來,此刻在這宮殿之里,圣朝上層諸多道仙,應該正在與巫族的人談判。

    讓楚弦意外的是,期間,見到楊克行色匆匆的走進去,或者說,是有些失神落魄,哭喪著臉,像是死了爹一樣,根本看不出平常的那種囂張跋扈和淡定。

    楊克能進去,應該是憑借了十三巫祖義子的身份。

    等候的時候,孔謙突然開口道:“楚弦,我有件事與你講。”

    楚弦一愣,但還是恭敬道:“孔大人,有什么事盡管吩咐。”

    孔謙道:“司郎中大人帶咱們這里,說明十三巫祖死的蹊蹺,這件事一個不好,就會引發兩族死斗,到時不知多少人要命喪邊疆。也就是說,無論那十三巫祖是怎么死的,都要查個水落石出,但顯然,事情沒有那么簡單,也希望是我多慮,我是說,倘若上面要提刑司來查這個案子,你最好別參與其中。”

    楚弦明白了。

    十三巫祖突然暴斃,這里面必然牽扯極大,說不定現在連那十三巫祖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一尊超越道仙級別的存在就這么死了,居然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即便是要說,都沒法子和巫族去講。

    總不能和巫族說,你們十三巫祖來了圣朝,自己靜悄悄的就死了,但與我們無關,這種話,估摸就是臉皮再厚的人都說不出口。

    十三巫祖怎么死的?是不是有人行兇?

    這些都不知道。

    顯然,這不行,不光是巫族人不會答應,圣朝這邊,也不能容忍這種事情。

    所以肯定是要在和巫族接洽之前,將這件事弄清楚,否則巫族很可能會認為,是圣朝道仙暗中下手,害了他們的巫祖大人。

    一旦這樣,沖突必起。

    楚弦深知其中兇險,而且孔謙這么說,實際上是為了保護自己。

    因為,還有一種可能。

    那就是滅殺十三巫祖的,就是圣朝道仙,而且就是圣朝最上層的意思,如果是這樣,那么真相,絕對是不可能‘查’出來的,所以說,圣朝要查這個案子,也只是形式,到時候,無論誰查,查不出結果,都會擔責任,至少,仕途之路,必然是就此終結,不可能再有寸進。

    楚弦想了想,小聲道:“孔大人的意思是說,那十三巫祖有可能是被上層……”

    孔謙急忙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楚弦,這種話,你心里知道就好,當然,這也只是一種猜測,是與不是,都還在兩說。更何況,我覺得這種可能性不大,但終究要小心,就算不是,那能神不知鬼不覺滅殺十三巫祖的存在,也絕對不是那么容易查出來的,說不定,查到最后,會是無果而終。”

    孔謙顯然是老江湖了。

    雖說孔謙沒有向上爬的心思,但仕途之內的貓膩和陰暗,他也是十分了解。

    這件案子,查不出來是過錯,查出來,說不定也是錯,總之,是一個最好不要碰的東西,正因為如此,他才讓楚弦不要參與其中。

    這是對楚弦的保護。

    楚弦沒有多說,孔謙對他的照顧,的確是讓他心中感動,如果真那樣,楚弦自然也不會讓孔謙一人承擔,他身為提刑司總推官,無論怎樣,都是責無旁貸,不是說不參與,就能蒙混過去的。

    這時候,司郎中從前面走了出來,讓兩人進去,孔謙上前道:“大人,提刑司那邊還有很多事情,不如先讓楚弦回去,這邊,有我一個人在就可以了。”

    提刑司郎中與孔謙共事也有十幾年了,焉能看不出孔謙這是在保護楚弦,但此刻,他搖頭道:“孔推官,此事,別說我,便是咱們尚書大人都無法左右,其他的先別說了,諸位大人在里面等呢。”

    孔謙一看,眉頭一皺,卻也知道沒法子,只能是嘆息一聲,和楚弦結伴而入。

    這外面是圣朝軍卒把守,進去之后,就有很多巫族的戰士,不過此刻,巫族人都是一副憤慨之色,一個個都是殺氣騰騰,氣氛已經是凝重到極點。

    進入內廳,楚弦和孔謙一愣,這里面的,可都是圣朝的高官,首輔閣內仙官,就幾乎在,除此之外,其他的仙官,沒有一個低于四品的。

    而另外一邊,是巫族人,此刻一個手持九骷黑龍杖的高大聲音正在說話。

    “天唐圣朝諸仙,我十三巫祖離奇死在你們京州之地,無論如何,你們都要給個交待,若是不交出兇手,我巫族上下,必然與你們血戰到底。”說完將手中的九骷黑龍杖重重的砸在地上,一股沖擊力,蕩漾而出,實力不濟的,只感覺身子搖搖欲墜,險些暈厥過去。

    而圣朝諸仙,都是身形不動。

    “黑龍祭司,此事我們承諾,必然會查個水落石出,給巫族一個交待。”開口的,是中書令蕭禹,他此刻也是神色凝重。

    “早上到現在,你們已經查了好幾時辰了,可查出什么了?要我說,這件事還用查嗎?能殺得了我們十三巫祖的,整個圣朝也就是那么幾位,我看,就是你們圣朝道仙下的毒手。”黑龍祭司旁邊,一個模樣猙獰的巫族人開口罵道。

    “不錯,我們跟隨巫祖大人好心來做客,而你們呢,暗下殺手,害死巫祖大人,我們巫族上下,絕對不會善罷甘休,你們有本事將我們殺光,到時候,巫族百萬大軍必然會揮師南下,將你們殺個精光。”另外一個巫族人也是恨聲吼道,滿嘴獠牙鋒利,看著都滲人。

    相對于巫族的暴怒,圣朝眾官都是極為克制。

    但,顯然也不能讓巫族的人就這么鬧下去,若是光吵鬧,如何說正事。

    那邊玉將軍潤伯然此刻向前一步,剎那之間,整個大廳之內,都仿佛鍍了一層玉色,楚弦和孔謙此刻也是心頭一跳,居然發現渾身上下,根本動彈不得。

    “拳勢!”

    楚弦驚的頭皮發麻,他本身就是拳術大師,自創真陽神拳之勢,而且是借此一舉踏入了武道宗師之境。

    可現在,和玉將軍的拳勢比起來,顯然,楚弦的神拳之勢,根本就不值一提。

    當然,這也正常,玉將軍那是圣朝第二號武圣,是以拳法結的道過,踏入武圣之界,可想而知,他的拳法,那必然是石破天驚,不出手則已,一出手,絕對是天地色變。

    不光是楚弦被這拳勢影響,那邊巫族眾人也是一樣。

    除了少數幾個,諸如那黑龍祭司之外,修為比較高的巫族人,其余的,部被拳勢壓的動彈不得。

    這時候玉將軍潤伯然道:“若是圣朝要動武,你們有一個算一個,都不可能活著走出這里,之前你們說我們沒有誠意,但這恰恰是我們的誠意,倘若十三巫祖真的是我們殺的,那沒有理由放過你們。”

    說完,玉將軍撤了拳勢,瞬間,那滿眼的玉色也是消失無蹤,不少巫族高手,都是一愣冷汗,面帶忌憚之色。

    黑龍祭司這時候道:“早聽聞天唐圣朝玉將軍拳法無雙,今日得見,當真是名不虛傳,既然如此,那好,就給你們時間查出真相,總之,我們十三巫祖是死在圣朝地界,這件事,必須要有一個交待,否則,咱們兩族,除死方休。”

    說完,又道:“七日,給你們七日時間,查出真兇,否則,也不用查了,咱們兩族只能兵戎相見。”

    “七天時間,太少了。”楊真卿這時候說了一句,誰料那黑龍祭司只是搖頭,一字一句道:“只有七天。”

    楚弦和孔謙站在最后面,整個過程,沒人在意他們,也沒人注意他們,之后,兩人被司郎中叫到了一個偏室之內,等了片刻,有三人走了進來。

    見到這三人,楚弦和孔謙立刻是行禮。

    這三個人,蕭禹打頭,后面是玉將軍潤伯然,還有刑部尚書。

    三人進來之后,蕭禹直接道:“接下來我要說的話,你們聽在耳朵里,爛在肚子里,誰敢亂傳,以謀亂罪論處。”

    隨后看了一眼楚弦和孔謙,道:“剛才你們都聽到了,十三巫祖死了,你們二人,我要一個人來權查辦此案,但有些話我要說在前面,這件案子,幾乎不可能查出結果,七天之后,這個負責查辦案子的人,會被以辦事不利的罪名革去官職,因為他辦事不利,連累兩族大戰,免不了還有牢獄之災,今后仕途就算是廢了,而且也落不到一個好名聲,你們兩個人都是眼下京州最好的推官,一個德高望重,一個潛力無限,但沒法子,選其他人,會讓人看出端倪,只能是找你們,你們選一個人出來吧,沒選到的,回去,今天所見所聞,都給我爛在肚子里,最好是給我忘掉,選中的人,就當是我蕭禹對不住你,但為大局著想,只能委屈了。”

    這話說的殺氣十足,顯然,蕭禹不是在開玩笑。

    孔謙早有明悟,此刻他沖著楚弦點了點頭,然后就要邁步而出,但這時候,楚弦一把將孔謙拉住。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