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重生之都市仙尊 > 第219章星空下傳道
    你相信有神仙嗎?

    衛子青不由得一怔。

    他生活在農村,從小耳濡目染,自然是聽了許多關于神與仙的傳說。

    盤古開天地,女媧捏泥造人,后羿射日等等傳說。

    甚至還有西方的一些神話也曾聽過,例如上帝七天造物,亞當夏娃偷食禁果。

    或者說眾神之王宙斯擊敗泰坦神族等等!

    但是現在科技日益發達,許多神話和謠言不攻自破。

    哥白尼日心說,隨后人類發現太陽系,接著人類更是仰望到了更加遙遠的璀璨星空。

    宇宙大爆炸學說,人類從猿猴進化而來的達爾文進化論等等。

    這些無一不是證明了所謂的神與仙不過是人們臆測出來的東西罷了。

    甚至血清改變人體基因這事兒不正恰恰說明了一切嗎?

    神鬼?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什么神鬼!

    “有些不相信對吧?”洛塵回過頭看了看衛子青。

    “撫仙湖青銅巨鼎聽過吧?”

    “東海海底曾有青銅巨門,羅布湖的太陽祭壇,洛陽城下萬枚蛇蛋,營口墜龍事件!”

    這些事情衛子青聽過,并且都可以在網上查到的,都是說的有模有樣的。

    要說這些事情完全是捏造的話,其實上網查一下,會發現也不全是。

    只是可能真相被刻意隱瞞了。

    衛子青此刻看著洛塵,忽然間就開始有些恍惚了。

    他剛想開口給洛塵一個肯定的答案,那就是他不相信。

    但是星空越發的璀璨,月光越發的明亮。

    直到最后,他看到了他這輩子都無法忘記的事情。

    星輝聚攏在洛塵身上沒有散去,洛塵如同披著一層帶著流動光暈的衣服。

    “浩瀚的宇宙,人類真的太過渺小了。”洛塵幽幽一嘆。

    “地球就如同海邊的沙粒,每個海邊有多少沙粒?”

    “這個世界又有多少海邊?”

    “我們又怎么能去否定一些東西呢?”

    “女媧造人真的是假的?達爾文進化論又真的毫無破綻?”

    “為什么我們從未發現過進化過程之中的化石,只找到了進化前和進化后的呢?”

    “天地之大,遠非你的想象!”洛塵一指點在了衛子青的額頭。

    “轟隆!”

    衛子青眼前的景色變了,光雨紛飛!

    等徹底看清楚,這里大樹參天,聳入云端,老根如同巨龍,蜿蜒曲折,蒼勁有力!

    有大山漂浮在天空,宛如一座飛行器,沉沉浮浮,看起來異常的雄偉。

    “嗶!”

    遠方一只遮天蔽日的大鳥橫空而過。

    那巨鳥比之任何飛機都還要大,雙翅橫空間,幾乎遮攏了天地,如同金屬一般泛著冷冽光澤的羽毛上居然還繚繞著火光。

    而遠處一只齊天高的巨猿正在發足狂奔,像是在追趕巨鳥,那巨猿渾身雪白,手中竟然托著一座大山,每一步落下,大地都在搖晃!

    仿佛要壓碎蒼茫大地一般。

    但異變忽生,忽然一只渾身閃耀著金色光芒的獅子出現了。

    那黃金獅子氣息震動長空,貫穿天地。

    “吼!”一吼之下,山河破碎,大地塌陷,威力簡直堪比原子彈爆炸!

    衛子青恍惚了那一剎那間,終于清醒過來,渾身已經被冷汗濕透了。

    “洛教官,剛,剛才”

    “剛才那些都是真的,你可以理解成那是一個平行世界,這樣你就容易理解了。”洛塵笑了笑。

    “好了,也該教你訓練方法了。”洛塵相信,衛子青怕是已經明白了。

    與其跟衛子青去解釋一大堆東西,讓衛子青慢慢去消化,不如這樣來的直接一點。

    “盤膝而坐,注意呼吸!”洛塵一邊示范一邊指導。

    按照正常來說,這衛子青絕對不可能在半個月能超過血煞那群人。

    但是衛子青是青帝長生體,然后又被洛塵這樣一個仙尊指點,無論是哪一個都是仙界求之不得的東西。

    特別是洛塵的指點,前世的時時候,洛塵在修仙界一掌滅掉一個神朝,一劍劈開一座圣地!

    因此獲得了多少別人夢寐以求的功法,隨便丟出來一本都足以讓人發狂。

    對于衛子青,洛塵則是有意栽培,畢竟這家伙的天賦在那里。

    所以半個月要是超不過血煞那群家伙,洛塵怕是會氣的一巴掌把衛子青給拍死。

    洛塵傳給衛子青的是仙界太虛宮一脈的修行法門。

    以攝取月亮的太陰之力為基礎。

    正好和衛子青的青帝長生體相輔相成。

    修煉了一夜,衛子青不但不覺得有絲毫疲憊,反而還精神抖擻。

    這和他想像中的訓練太不一樣了。

    原本還以為接下來洛塵會弄得他不死也要脫層皮呢。

    但是沒想到居然會這么輕松。

    “訓練不一定要很痛苦,當然你這個已經不再是所謂的訓練那個層次了。”洛塵拍了拍衛子青的肩膀。

    此刻已經天亮了,洛塵離開后,衛子青又繼續按照洛塵教的方法繼續修煉。

    他也不傻,通過昨晚,他算是知道了,洛塵絕非普通人,這讓衛子青暗暗下定決心,洛塵這條大腿,他一定要抱緊了。

    就這樣訓練了一周,接下來的時間里,洛塵晚上帶著衛子青打坐修煉,白天帶著衛子青在基地的一些大樹和花花草草旁邊轉悠。

    按照洛塵教的方法,衛子青是在攝取這些花草樹木里面的生命精華。

    其實也算是一種修煉。

    而遠處血煞的人正在汗流夾背的負重訓練呢。

    一個個汗流浹背,累得跟狗一樣的,和衛子青那舒適安逸,還時不時躺在草坪上曬太陽的生活完全是兩個畫風。

    “衛子青那小子真是太輕松了,白天睡覺,晚上起來對著月亮傻坐著,現在都開始沒事到處閑逛了?”張匪羨慕的說道。

    “唉,早知掉我就跟洛教去訓練了,你看這幾天咋隊長帶著咋們天天玩命。”惡鬼抱怨道。

    “得了,你看洛教都帶著他天天胡吃海喝,游山玩水的,我覺著是洛教自己都放棄了吧?”刀疤也湊過來開口道。

    不過羨慕歸羨慕,他們卻還是有些想笑,畢竟洛塵這個做法有些太可笑了。

    等到了那天,比一場的時候,怕是衛子青連一招都接不了。

    “都他媽給我集中注意鍛煉!”血虎大吼了一聲。

    但是還是忍不住看著洛塵和衛子青,不由得眉頭一皺。

    這是訓練?

    “哼,我看他是根本不懂訓練!”官雪怡知道這個消息后,冷哼了一聲,然后去找常志國了。

    “常叔,洛教官沒有找你來拿血清嗎?”

    “哼,他就算來找我拿,我也不會給他!”常志國也跟著冷哼一聲。

    這個新來的教官一點面子都不給他,他肯定要刁難對方的。

    本來還想著等洛塵來拿血清的時候刁難呢,結果等到現在都還沒有來拿。

    “管他呢,他這次運氣可能有點倒霉,我聽我爸說,蘇將軍要和燕京的幾位大佬一起來視察,就在一周后,剛好那個時候他訓練的新人要和我們比一場。”“到時候在燕京大佬和蘇將軍面前輸了,我看他怎么下得了臺!”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