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重生之都市仙尊 > 第208章滾下來
    這句話一出口頓時所有人面色一變!

    夏欣欣責怪的看了一眼洛塵,臉上露出失望之色。

    她已經想好了說辭等下去替洛塵求情。

    但是洛塵這樣當眾辱罵張大師,那么就算她去求情也沒用了。

    洛塵啊,洛塵,為什么你一定要這樣一次次的狂妄自大呢?

    你難道還看不出來你和對方的差距嗎?

    而楚云豪等人表面裝作很生氣的樣子,但是內心卻高興壞了。

    姓洛的居然這樣當著張大師的面辱罵他。

    以張大師的能力即便站在上面,肯定也聽到了。

    那么等下,今天即便是夏欣欣從中作梗,替洛塵求情也救不了洛塵了。

    諸多豪門掌舵人和海東大佬也暗自偷偷高興。

    “你好大的膽子,姓洛的,你竟然敢辱罵張大師!”有人呵斥道。

    “今日張大師就在上面,你死定了。”

    但是洛塵依舊非常的不屑。

    “我曾說過無數次,哪怕是所謂的張大師在我面前,我罵他他也不敢有半句怨言。”

    “哪怕一個字,他也不敢。”

    “你們難道不好奇,他在上面站了這么久,而且剛剛那句話他也應該聽見了,但是他就是不下來?”

    “是不是覺得很奇怪?”洛塵譏誚道。

    其實這個問題的確讓人覺得奇怪。

    按理說張大師應該下來了啊,怎么還站在上面遲遲不肯下來?

    而且剛剛那句話應該聽見了啊。

    他怎么沒有半點表示?

    “哼,那是張大師那種神人不屑與你計較罷了。”有人強行辯解道。

    “哼。”洛塵冷笑了一聲。

    “來,讓我來告訴你們原因,愚蠢的螻蟻們。”

    “讓我來告訴你們,為什么我敢再一再二的當眾辱罵他?”

    “為何我會對他不屑?”

    “為何他即便明明聽見我罵他了,也不下來。”

    “那是因為。”

    “他!”

    “不!”

    “敢!”

    “你們敬若神明的張大師,你們剛剛跪伏在地朝拜的神明,只不過是我洛無極的一條狗罷了!”洛塵冷笑一聲。

    這個時候明顯有人要開口反駁。

    但是洛塵卻再次冷笑一聲,然后沖著站在上面的張大師呵斥道。

    “狗奴才,給我滾下來!”

    這句話一落地,所有人都愣住了。

    就在有人再次張口的瞬間,他們愕然的發現,張大師真的下來了。

    而且是真的滾下來了。

    把自己團成團,然后直接從最高的看臺上滾了下來。

    接著直接滾到了球場上,然后努力的滾到洛塵的面前,然后跪伏在洛塵的腳邊。

    將額頭貼在洛塵腳下的大地上!

    這一幕,讓所有人目瞪口呆,讓在場的所有人腦海轟鳴,甚至許多人腦海一片空白。

    接著在眾人無比駭然和震驚的表情之中。

    洛塵抬起一只腳踩在了張大師的頭上。

    “呵呵,張大師,來你告訴我,你是誰?”洛塵冷笑一聲。

    “回主人的話,我只是主人的一個奴才而已。”張大師跪伏在洛塵的腳邊瑟瑟發抖。

    “不,這不是真的,這不可能!”有人不敢相信。

    “我一定是在做夢!”

    “這絕對不可能,你一定是假的張大師。”有人尖叫道。

    但是下一刻,大地里猛地伸出一根冰刺直接洞穿那個人。

    鮮艷的鮮血順著冰柱緩緩流淌而下,像是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了所有的臉上。

    這是事實,血淋淋的事實!

    張大師是真的,眼前的一幕也是真的。

    楚云龍直接暈了過去,楚云豪死死的咬著牙齒,牙齦都出血了。

    楊今雨等人還在呆若木雞。

    海東各大豪門掌舵者都還在集體茫然之中。

    夏欣欣腦海一片轟鳴,她最為尊敬的張大師,竟然只是洛塵的一條狗,一個奴才而已。

    這讓她怎么接受這個現實?

    原來,原來自己剛剛只是對著洛塵的一條狗下跪了而已。

    自己處心積慮的終于拜入了張大師門下,而且還只是個記名弟子而已。

    但是自己卻開心的一整夜都睡不著,自己剛剛還在洛塵面前去炫耀,去秀優越感。

    這一刻,夏欣欣覺得自己就是全天下最大的傻瓜!

    想到自己拜在人家奴才腳下,然后再去跟人家主人炫耀,這他媽到底得搞笑和多蠢啊!

    這一刻,夏欣欣徹底清醒過來了,她錯了,錯的離譜,錯的無可救藥。

    需要自己仰望的存在,自己崇拜的對象,居然只是人家的一條狗而已。

    而她卻一直看不起洛塵!

    她有這個資格看不起洛塵嗎?

    甚至整個海東又有誰能夠看不起洛塵?

    夏欣欣才想起洛塵每一次對張大師的不屑,現在看來,人家的確是可以不屑的,因為那就是他的一個奴才而已。

    而那句賜夏家一世輝煌并不是說大話,那是人家真的有那個實力和本事啊!

    夏秋艷同樣面色蒼白,甚至面如死灰。

    她一直看不起洛塵,認為洛塵比不上豪門大少。

    但是現在呢?

    不要說豪門大少,就是豪門掌舵人都比不起洛塵。

    整個海東省,又有哪一個可以和洛塵比擬?

    如此年輕就已經是京南軍校的總教官了,如此年輕就是宗師了,甚至連海東豪門敬之如神的張大師也只是人家的一條狗而已。

    海東有誰能夠和洛塵比?

    原本可以賜給他們夏家無上輝煌的存在,卻被她一直拒之門外,一直在得罪。

    可以說,夏家本可以無比輝煌的機會,卻被她親手葬送了。

    最為接受不了的還是楚云豪和楊少天等人。

    他們心心念念的想著自己終于找到靠山了,終于可以和洛塵斗上一斗,甚至可以把洛塵踩在腳下蹂躪了。

    但是到頭來,老天卻跟他們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他們最大的靠山,他們奉為神明的存在,卻只是人家的一條狗而已!

    不要說他們,就是海東幾大豪門的掌舵人此刻都恨不得找個縫鉆進去。

    太丟人現眼了。

    剛剛跪伏朝拜的對象,現在如同一條狗一樣的跪伏在人家洛塵腳下。

    “哈哈,我洪彪今天真的算是見識到了。”洪彪這個時候站出來笑道。

    “諸位剛剛跪的可爽啊?”

    “呸,一群不長眼的東西,居然對著洛爺的一條狗那么跪的干脆,還敢跟洛爺這么囂張?”

    “說出去也不怕丟人?”

    “老子雖然也在洛爺面前跪過,但是老子不覺得丟人,畢竟那是洛爺,可是老子都沒那么作踐自己去跪洛爺的一條狗!”洪彪這些話比巴掌還狠。

    讓所有人都羞憤到了極致。“剛剛還說要讓咋們這位張大師收拾我的,現在怎么不出聲了?”洛塵一只腳踩在張大師的頭上,一邊譏誚的看著海東各大豪門。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走势